青州有九郡,铁剑山庄独占一郡,实力强悍,高手如云。青螺宫未灭时,对其也不敢轻慢。在青螺宫覆灭后,铁剑山庄是最有可能执掌青州的宗派之一。

    铁锋城,西平郡最大的城池之一。

    城主慕容天峰位列铁剑山庄五大长老之一,阴神境修为。

    有着武道宗师坐镇的铁锋城,四方泰平,繁盛无比。在魔神宫肆虐青州的乱世之中,犹如一方世外桃源。城内人流如织,丝毫没有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慕容天峰坐镇铁锋城三十年,威望深入人心。所有人都相信铁锋城固若金汤,即使魔神阖派来攻,也能坚守至铁剑山庄的援兵到来。

    而魔神宫止步于西平郡,也似乎证明了铁剑山庄的实力。

    随着归一宗覆灭,青衣门的投降,魔神宫以秋风扫落叶之势,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,占据青州五郡之地。

    顺昌逆亡,在镇压五郡的反抗势力过程中,杀的血流成河,人头滚滚,尽显魔威赫赫。

    借乱世之光,西平郡迎来的畸形般的繁荣。从魔神宫爪牙中逃出的大小门派,很大一部分都进入西平郡,托庇在铁剑山庄的羽翼之下。不是因为铁剑山庄能够抗衡魔神宫,而是西平郡距离冀州最近。但有异变,他们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逃入冀州。

    此次魔神宫出世,并没有席卷九州,而是采用蚕食之策,先立足于青州,徐徐图近。如此一来,西平郡就成了魔神宫与太玄宫的缓冲之地。在两派没有公开宣战时,西平郡是青州最安全的地方之一。

    铁锋城西南,有一座三进宅院,前一段时间被一个外乡人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宅院的新主人非常孤僻,深居简出,只有在外出采买生活物资时才。坊间邻里对这位新邻居极为好奇,各种传闻满天飞。

    夜临,宅院内的气死风灯,烛火摇曳。微风轻拂池塘,水面荡起一道道涟漪。陈铮盘坐在池边,心映水面,神游天地。

    突然一片叶落,陈铮右手一抹,血光散开,泣血刀已出鞘。刀锋划过,落叶一分为二,陈铮睁开双眸,气机骤然暴发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刀光搅碎了平静的水面,他一飞而起,身形连闪,掠到池塘的水面上,悬空而立,袍袖卷动了阴气,如一朵漆黑的云彩,瞬间把池塘覆盖。

    泣血刀在一瞬间化为绕指柔,血丝缠绵,飞旋环绕。

    嗤嗤嗤……

    凌厉的刀气,迫得空气发出尖锐的啸音,气浪排空,搅动池水,如水龙汲水,盘蜒升空。陈铮深深吸入一口气,催动真气,虚空斩业刀法猛然爆发,化生一道血光斩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水龙卷轰然裂开,水珠溅飞,刀光破入虚空,就听见“咔嚓”一声,池中央的假山应声而开,被劈作两半。紧接着刀势一变,腾腾杀意冲霄而起,一挂血河横于空中。

    阴神勾通天地,片片雪花降落,池塘水面升起浓白的雾气。

    神意相合,以心御刀,刀光舞动中,血瀑垂落,如天河倒泄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连闪,左手探爪抓摄虚空,幽冥血爪如云龙探爪,裂破了空气。陈争瞬间掠至假山前,五指如钩,闪烁着凌厉的劲气,一缕缕阴风缠绕在爪指,轰入假山之中。

    硬如钢铁的坚石,就像豆腐做的,被爪劲洞穿,留下五个黑漆漆的指洞。一股股的霜气从指洞是冒出,在假山上凝结出一层雪霜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陈铮的左手缩回衣袖,右手中的泣血刀往虚空斩出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刀光没入虚空之中,再出现时,已至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破碎虚空,刀斩业力。

    陈铮已达到虚空斩业刀法的第一重境:破碎虚空。一刀出,虚空碎,无坚不催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“虚空斩业刀终于步入小成之境。”

    陈铮凌空渡走,一步跨出,迈到池塘边。经过与许延的搏杀,在生死之际激发潜力,虚空斩业刀法步入小成之境,实力大增。

    “荧惑神将许延,我会来找你的。”陈铮摸着还有些闷气的胸口,眸中血光闪烁,一道杀气溢出,激荡着池水荡漾,涟漪扩散。

    内伤的好的七七八八,虚空斩业刀也已小成,陈铮静及思动,准备去找魔神的晦气。以战养战,积累底蕴,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风劫境巅峰,引度火劫。

    说走就走,毫不拖泥带水。第二天天未亮,陈铮锁了宅院,轻装简行,离开铁锋城,往北海郡行去。

    青州九郡,魔神宫占其五。西平、南通二郡与冀州接壤,东莱郡与扬州接壤,北海郡就是魔神宫的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陈铮并不急着前往北海郡,以他的实力,直面魔神宫八大神将,杀敌不足,自保也不足。柿子挑软的捏,先拿魔神宫的喽啰练手,等内伤彻夜痊愈,修为达到风劫境巅峰时,再去找八大神将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他行走的速度极慢,十多天后,才出了西平郡地界,到达平原郡与高密郡的边界。

    这里是西平、平原、高密、济南四郡交界处,处于四不管地带,土匪响马横行,许多亡命徒都聚集在这里,呼啸山木,杀人掠财。久而久之,这里就是成了法外之地,被人称为黑山域。

    刚入黑山域,突有马蹄声狂卷而来,一行十余人的骑士队伍呼喝着奔近,各个神色冷峻直接从陈铮身边奔行而过,根本不在乎是否撞到人。

    陈铮被溅了一身的灰尘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弟子?”

    黑衣健马,表情冷峻,青州有这种装束的人只有魔神宫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弟子来黑山域干什么,难道是要收服这里的山匪响马?”

    就在他胡乱猜疑之时,已经行远的马队忽然停止。队伍前方的首领皱着眉头,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“头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的那个小子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觉得那个小子有些面熟。”

    听到同伴的说话声,骤然之间,一道灵光从首领脑中闪过。随之,他厉喝一声:“掉头!”

    这首领眼中寒光四射,杀气腾腾,手持一条马鞭,直接撞向陈铮。

    看到魔神宫的骑士折返,杀气腾腾的样子,陈铮凝立于路中央,手按刀柄,默运真气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吗?”

    斩杀方冕后,被许延看到直面貌,陈铮就上了魔神宫的必杀名单,成了魔神宫的通缉犯。眼看着对方纵马撞过来,陈铮缓缓拨出泣血刀,杀机酝酿,不断升腾。

    就在骑士首领快要撞到陈铮的时候,血红色的刀光一闪而出,从骑士首领的身侧划过。

    骑士首领脸色大变,连忙挥鞭卷向刀光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骑士首领身体晃了晃,肩膀处流下一道鲜血。

    陈铮身体在半空中陡然一滞,再次杀入骑士队伍之中。眨眼之间,就有数人被斩落马下。刀光环飞,一道暗红色的血光,划着诡异的弧线,奇快无比的再次斩向骑士首领,哧哧刀风作响。

    突然其来的变故,让所有人震骇,等到他们回过神来,就要反击时,陈铮的刀光已经落向他们的首领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血光乍现,刀芒闪烁,一颗六阳魁首冲天而起。无头的脖颈处,血泉喷涌,刀气弥漫十几丈之内,把剩余的骑士笼罩在内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