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挥刀狂舞,血焰沸腾,光气冲天,幽暗深邃的刀光,纵横往来,刀意充塞天地间,十几丈方圆内形成一道诡异的力场。s`h`u`0`5.c`o`m`更`新`快力场内的气温极速下低,霎时间,片片雪花降落,地面上凝聚一层雪霜。

    殷红的血焰映照下,本是洁白的雪与霜,反射出妖艳的红光,以陈铮为中心,整个力场内变成了血红世界。

    “阴神领域?”

    许延惊叫出声,瞬间眸中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阴神本是介于虚与实之间的存在,虽然看上去与实体无异,实则不具备物理攻击,无法对实物造成伤害。可一旦凝聚出力场,就具备了强悍的杀伤力。刀场融合了武道意境,外斩形体,内斩心灵。到此时,宗师境就真正的具备了超凡脱俗,近似神魔的威能。

    陈铮的阴神领域,还很粗糙,只是凭借自己的刀意强行改变天地气象,降下“血”色霜雪,充其量算是领域的雏形。

    领域最大的作用不是杀伤力,而是人为造成的“天时地利”。其覆盖范围内,具有强大的排异性,一切不属于自己的力量,都会受到领域的压制。

    一位先天化境巅峰的武者被领域笼罩,隔绝了与天地的感应,相当于被打落先天境界,只能发挥出半步先天的实力,最终的下场就是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故尔,领域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,把敌人生生压落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这世上有什么手比被打落一个境界还要可怕的?

    陈铮才多大?

    计延在他这个年纪时还在为凝聚罡气而苦苦挣扎,等他度过风劫,晋升宗师,已过了而立之年。

    能在风劫境时凝聚阴神领域,无一不是天资出众,潜力巨大之辈。若果真给对方十年时间,魔神宫必将迎来一位可怕的敌人。

    此刻,许延的杀意毫无保留,催动真气,杀气凝结成实质。无形的力量撕裂了天空,强行在天地间割裂出一方独立的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内剑气纵横,草木泥石等一切有形无形之物,都被剑意支配,散发出凌厉的剑气。严格意上来说,这算不得空间,而是许延的领域。

    领域之内,剑道为尊,一剑压制万法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血红的世界破碎,阴气被剑气绞灭,陈铮“哇……”吐出一口鲜血,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许延也不好受,破灭了陈铮的领域,力场崩溃的瞬间就湮灭了他的剑意,让他血气翻涌,一股势流涌上喉咙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强打精神,泣血刀横置在胸前,看到逃的无无影无踪的沈浪等人,对许延冷笑道:“看来你要失望而返了。”

    许延深呼吸一口气,压下涌动的气血,不以为然道:“区区几个先天都不到的蝼蚁,即使逃走也翻不起风浪。本座反倒对你很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道:“对我有兴趣,是杀我的兴趣吧?”

    许延收敛了杀气,如同一座被压制的火山在不断积累着能量,随时会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。嘲讽的看着陈铮,道:“你救了他们,有想过谁来救你吗?”

    “话不要说的太满,小心阴沟里翻船!”

    “试试看!”

    话未落,剑光飞天,破碎了虚空,瞬间来到陈铮的身前。

    没想到许延说动手就动手,丝毫预兆都没有。陈铮的反应也不慢,身形一晃,化出十几道影子,人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一剑落空,许延毫不在意,剑光于半空中骤然绕行半周,锁定陈铮的真身,凌空飞刺而来。

    “滋滋,滋……”

    剑光游离,往来穿梭,在空中布下一道道剑气,如九天银河垂落而下,滔天的剑意杀气压让天地仿佛被冻结了。

    这一剑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极限,陈铮心神惊悸,被剑意锁定,感受到浓烈的死亡气息,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剑气笼罩,奇特的力场好像蜘蛛网把陈铮网在中间,让他无处可躲。生死存亡之际,陈铮眸中暴出一道惊人的血光,凝而不散,化作一道血雾。

    泣血刀激烈地颤动着,发出“嗡嗡……”的声音,血焰腾腾,猛地朝天空中挥过,一挂血河横空而生,在半空拦住了剑瀑的垂落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剑瀑挟着万钧之力瞬间冲入血河中,微微一顿间,血河崩溃就成无数的气劲,四散而溅。剑瀑垂落之势不减朝着陈铮轰落。

    滋!!

    一道血线盘旋而升,陈铮与刀合一,直冲向落下的剑瀑。磅礴的力量如泰山压顶,轰在陈铮的身上,直接把他轰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地面中烟尘飞爆,乱石横飞,四五丈之内,地面龟裂,一切生机被催毁。剑意深入地下,一道道土浪朝着四面八方蔓延。

    飞尘落地,地面被轰出一个大坑,直径达到一丈。大坑边缘,地面龟裂,无数的缝隙就像蛛网般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愚蠢,雷劫境以下无人能够在本座这一剑下生还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硬抗自己的剑法,许延露出一丝残忍之笑容,彻底宣判了对方的死刑。

    剑光消散,剑意收敛,许延提着剑走到土坑前,就看土坑中覆灭了一层一尺厚的虚土,没有任何的生机,也没有看见陈铮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逃了?”

    许延的脸色在一瞬间变的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终日打猎,没想到今天却失手了。刚才的一剑,在许延看来,陈铮必死无疑。而现实却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许延恨恨地跺了一脚,直接飞身离去。

    感应到许延的气机彻底消失,陈铮从土坑里爬出来,震落了身上的尘土,张嘴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刚才他以泣血刀轰开地面,钻入地底。运转蛰龙功收敛一切气息,骗过了许延的感应,险之又险的骗过了对方。

    斩杀方冕,陈铮觉得火劫境不过如此。今天,许延给他上了一堂刻骨铭心的课,让他终于体会到了阴神境一层一重天,并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修为到了阴神境的层次,相差一筹,就是天与地的差别。以前所谓的越境而战,对于武道宗师而言,纯属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“许延,魔神宫荧惑神将,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强大压着体内的伤势,化作一道阴影与许延反向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受伤,远比斩杀方冕受的伤严重,怕是要修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