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恩不言谢,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沈浪收好银包,朝陈铮拱了拱手,大步流星的离开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目送沈浪离去,陈铮刚转身要返回南通郡,突然一道破空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一个归一宗的余孽,差点让你们逃了。”

    人未至,声已到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猛地一变,就见一道人影御空飞行,凌空虚渡,正疾速朝着己方冲来。相隔数百丈,声音清晰的传过来,显露出对方不俗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阴神境?”

    不光陈铮变色,沈浪等人也是脸色大变。没想到魔神宫的贼子追的这么紧,竟然直接追到冀州境内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走,我来挡住他!”

    看到沈浪折返,陈铮大喝一声,飞身而起迎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陈兄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实力之强,百丈之外的声音竟把他们震的气血浮动,绝对是一位比方冕更强的高手。沈浪不肯让陈铮独自历险,带着决死之心,近身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回来送死吗?快走!”

    没想到沈玉根本不听自己的话,毅然绝然的返回来,陈铮不由气急。

    “今天谁都走不了!”

    声音未落,一道破空而至,如同乌云之中一道闪电,凌厉,迅捷,发出尖锐的啸声,直奔陈铮面门。

    锵!!

    泣血刀出鞘,刀气裹着劲风纵横挥舞,迎向对方的剑光。

    刀气与剑光对撞,劲气四溢绞向周围的树木。腰粗的大树被剑光刀气直接绞的粉碎,泥土翻飞,在地上犁出一道道深痕。

    陈铮仓促应战,刀气湮灭,剑光挟裹的劲力汹涌而至,把他撞的倒退出去。突然一个倒空翻,陈铮腾空而起,身在半空微微一顿,向着沈浪冲去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左手猛地一挥,劲气席卷,裹住沈浪把他推出十几丈。陈铮厉声怒吼道:“还不走,想要温小姐陪着你死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个都走不了!”

    来人冷喝一声,身剑合一,对准陈铮的后前穿刺而来。浑雄的气势扑天盖地,把百丈之内的虚空封锁。

    气机所过,一切有形无形的物质,都被湮灭。空气变的沉重,庞大的压迫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突然一名归一宗的弟子脸色变红,张嘴喷出一团血雾,内脏被这股磅礴的气机压的粉碎,一头栽倒在地上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走得了,走不了不是你说了算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双眸中血光暴突,泣血刀猛地一挥,一道血河凭空而显,拦在了对方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看来方冕就是死在你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血河临空,这人脸色微微一变,眼中寒光迸射,瞬间收回了突刺的剑光。阴鸷的目光盯着陈铮,阴恻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座许延,魔神宫荧惑神将,到了阴曹地府不要报错了姓名。”

    话未落地,许延冲天而起,手中宝剑铮铮鸣轴,划出一道剑气撞向陈铮。许延三十多年苦修,实力经之方冕更胜一筹,修为已至火劫境巅峰。

    剑气挥洒,气象万千,十几丈范围内被剑意笼罩,森林寒意让人误以为置身于冰寒之境。

    剑光笼罩之内,草木泥石被剑意渗透,散发着凌厉的锋芒,好似一柄柄小剑。剑气还未近身,陈铮就心神一震,头皮发麻。好似被凌迟一般,一道道锋芒的气息割裂在皮肤上。护体罡气在剑意的冲击下,剧烈波动着,下一秒就要崩溃。

    许延每一剑都蕴含着凌厉剑意,纯粹的杀意,不含一丝的杂质,充满了疯狂的杀戮气息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射出一道血光,催动杀生刀法,血河横空,杀气冲霄,以杀制杀,一道粗壮的刀光撞入对方的剑网之中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劲气排空,刮起一道龙卷风。

    受巨大的力量反震,陈铮凌空倒飞,倒退十几步才站稳。嘴角溢出一缕血迹,被震伤了内脏,胸口一股郁气憋闷,好像着火了。纯粹的剑意侵入体内,好似经受着惨无人道剐刑,经脉寸寸迸裂。

    陈铮逆转真气,张口吐出一口鲜血,炽热的鲜血混杂着凌厉的剑意排出体外,脸色青红相间,手中泣血刀发出”嗡嗡“的颤鸣声。

    阴风呼啸,无形的阴气汇聚而来,凝缩成一团灰白的云雾,剧烈沸腾,翻滚不休。陈铮脚下一层霜气漫延开来,周围的气温在一瞬间降到冰点。

    “走啊,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看到沈玉犹豫不绝,陈铮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走,能逃多快就逃多快,我只能给你拖住他一刻钟。”

    陈铮话已至此,沈玉愤恨的看了一眼许延,骤然飞身后退,一把揽住妻子,发狂般向着冀州最近的城池逃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归一宗弟子怒嚎一声,死命追向沈玉。

    看到沈玉逃走,陈铮再无任何顾忌。神刀挥斩,血河涌动,骤然一步踏前,凌空而立,踩上血河之上。

    阴森的气机冲天而起,赤红的刀芒吞吐着,一缕刀意遥遥锁定了许延,与对方形成对峙之势。

    双方气机相冲,气势对拼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许延被刀意锁定,顿觉一股阴森冰冷,如九幽寒潮的气息侵袭而至,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若给你十年时间,恐怕真要成了魔神宫的巨患了。”许延阴沉的看向陈铮,眼神中露出一丝嫉妒,杀气弥生。

    想自己当年习武,历经千辛万苦,不知多少次死里逃生,才有今日成就。而对方不过双十年华,竟至宗师之境。对比自己,上天待其何等之厚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,有的人苦苦追寻一生,到头来一无所获。而有的人,就因为投胎好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天生就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魔神宫不服,就要要打破这个旧世界,重立一个新世界。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今年过我家!

    九大宗派把持天下太久了,轮也该轮到魔神宫享受一下高人一等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不用十年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陈铮冷哼一声,不屑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,杀!”

    许延欺身而近,手中长剑抖出十几朵剑花,每一朵剑花暗藏杀机,蕴藏一道剑气。这一剑不能硬接,一旦与之相触,便会暴出十几道剑气,绝对能所他碎尸万段,死无全尸。但也不能一味躲避,不然就会受到更多的剑花围拢。

    而且,久守必失,同样置己身于绝死之境。

    这一记剑招有个美丽的名字——刹那千芳!

    是许延集武道之成而创,也是他最得意的杀招。死在这招绝世剑法下的人,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。

    越美丽,越危险。

    许延挥出数十朵剑花,含苞欲放,铁树银花,剑光盈盈,煊丽非凡。

    陈铮却不敢怠慢,刀意猛催,使出浑身解数,连挥数十道刀光护在身前。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

    剑花暴裂,激起一道道剑气,化作剑气怒浪,扑天盖地涌向陈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