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幽暗暗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陈铮再次睁开眼睛时,就见苍穹如洗,繁星如灯。轻风吹来,篝火摇曳,发出啪啪的声音。围着篝火的四五个人,盯着晃动的火焰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正要坐起身来,突然间大脑好似被撕裂了,陈铮“嘶”的抽了一口冷气,痛哼出声。如同一颗炸弹在脑袋里爆炸,剧烈的爆破力撕裂着他的头脑,让他眼前一黑,再次晕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恩公醒了!”

    陈铮的动作把众人惊醒,看到他再次晕边,所有人都慌了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恩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看着为陈铮把脉的女子,连大气都不敢出,生的惊扰了女人,紧张兮兮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女子皱起了眉头,陈铮的脉象紊乱,却并不虚弱。其气血之浑雄,甚至让她的手指都无法落下,就被一股劲力弹起。

    以她的医术经验,区区脉象紊乱于陈铮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。但看陈铮脸色苍白,额头斗大的汗珠渗出,正在经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既然身体无患,问题就只能出在精神上。这已经超出女子的医术范围,她惭愧看着众人,女子摇摇头,神情失落地说道:“恩公似是精神出了问题,我医术不精,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?”

    沈浪闻言,脸色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对于武者而言,精神重于肉体。一切的修行,到了最后都是超脱肉体的束缚,追求精神长存。

    后天九层,纯化气血,强壮肉身。九层之后就要感悟天人合一,凝聚心灵之光,从此步入精神领域。

    精神受创比走火入魔更可怕,十人之中有九人,因此而武道之途中断,泯灭众人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办法吗,哪怕是把恩公重新唤醒?”

    沈浪贵为归一宗的少宗主,毕竟才是半步先天的修为。对后天之上的武道了解不多,看着晕迷的陈铮,束手无策,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女子摇摇头,道:“只能靠恩公自己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浪哀叹一声,看着众人神色低落,劝慰道:“恩公既然能醒来一次,就一定会再醒过来。都好生休息,明天还要赶路呢。”

    连医术高超的少夫人都束手无策,众人再着急也没用。正如少宗主所言,修息好后把精力都用在赶路上吧。虽然方冕被杀,可他们依然没有逃离危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铮再一次醒来时,依然还是黑夜。有了上次的经验,这次他不再作剧烈的动作,静静的躺在地上,仰望星空。

    难得的一连几天都是好天气,深邃的夜空中星光闪烁,就像一棵棵宝石,伸手就能触摸到。

    “好干净的夜空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赞,纯粹到没有任何杂质的黑暗,褶褶生辉的星辰,绽放出梦幻般的光芒。一时之间,陈铮看的痴迷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惊动众人,默默地躺在地上,仰望星空,暗自反思。

    与方冕一战,看起来是他胜了,对方更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可陈铮心里明白,自己赢的有多么侥幸,若非借着虚空斩业刀之威,最后落败的必然是自己。

    而陈铮也付出了极在的代价,被虚空斩业刀反噬,差一点让阴神崩解。

    虚空斩业刀,小成之境碎虚空,大成之境斩业力;

    陈铮以未至小成境的境界,驾驭大成之境的刀法,斩伤方冕的阴神,最终的结果就是他自己也受到了同样的反噬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反而庆幸这次的受伤,让他看清了自己。连番的胜利让他有些忘乎所以了,阴神境一重一天地,相差一层就是质的差距。

    方冕已是度过了火劫的宗师,而陈铮不过是风劫境,而且还是才度过不久,竟然不把方冕放在眼中,与对方殊死搏杀。

    这一次胜了,下一次呢?

    才两刀就遭受了反噬,差一点让阴神崩溃。若是遇到两刀不能斩杀敌人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每一个凝聚阴神,成就宗师的武者都不是泛泛之辈,皆为一时之才。

    没有深厚的积累,没有超人一等的资质,没有经过千锤百炼,绝无可能成就宗师之境。可以这么说,每一个阴神境的宗师,都曾经盖压一个时代,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阴神境中,想要跨境界击败对手,几乎不可能。每一个成功跨境界击攻对手的人,都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。

    陈铮是其中最鸿运当头的,也是运气最好的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受伤也不是没有好处,陈铮发现自己的六感之识更加敏锐,心灵通透,就连体内的真气都变的活泼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以战养战,每一次生死搏杀之后,修为都会提升一个层次?”

    若是如此的话,陈铮不介意再受几次伤。

    经过一晚上的冥想,脑中的撕痛感稍缓,已经不影响陈铮的行动。

    清晨,沈浪等人醒来,突然看到陈铮盘膝而坐,正在入定,不由大喜。

    “恩公醒了!”

    “看来恩公的伤好了很多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叫醒恩公,咱们该赶路了!”其中一人出声道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,每多耽误一分钟,危险就增加一分。谁都不确实,魔神宫的人不会在下一刻就追上来。

    “一晚上都过去了,不差这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对沈浪而言,陈铮是他最大的保护伞。只要陈铮的伤势痊愈,即使魔神宫的人追上来又怎么样。

    众人的说话声,一字不落的进入陈铮的耳朵。

    陈铮并没有进入深层次入定,而是分出一缕心神,时刻关注着周围的一举一动。方冕被杀,魔神宫绝不会善罢干休,必然会付出一切代价,追查凶手,报仇血恨。

    “不用等了,马上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陈铮从地上起来,对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公,您的伤好了?”沈浪骤然一惊,看到陈铮起身,惊喜的冲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恩公救命之恩……”沈浪正要躬身行礼,一股劲力涌来把他止住。

    不理会沈浪的疑惑,陈铮看着众人逃跑留下的痕迹,神情凝重的说道:“这里不安全,有话路上说!”

    沈浪似想到什么,脸色猛地一变,连连点头道:“对对对,还是恩公考虑的周全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大手一挥,对众人说道:“收拾东西,马上离开这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