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方兄技穷矣!”

    陈铮身如鬼魅,于寒芒之中穿梭,直扑方冕身前,五指凌空抓摄。丝丝缕缕的气劲如天罗地网一般,层层叠叠交错而起,朝着方冕头顶封杀下去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方冕嗤的一声冷笑,长剑化作一道流光,点杀向陈铮眉心。

    “狂不狂,战过才知道!”

    寒芒刺到眉心,夺命剑意催入脑海,陈铮大笑一声,化爪为拳,拳力横空激荡,如龙吟虎啸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浑雄的拳力直接粉碎了对方的剑意,在众人的一片惊呼骇然声中,轰到了方冕的胸前。

    穷途末路,已然绝望的沈浪,以及归一宗仅存的几人,吃惊无比的望着陈铮。方冕的实力,他们早就见识过了。在他们有限的生命中,从没见到这样的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归一宗的实力强不强?

    两大阴神境坐镇,先天九层的高手十几人,宗主更是半步宗师,可被方冕只身独剑,杀的人仰马翻,血流成河,一夜之间被灭门。

    如今,一位与沈浪年经差不多大的青年,竟能与对方杀的难解难分,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。

    二十来岁的宗师,就像一枚核弹扔向人间,把天地都炸翻了。九州大陆记录中最年轻的宗师,也都在三十岁以上。

    武道修行不是坐火箭,只要燃料足够多,动力足够大,就能飞上飞天,冲出地球。后天筑基,先天炼气,中间关卡重重。就算有着绝世天质,又有明师手把手教导,再有无数的天材地宝堆积,从后天晋升先天至少也要十年时间。

    先天九层,前五层要打通十五络脉,可谓是步步重关,让所有人绝望的停下了脚步,自我放逐。先天五层之上,又是一道铁壁雄关,不知拦住了多少的惊世天才,让多人少伤心绝望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跨过了这一关卡,凝聚了罡气,却又因为前方无路,止步于先天九层。

    看着大发神威,与方冕杀的昏天暗地的陈铮,沈浪无由来的生出一股浓浓的忌妒。凭什么他这么年轻就成了宗师,而自己却家破人亡,颠沛流离。

    眼见陈铮一拳轰来,方冕身形暴退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。陈铮身影一闪,如影而随,两道人影一退一进,发出“嗖嗖”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方冕连换数种身法,都无法摆脱陈铮,对方气机牢牢的锁定自己,阴森而凌厉的刀意随时爆发。

    “小子得寸进尺,今日就算拼得受伤,也要斩你!”连退十几丈,让他颜面大失。自出世后,从没有人逼迫到他这种地步,还是他视之如草芥风劫境的宗师。

    “话不要说的太满,谁斩谁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后退一步,神色从容,手中泣血刀扬起,刀芒吞吐,血焰腾空。全力运转白骨阴风诀,阴神与天地勾通,拘天地之力为己用。

    陡然之间,身形消失不见。紧接着方冕就感觉到心国一寒,一道凌厉的刀光破空斩来!璀璨的刀光,妖艳美丽,好似情人的衣袖抚过,让人沉醉着迷。

    虚空斩业刀,黄泉魔宗的极上层刀法,斩破虚空,直入识海,向着阴神斩落。

    方冕顿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,只觉得心中一寒,冻彻心肺,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。刀光侵入他体内肆意乱窜,更有一道凌厉的刀意挟着无匹的锋芒,朝他的阴神斩落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他从没有听说过,天下有什么刀法竟然直接斩杀阴神。慌忙间运转功法,阴神从识海中遁出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锋利的刀芒,带着一股破灭天地的意境,在他的识海中斩落。无边的识海虚空,传来一声破裂声,方冕眼前猛地一黑,喷出一股鲜血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攻守易位。

    凝聚阴神,成就宗师之境,陈铮终于发挥出了虚空斩业刀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斩业,斩业,斩的就是阴神命性,直接从精神层次抹去敌人的生机。”

    陈铮恍然大悟,身形陀螺般腾空而起,一刀斩出,凌厉的刀芒化作血河垂落。斩空虚业刀再出,遥遥锁定了方冕。

    方冕只觉得精神刺痛,阴神不稳,立时出现了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陈铮眼睛一亮,眸中射出一道血光,身如惊鸿乍现,一闪即逝,精准无比的把握住了方冕显出破绽,直接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方冕胸口骨骼发出脆响,已是被陈铮的爪劲折断,阴森的真气涌入他的体内,直奔心脉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方冕再次喷出一口鲜血,被汹涌的劲力裹着飞起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突然一道血光乍现,在眼前一闪而逝,方冕就陷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败了!”

    陈铮收刀而立,看着全身抽搐着方冕,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方冕的识海被虚空斩业刀斩裂,阴神重伤。心脉被自己震碎,精神与肉体都遭受了致命的打击,即使大罗金仙下凡,也救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口中不断吐着血沫,精神恍惚,头脑晕晕沉沉,方冕根本没有听清楚陈铮的话。此时,他只觉自己在不断的沉沦,好似坠入无底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感受不到身体的痛苦,如同魂儿离开了身体,越来越冷,无尽的黑暗淹没了他的思想。

    滋……

    骤然间,陈铮化作一道阴影,阴风席卷,血光如练,杀入魔神宫弟子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,方神将被杀了!”

    近乎无敌的方冕,死的太快了,让他们拱手不及。刚刚还占了上风呢,怎么一眨眼就是死了,众人如坠梦中。

    陈铮没给他们太多的思考时间,身刀合一,血光游离,随之耳中传来声声惨嚎。

    哇!!

    就在他杀的汗畅淋漓之时,突然间气血逆流,真气反冲,阴神似乎要崩解一般,眼前猛地一黑,气血震荡之间,一口鲜血喷出,从半空中摔落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,就陷入黑暗之中,再无知觉。

    绝望之中的魔神宫弟子,看到陈铮从空中摔落,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沈浪见状,也是心中咯噔一下,但他反应极快,暴起发难,杀向魔神宫弟子。几名归一宗到少宗主发难,想都不想的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士气低落,早已被陈铮杀破胆的魔神宫弟子,措不及防,被杀的大败。

    片刻间,地上满是尸体。

    沈浪卷起衣袖擦干脸上的血迹,兀自不解恨,直奔方冕身前一剑割下他的首级。朝着归一宗的方向跪下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爹,这是方贼的首级,您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扑嗵,扑嗵……

    几名归一宗的弟子紧跟着跪在沈浪的身后,面露悲凄,泣声痛哭。

    一路逃亡太难了,许多师兄弟在绝望之中与魔神宫的弟子同归于尽,却被乱刀砍死。就连太上长老也殒落了,就在他们绝望无助时,陈铮出现了。

    痛哭一番,沈浪猛地站起身,急声叫道:“恩公呢,快看看恩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惊醒,光顾着抱头痛哭,竟然把恩公给忘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