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闭关于青螺宫,引度风劫晋升了阴神境宗师,还不知道外界已经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青州九郡还没从魔神宫覆灭青螺宫的震骇中反应过来,就再度出手,一夜灭尽归一宗。这一战引爆了整个青州,远比青螺宫覆灭更加震骇,消息传开,青州九郡无不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归一宗有多么了不起,而是魔神宫重现江湖,这个消息在一日间就狂飙过境,席卷天下,弥散向九州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中。

    百年前,魔神宫支配天下的恐怖,至今让老一辈的人心有余悸。如今,销声匿迹一百年的魔神宫再一次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战屠灭青螺宫,青螺宫被灭的真相大白于天下,世人震惊,却不并震恐,盖因青螺宫被灭时,谁都没有亲眼看到。而归一宗的覆灭,却在众目睽睽之下。

    魔神宫以神帝为首,坐下四大尊者,八大神将,个个都是宗师级的高手。此外还有数量众多先天高手,组织严密,势力庞大,连九大宗派稍逊一筹。

    大禹王一统九州,建立地上皇朝,君临天下,莫敢不从。魔神宫历代神帝以大禹王为榜样,野心勃勃,旨在统一天下,重建地上皇朝。

    一百年前,魔神宫曾昙花一现,在江湖上掀起惊涛骇浪,造成无数生灵涂炭。糜烂四州之地,占领半壁江山。九大宗派死伤惨重,无数的中小门派被灭门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以青螺宫主为发起人,联合九大门派的高手,与魔神宫约战,一战定下。

    七位雷劫境宗师与魔神宫主同归于尽,终令九州恢复平静。如今才过百年,魔神宫再次出世,一战屠灭青螺宫,威凌天下。击破了九大宗派维持的平衡,天下风起云涌,一副波澜壮阔的大幕徐徐拉开。

    归一宗于青狼山一战,伤亡惨重,终究是青州一流门派。在青衣门的突袭中依然能保持不败,可见其实力之强,底蕴之深。可魔神宫只出动一位神将,被一夜之间灭门。

    门派的定海神针,阴神境太上长老被斩杀,宗主力死而亡,只有沈浪一人逃脱。

    归一宗被灭门,青衣门独木难支,举派投降,高密郡落于魔神宫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陈铮离开高密郡,往南而行,准备前往冀州。冀州又称中州,中原,乃是九州之中心。

    刚过西平郡,距离冀州还有一千余里,竟然被一队黑衣人拦住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追杀要犯,此路不通!”

    “魔神宫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魔神宫什么时候这么嚣张,公然拦路设卡。打量着眼前的一队黑衣人,各个精气神饱满,带队的是一位先天五层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敢问是哪位高人出手,追杀的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陈铮的气息内敛,乍一看像是一个普通的公子哥,并没有引起这些人的重视。带队的魔神宫弟子没想到陈铮这么大胆,竟敢打探起魔神宫的机密。

    眼中闪过一道厉光,伸手挥向陈铮。看似无意,实则一击蕴含着雄厚的真气,若陈铮真是普通人,必不能活。

    魔神宫太嚣张了,出则伤人性命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怒,眼中一道血光暴射,“哧”的一声,一抹赤红闪烁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,这名魔神宫的弟子脸色大变,目眦欲裂,没想到竟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,袭击魔神宫的人。等他反应过来时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血光一闪即逝,一道阴寒的气息侵入体内,震散了他的气血。这人哼都没哼一声,如同被抽走全身筋骨,软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有刺客……”

    其余魔神宫弟子亡魂大冒,张口嘶吼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阴影闪烁,穿过了众人。都没看清楚陈铮是如何动手,等到他掠出数十丈外,“扑嗵,扑嗵……”,十几名魔神宫的弟子倒地,早已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与魔神宫八字不合啊!”

    听到背后传来的倒地声,陈铮脚步一顿,微微叹了一口气,消失在官道的尽头。才走出十几里,就听到前方传来怒喝声,影影绰绰,一队黑衣人把几个人包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方冕狗贼,会有人为我报仇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吼叫声,就见一道人影闪过,血雾喷涌,狂吼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黑衣人中间,一名狼狈不堪的青年,手执长剑,护在一位女子身前。还有三四名同伴,个个带伤,眼中露出愤恨以及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张太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张太师叔被杀,狼狈的青年双目赤红,凄声惨叫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什么好叫的,一会儿就能到地下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怒吼声传入耳中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厉光,脚步猛地一顿:“方冕!”

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,初来九州世界,被方冕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差一点就身死命殒。没想到现实报来的这么快,他才晋升宗师境,仇人就自动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身法如闪电,一步十丈,倏忽之间,恍如鬼魅,双手探爪抓摄,罡劲爆发,一道道血色的气劲撕裂了空气,发出尖啸声,杀气充塞天地,笼罩向方冕。

    陈铮一出手就是杀招,幽冥鬼爪与血爪手融合为一,形成一门无上绝学,幽冥血爪,催筋断骨,一爪之下,不出半日就会阴气缠身,全身血液凝固而死。

    这一爪,以他现在的修为施展出来,杀气腾腾,阴森的爪劲布满天空,血影重重,十丈之内化作幽冥鬼域。

    杀气凛然,阴森的气机扑天盖地,令人窒息的声势顷刻之间罩向方冕,没有任何的试探,一招之下见生死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人,骤然遇袭,面对如凶猛凌厉的攻击,必先避其锋锐,方冕却不退反进,猛然朝前一踏,长剑横空。

    一柄长剑在他掌中飞舞,幻出千百道森冷的剑光朝爪影迎上。重重血爪在剑光的绞杀下被湮灭。罡气溃散,剑气散射。

    方冕眼中杀气浓烈,夺命剑意冲破云霄,斩杀向陈铮的两只手掌。

    陈铮双手回拢,爪影消散,一手按向刀柄。轻脆的刀鸣声中,血光盈盈如水,浸润了对方的剑光,淹没了冲天的剑意。

    方冕斩出的剑光,被这道血光缠绕着寸寸崩散。一声爆喝,方冕催动真气,夺命剑法发出无形杀机,猛然朝陈铮的眉心刺了出去。另一只手突然一挥袍袖,只听‘当’的一声,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,竟挡住了陈铮的泣血刀。

    他身形倏地飞腾而起,引动气机,夺命剑法如疾风骤雨一般杀出。凝炼的杀意,把天地染的一片萧杀,道道剑光席卷着劲风,地面的沙石被卷动,如沙尘暴一般冲天而起,形成一股汹涌的漩涡,四处激荡,树木青石翻滚破裂,挟着滚滚杀气卷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受到这股巨大的气劲冲击,身子猛然拔升,触电般挪移开去,脚下地面层层被暴风卷刮出道道痕迹。

    “好一门夺命剑法!”

    陈铮眸中血光如焰,雄雄燃烧,身体滞留半空,脚下踏着一道血光,阴风呼啸环绕周身。这一击看似是平分秋色,实则是陈铮略逊半筹,因他突袭在先,而方冕却是被动反击。

    换作是陈铮,绝没有方冕这般从容,在极度不利的局面下,反击成功,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暴风卷散云,方冕滑翔一般,退出了十数丈外,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陈铮,皱起了眉头。他的心情非常不好,简直是糟透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才几天时间,这小子就晋升了宗师境。以小子的年纪,若给再他十几二十年,必是魔神宫的劲敌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方冕杀气外泄,今天必斩此子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方冕度过了风火二劫,乃是火劫境宗师,相当于大离世界的阴神四重。一轮交手,虽然处于下风,陈铮却欢喜无比。

    他已经试探出自己实力,介于阴神三重与四重之间。他才度过风劫,等到修为稳固,再度过火雷二劫,必可与阴神九重的宗师争锋。

    与费无忌的约战,必胜无疑。

    心情愉悦之极,陈铮一声长啸,阴风呼啸,直朝方冕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再来!”

    虽然方冕强他一筹,但陈铮丝毫不惧,彻底的将心灵放空,心灵愈发通透,整个人的精神气陡然攀升,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与天地勾通。

    刀光如血,一浪接一浪,劲气激荡,阴风环绕,一股血气升腾而起染红了天空。殷红的血光如雷霆瀑布,杀气与刀光共鸣,纵横来去。

    方冕一时间不得不避开锋芒,被压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!”

    方冕一边避挪,一边心中大骂。胸中郁积的杀气,要把他憋爆了。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,就要把陈铮碎尸万段,搓骨扬灰。

    “小子,欺人太甚!若不把你碎尸万段,方某返回魔神宫,一生不履人世!”

    方冕陡然厉喝一声,掌中长剑挥动,剑光如瀑,哗啦啦连绵不绝,剑气光寒,夺命剑意充塞天地,万物生机被夺,一派末日到来的景象。

    突然,剑光炸裂化成了千百道寒芒朝陈铮笼罩过去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一寒,身形化作一缕轻烟,如一道阴风般在重重的寒芒中穿梭而行。

    眼前寒光闪烁,森森寒气席卷过来,激射向他的喉、眉、胸心等全身要害。一刹那间,杀气漫空,寒芒未近,无形的剑意的侵入体内,消磨着他的生机。

    陈铮面色微变,他吃过一次亏,哪容方冕得逞,身形倏然一退,幅度不大,恰好退出方冕夺命剑意的笼罩。然后催动刀意击崩了体内的剑意。

    后退之势未止,骤然一进,就见一道血光迸射,穿过无数寒芒,杀到了方冕的跟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