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轻松,毫不费力的度过第二道风劫,似乎激怒了上天,还不等这道风劫彻底退去,突然一道风吹来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此风不损害气血,不销融真气,直奔陈铮的阴神,吹向心灵之光。刚一开始仿佛春风拂面,无声无息间渗透了他的心灵,瓦解他的意志,让他生出一股慵懒之意。

    此时,若是意志不坚定,经此风一吹生了倦怠之意,就会在不知不觉间使的意识沉沦,进而神魂崩解,心灵之光熄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泣血刀与陈铮心神相联,感觉到风劫的威胁突然颤抖起来,一道血光升腾,主动勾通了刀意,斩入陈铮心灵之中,破灭一切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陈铮心灵骤然一清,连忙催动功法,谨守心神。刀意渗透阴神,心灵之光常驱其中。以刀意为骨,灵光为智,使三者合一。

    劫风无法破灭刀意,阴神就不会崩解。二者纠缠起来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环绕着阴神的血河,借风起浪,丝丝缕缕的气机飘出,被阴神吸收,化作血肉。劫风吹来,好似一把精致的剔骨刀,一切不谐之处,都被劫风吹出。

    所谓的凝聚阴神,就是以阴神为模版,刀意为骨架,武道为血肉,心灵为魂魄,构组成一具“人体”。

    这般方法就像盖房子,粗糙不堪,故尔还要借助风劫的力量,令其融合成一体。如此,阴神一旦成形,就有了灵性。

    好似凭空创造了一个生灵,逆天非凡,自然也不容于天,故尔降下天劫。

    天劫,度不过去即为劫难,万事皆休,化作一堆枯骨;度的过去即为机缘,超凡脱俗,从此称宗作祖。

    劫风如水,无孔不入,渗透阴神,把阴神中的杂质剔除。几乎与陈铮等同的大小的阴神,随着阴滓被剔除,渐渐缩水,只有陈铮身体一半大小。

    原本,血河与阴气形成的护壁,随着血河中的武道之意被阴神融合,又在劫风的肆虐下,迅速变的稀薄。

    陈铮的压力也越来越大,阴神毕竟只是雏形,承受能力太弱了。蕴含的阴滓,又是极阴极邪,在天威浩荡之下,成了最大的破绽。

    劫风不断吹过,剔除了阴滓,也同时不断冲击着心灵之光,要把它吹灭了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大惊,运转功法,凝气为罡,化作一层罡衣把灵光团团包围,又在罡衣之前布下一层刀光,森然的刀意与罡气相合,形成一件无坚不催的铠甲,把心灵之光护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心灵之光于阴神而言,就如魂魄之于人。灵光熄灭,就相于人失了魂魄。

    人失了魂魄会怎样?

    人无魂则亡,神无灵则崩。

    第三道劫风,又称昧风。

    昧,本义为糊涂,头脑不清,愚昧。其字从日,从未,未亦声。“日“指朝日,“未“指树枝,“日“与“未“联合起来表示“日上树梢“,义为天未大明。引审开来,就是隐晦,黑暗的意思。

    昧还有一个解释,为“冥”;不见光明,昏暗不明,暮气沉沉,生机不盛。

    所以,被昧风吹过的人,会丧失智慧,心灵深沦,进行导致生机流失,最终死亡。

    昧风又分为三昧、六昧、九昧;因其神异,又称三昧神风,六昧神风,九昧神风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所度的风劫,就是三昧神风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了,三昧神风依然未能吹熄陈铮的心灵之光,突然变的柔软无力,好似风劫要结束。

    陈铮反而变的凝重万分,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谨守心灵门户,聚合刀意斩除一切负面。甚至撤去了阴神的一切防护,任其直面三昧神风的吹蚀。

    冥冥鸿鸿之中,乌云盖顶,一道飓风呼啸而下,吹入陈铮的心灵之中,化作无数幻象,引动陈铮的欲望婍念,动摇他的心志,进而让他的心灵沉沦,以达到崩解他的阴神的目的。

    泣血刀反应剧烈,刀鸣声声,一道道赤色的锋芒冲天而起,锋芒气机渗入阴神,以上为通道,涌入他的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这些锋芒在识海聚合成形,直接与刀意相合,化作一口“泣血刀”,赤芒纵横,杀气凌厉,斩除一切负面,护持着陈铮的心灵。

    侵入心灵之中的三味劫风被斩灭,“泣血刀”消散,灵光与阴神彻底融合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赤芒寒光迸射,凝如实体的阴神,伸手挥出一道血河,横挂天空。血气冲霄,染红了漆如墨汗的劫云。

    劫云变色,就不在是劫云,而是一朵普通的云。

    铮!!

    泣血刀猛地跳动起来,刀鸣悦耳,余音不绝,响彻于天地之间。似在为陈铮庆贺,刀意冲霄,扰乱了赤红的劫云。

    随着劫云的消散,陈铮的头顶上悬浮着一朵灰白的云床,如同传说中的庆云一般,上面端坐着一尊灵神,就是陈铮凝聚出来的阴神。

    血河化作赤红的霞衣披在阴神身上,额头一道缩小版的泣血刀印记,散发着阴森冰寒的气机。灵光如火,常驱阴神,显化于双眼,灵动非凡。

    度过风劫,阴神成形,陈铮心神一动间,阴神钻入卤门,回归识海,盘坐于白玉门前。透过门户,只见血浪滔滔,阴气成雾,一条白骨路通往冥冥之中的不可测之境。

    风劫退去,陈铮气机震动,堆放在身周的血石碎裂,磅礴的气血之力涌入体内,补充着他耗损的气血。

    晶玉中的天脉之气,被他抽离出来,纳入体内炼化为真气。

    经历的风劫,无论是气血还是真气都变的凝炼无比。气血如铅汞,蕴含着恐怖的力量,心念一起,气血而动,好大河浪滔,在体内发出雷鸣般的声响,伴随着筋骨齐鸣,组合成一道虎豹雷音,对陈铮易筋洗髓,强筋壮骨,纯净其气血。

    真气化为雾状,在经脉之中流转,修补着破裂的经脉。

    心神普照周身,陈铮对体内的变化了如指掌,感受着如新生般的身体,虽然气血真气损耗严重,不足以前五成,但他的实力却发生了质的提升。若让他恢复了气血真气,凭现在的实力,甚至能与后天十层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陈铮忽然从地上站起,气机外溢,引动天象,阴气呼啸,周围十丈之内气温降低,天空中飘落雪花。刚突破宗师,无法收敛气息,整个人散发出阴森森的气质,一副生人匆近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铮毫不在意,挥手一挥,席卷起阴风,化作一道凌厉的气劲飞斩而出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阴风化刀,坚硬的岩石如同豆腐做的,轻而易举被切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宗师吗?”

    随手一击,相当于他从前的六七成实力。只有身临其境,方明宗师之威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,陈铮亦为这一击的威力吃惊不已:“才度风劫就有如此威力,若是度过火雷二劫,又该是何等气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