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了青狼山,陈铮就直奔青螺山。

    青螺宫覆灭已有一月,依然能够感应到弥漫在山间的杀伐之气,山林石道,残留着发黑的血迹。血水渗入泥土中,远远就能闻到一股腥臭。

    青螺山,一处山水清秀的山谷之中,灵气盎然,造化钟秀。更有灵脉汇聚,形成灵穴,历经了千万年的演变,孕育出万载空青这等绝世灵物。

    这里藏风闭水,灵机盎然,是一处绝佳的风水宝地,陈铮把青螺老祖葬在这里,依着对方的指引,找到了孕育万载空青的灵穴,便开始闭关潜修。

    人迹无,飞鸟绝;山谷的上空,凝聚成灰雾的阴气若隐若现,覆盖苍穹。

    幽幽山谷,隔绝了外界的纷纷扰扰。眨眼间,已是半个月之后。

    青螺山地脉节点,灵气凝结,形成一方灵池。池中散发着氤氲灵气,陈铮只穿了一件中衣盘坐在池水中,丝丝缕缕的碧青灵气在水面上萦绕不散。

    池中的碧青灵液,就是万载空青。

    陈铮手中握着一枚晶玉,物我两忘,神游太虚。心神沉侵于天地奥妙中,如痴如醉。突然间,陈铮周身滂湃的气机开始凝实,收敛入体内。

    经过半个月的潜修,陈铮气质内敛,朴实无华,若非先天化境以上的高手,根本感应不到他体内半点力量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,他的身躯经过万载空青的洗炼,清如琉璃,净如青莲,内外通透,一股温润清和的气息,流转于全身。

    “气血纯净,真气如雾,我已经感应到了冥冥之中的劫数。”

    陈铮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化境的极致,又受万载空青的洗炼后,根基稳固,气机精纯。陈铮心中泛起一股明悟,若不能引渡风火雷三劫,他的修为便就此止步了。

    九州世界与大离不同,风火劫三劫并不能同时引渡,这对武者而言,即有弊端也有好处。弊端就是三劫不能同时引渡,阴神无法彻底蜕去阴滓,阴神不纯,会影响修为的提升,甚至导致修为止步,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好处就是,可以避过九难。

    到底是好是坏,就是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了。

    但对陈铮,绝对是一个好消息。他在未晋先天化境时,就已凝降了阴神雏形。又经过先天化境的积累,无限逼迫于阴境境,气机唯精唯纯。分度风火雷三劫,于他而言利大于弊。

    青螺宫覆灭,人迹罕见,是一个渡劫的好地主,无虑有人来打扰。

    陈铮渡过一次风火雷三劫,虽然是阉割版的,但有了这次经验,对度过风劫信心十足。他所修的白骨阴风诀,号令风属,克制风劫。

    别人闻之色变的风劫,对他而言,不仅不是劫难,反而是一次机缘。可以借风劫凝炼真气,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蕴养精气神,调整状态,陈铮准备引渡风劫。

    正值月末,阳退阴生,天地漆黑一片。陈铮默运白骨阴风诀,凝聚心灵之光,等待子时到来。

    在他周围,数百块血石,天晶,祖脉之晶堆放着,陈铮就坐在中间,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股阴风吹过,天地阴沉,陈铮的身体猛地一震,眸中闪过一道血光。

    “子时到了!”

    心念一动,天地感应,如墨汁般的黑云密布,把整座山谷覆盖。黑云之下,阴风怒嚎,天地间一片混沌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骤然间,沉甸甸的压力让陈铮的心神一紧,便察觉到一股浩荡、幽暗的气机从天而降,让他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阴风卷着乌云滚滚而来,如潮水席卷天地。刹那时,山谷被天地气机封锁,陈铮的头脑变的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呼呼……

    一股黑风凭空而现,浓如墨汁的云层,磅礴的天威骤然而降。

    “风劫来了!”

    陈铮神色凝重,心分两用,一边运转白骨阴风诀聚集天地阴气,一边调整心神。白玉门“嗡”的一声,毫光大放,阴神跨步而出,过卤门出肉窍,置身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阴气凝聚,化作云雾遮于陈铮的头顶。

    泣血刀感应到天威压迫,发出一声轻脆的鸣收,引动刀意,血气冲霄,化出一道血河护住了陈铮的阴神。

    耳边听的一道狂风呼啸而来,如穿堂过屋,入卤门进体内。好似一口口小刀,搜刮着他的血肉,陈铮脸色变的扭曲,好似在经受着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此风不是东南西北风,不是和熏金朔风,亦不是花柳松竹风,唤做‘贔风’,乃是三大天灾之一。

    自囟门中吹入六腑,过丹田,穿九窍,骨肉消疏。

    风劫入体,气血迅速消耗,片刻之间,陈铮就变的形销骨瘦。剧烈的疼痛,让他青筋迸裂,大脑变的晕晕沉沉。

    一旦晕过去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狂叫着,不断提自己:“绝不能晕!”

    风劫加身,无孔不入,渗入他的体内,入六腑,过丹田,穿窍穴,气血消融,骨肉分离。

    陈铮初时时还眉头紧皱,到最后彻底麻木了,整个人晕晕噩噩,如同一根朽木,任凭千刀万剐,亦无所觉。

    这一道风吹了半刻钟,陈铮脸色变的苍白无比,凭空瘦了十几斤。充沛的气血凭空消失一半,骨骼似经受了刀砍斧剁,留下了横七竖八的伤痕。

    这风吹了足足一刻钟,才渐渐变弱,又一刻钟过去才消散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运转功法,吞噬堆放在身周的血石,补充气血。

    第一道风劫,消融骨肉,针对人之精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还有第二道风劫,融化真气,破碎百脉,毁灭丹田气海。

    不等陈铮补充足气血,第二道风劫来了。

    从陈铮的毛孔中渗入,直入经脉,真气感到了威胁,突然接引着一股股阴气入体,主动消磨着这道劫风。

    这一劫过的很容易,陈铮的真气精纯唯一,不含丝毫的杂质。凝聚为罡气,刚柔并济,直接镇压了风劫。风劫不仅没对他造成一丝的损害,反而是锤炼了他的真气。

    丹田气海之中,本是雾化的真气,经此一遭,彻底化成液。幽暗、深沉的真气,如大海般荡漾着,最中心有一道巨大的漩窝,欲择人百噬,恐怖非凡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的丹田才真正的变成了“气海",真气凝缩成液,如汪洋大海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这第二道风劫也有一个名字,唤作朔风。专坏人之元气,奇经八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