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光斩下,方圆十丈的空间寸寸破碎,阴森的气机把青螺老祖笼罩着,就要将其劈为两半。**shu05.com更新快**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青螺老祖平平无奇的一记直拳,抚平了空间,崩碎了刀光,漫天气劲乱舞,陈铮倒翻跟斗,在虚空连踏四五步,飘然落地,哇的一声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愣住了,呆滞的看着青螺老祖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刀,是他生平最巅峰的一刀,自信阴神境以下无人能敌。可青螺老祖只是一记平平无奇的直拳,就崩碎了他的刀光。

    陈铮甚至不知道为什么?

    刚才的一拳,没有任何气势,没有任何的花招,就算是一个毫无武学根基的小孩子都比青螺老祖使的漂亮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露出迷茫,怔怔的看向青螺老祖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突然笑了起来,好似故意戏耍陈铮一样,问道:“想知道?你越是想知道,我就偏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陈铮催动白骨阴风诀,凌厉的刀意带着阴森的气息扑向青螺老祖。泣血刀“嗡”的化作一道血光,卷起一道阴风杀向青螺老祖。

    血光阴森,蕴含着浓郁的死寂之气,刀气纵横,锋芒吞吐,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黑色的痕迹,犹如劈开的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依然一动不动,全身被一股奇异的力场笼罩着,浑身上下的衣服连一个褶皱都没有被吹起。

    呯!!

    仍然是一记直拳,直来直去,毫无花样。拳头触及刀光,片片碎裂,血光散逸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陈铮把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青螺老祖的拳头上。当他的刀光才与对方的拳头相触,一股隐晦的波动传递到刀光中,瓦解了他附在上面的刀意,没有刀意的统合,气机紊乱,真气崩溃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青曙老祖的拳头中蕴含着一缕神识,扰乱了他的刀意、真气与精神的联系,令的三者平衡被打破,刀法不战自溃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神法合一吗?”

    陈铮仿佛明白了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,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弥漫心头。这种感觉不可述,不可说,只能意会。

    迷茫的瞳孔在这一刻闪烁出出一道血光,识海之中,白玉门轰然一声震动,门户内的血海腾起滔天骇浪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浪滔浪声,一重波浪冲出白玉门,显化于识海虚空化作一道血河。血河之上,阴沉森寒的气息弥漫而出,引动天地气机变化。

    殷红的刀芒吞吐,一股圆润无形的力场蔓延。阴气汇聚,刀意腾天,血河悬空,洒下一道道血光,环绕着陈铮。

    此刻的陈铮,自成一方,仿佛从天地之间剥离开来。

    天地一切的玄奥,没有丝毫隐藏的显露在他的眼前。一股“我不在天地间,天地确为我所动”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一步跨出,缩地成寸,陈铮到了距离青螺老祖不足两丈之前,泣血刀随意一挥,一抹血光乍现。

    刀光如血,纯粹之极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传出一声闷哼,脸色变的灰白,血光在他的身上划出一道半寸深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反击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剧烈咳嗽着,一口口鲜血咳出来,瞬间被浓郁的死气笼罩起来,脸上浮显出一块块的死斑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!”

    他的回光返照的时间到了,双眼浑浊无光,面皮微微抽搐着,露出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表情,还夹杂着一丝若隐若显的讥诮。

    陈铮看出来了,沉声问道:“有什么后事要交待吗?”

    “把我的尸骨送到青螺山,作为报酬,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。”说完这些话,青螺老祖脸上的讥诮之色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道:“我对你的消息不感兴趣,为感谢你的指点,我答应送你回青螺山。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惊讶的看着陈铮:“知道魔神宫为什么追着我不放吗?”

    “为你的口中的消息?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“嘿嘿”笑了起来,笑声音饱含着浓郁的恨意,以及一丝莫名其妙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陈铮皱起了眉头,突然间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似乎被这老头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想从老夫身上得到万载空青的下落,老夫偏不如他们的意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猛地一震,惊叫道:“万载空青?”

    万载空青有着起死回生之效,但它最大功用是能让够中得火劫。以此物洗炼身躯,再渡火劫,几乎是百分百的成功。

    “生于斯,埋骨于斯,你可去……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语气中透出无尽的悲凉,以及一丝解脱之意,最后以传音入密之术,把万载空青的隐藏之地告诉陈铮。

    这么珍贵的灵物,只要送他的尸骨回青螺山就能得到,陈铮心中产生浓浓的怀疑。天上不会掉馅饼,世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为什么这样做,只是为了解一时之恨?等陈铮再想问的时候,青螺老祖已经气绝。

    “可怜,一代宗师落的这般结局!”

    看着毫无气息的青螺老祖,陈铮叹息一声。衣袖一挥,卷来一堆枯枝败叶,直接把对方火葬。

    不管青螺老祖有着怎么的算计,有了万载空青的相助,他渡过风火雷三劫的成功率再增三成。

    “万载空青可以中和火劫,是否也有天地灵物可以中和风劫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劫,突然想到当年噬魂真君转世时,自己代其受劫,便又摇了摇头。以自己的白骨阴风诀造诣,区区风劫绝不难渡过。

    火劫中的极阳之气,有了万载空青,已经不能对他构形危险。阴神凝聚,必然经受雷劫的洗炼,蜕去阴滓,不能借助任何外物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陈铮已经具备了引渡风火雷三劫的所有条件。

    “真是意外之喜!”

    这一趟青狼山之行的收获之大,他成了最大的赢家。至于魔神宫的危险,有了一个方冕,再多几个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陈铮收殓了青螺老祖的骨灰,向青狼山外飞掠而出。

    青狼山一战,于高密郡而言无异于一场海啸,是点燃青州混乱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归一宗数十名精锐损失,伤筋动骨。沈二爷的死以及数名长老殒落,更是雪上加霜。同为高密郡巨头,与归一宗二分天下的青衣门,乘机发难,五日之内连取攻归一宗的七座城池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高密郡战云密布。

    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,已有阴神境的宗师殒落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