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一刀斩出,并没有如其他人一般逃,而是直面青螺老祖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已无限逼近于阴神境,欲以身试法,一窥阴神境的玄虚,验证自己这段时日的收获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这一拳,乾坤倒悬,天地倾覆,透过肉身直接作用在众人的心灵。鸿鸿冥冥,在众的心灵上轰开一道破绽,一切负面情绪被放大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不可描述,唯心唯己的力量,一切有形的力量都失去了作用,唯一能够做的只有直面,以己心破敌心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的这一拳,包含了他一甲子以上的武学理念,青螺宫的千年传承皆融于一拳,若是抗下了这一拳,对陈铮而言将会得到无与伦比的好处。

    陈铮猛地踏出一步,双眸生血雾,心与意合,意与刀合,心神与天地相融;接引天地无量之阴气,弃绝生死,一道血河倾天而下扑向青螺老祖。

    这一刀是他一身底蕴之暴露,化血刀法,风雷九击,杀生刀法,在青螺老祖庞大的拳压之下,尽皆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以“血河”为根基,融诸法为一。

    一刀斩出,杀气冲霄,阴风呼嚎。血河贯穿了天地苍穹,如瀑布般宣泄而出,铺天盖地涌向青螺老祖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,融诸法为一体铸造宗师之基;若能再进一步,达到神法合一的境界,便是你晋级宗师之境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目露异彩,忽然大喝一声,左拳轰向众人,右拳轰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的眼中,一只拳头凭空变大,充塞整个天地,一股神妙的波动瞬间扩散开来,只是一刹那间就屏蔽了他的五感六识,让他眼不能见,耳不能闻,鼻不能嗅,全身被禁锢,施了定身术一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就连他的念头,也在这一刻被拳头碾碎,思维停滞。偏偏他的灵心敏锐无比,甚至比以前还要敏锐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的拳头,就像被施加了减速魔法,变成慢动作。拳头上的劲气旋转,运动轨迹,甚至是气机的变化,真气的流动,毫无保留被陈铮捕捉到。

    这一拳不仅轰碎陈铮的刀光,同时也轰开了一道神秘的大门。

    天上,清气浮游,无形无质,不为人留,不为世移,俯瞰周天变化,世间沧桑;大地,浊气下沉,幽幽深沉,万物造化孕其中。

    天地万物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的展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世间的一切负面、阴暗的,都在陈铮心灵感应之中,纤毫毕显。

    陈铮的眼中,暴射出一道妖异的血光,泣血刀“嗡”的发出一声铮鸣。骤然之间,血气升腾,血河再一次显化而出。

    “神法合一吗?”

    神即阴神,法即武道。

    神法合一,是以神喻己,以法喻道,暗指要走出自己的道路,超脱前人蕃篱。

    阴神境武者,又被称为武道宗师,二者常被人合并称呼为阴神境宗师。

    何为宗师?

    走出自己的道路的武者,具有自我风格,才有资格被称为宗师。

    所以,晋升阴神境不是修为达到先天圆满就行的。还要超脱前人的武学桎梏,走出自己的道路,具备自我风格,以使心灵大自在,不受蕃篱束缚,方能渡过风火雷三劫。

    悬空而下的血河,随着陈铮的心灵感悟而变化,暴戾之气少一点,堂正之势多一点,此起彼伏,隐隐与天地契合。

    血河之中,阴森冰寒、冻绝万物,容纳了一切负面、阴暗的气息,飞瀑般从天空倾泄而下。阴气成云雾,舒卷翻滚,演化出种种武学道理;阴风呼啸,切割了天地,好似一把锋芒毕露的绝世神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陈铮没有丝毫的保留,直接碾碎了封镇在识海中的夺命剑意,夺其玄妙,尽窥青螺老祖拳法的奥秘,以天空中的血河为基,融炼他的一身所学。

    骤然间,血河凭空消逝,天地间只剩下一抹殷红的刀光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.......

    青螺老祖以气机凝固了百丈的空间,被一道血光斩过,似玻璃般被碎裂开来。天地在这一刻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清风拂开,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噗,噗,噗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人影被无形的力量抛飞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起的头,大叫一声爬起来就跑。

    青衣门主深深地看了陈铮一眼,猛地一跺脚,语气绝决道:“撤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青衣门的弟子们如蒙大赦,轰然向着青狼山外逃去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,刚才那种口不能言,耳不能闻的孤寂;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绝望,好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,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归一宗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,损失惨重。仅剩的三位长老,相互地视一眼,带着无尽的不甘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无论是陈铮,还是回光返照的青螺老祖,表现的实力,都已经超脱了先天化境。无论二人谁胜谁负,他们都活不了。

    鱼蚌相争渔翁得利这种事情,是不可能发生的。

    陈铮不是傻子,没有七分把握,绝不会与青螺老祖以死相拼,让他们坐收渔利。即使陈铮败亡,青螺老祖也不会放过他们,千万不要小看对方临死前的一击。

    陈铮确实留了一手,他的左手凝聚罡气,五道赤红的气芒吞吐不息,谁若把他当作砧板之鱼,随意宰割,谁就是寿星佬上吊,活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阴气弥漫虚空,周遭天地的温度在一瞬间急速下降,可怕的气劲震荡虚空,陈铮虚空踏步,泣血刀化作一道接天连地的血瀑,刹那间出现在青螺老祖身前,幽深如渊的血光把他整个人淹没。

    “孺子可教,这一刀才算有了些看头!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从容而立,虽然濒临死亡,依然不改宗师风度。反而临近死亡,隐隐具有了一丝超脱的神韵。

    双拳收回,缩于袖袍之中;许是袖袍破烂的原因,便又藏到了背后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这一动作,略显俏皮,冲淡了他身的死气。让陈铮眼前为之一亮,随之一声大喝,泣血刀滔天之势挥劈而下。

    “阴神境,以意境合万法,融汇于阴神,进而圆满自身根基。至此以后,武方可称道,进乎于神通,一招一式,引发惊天动地的力量,莫可匹敌。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不紧不慢,面对陈铮的泣血刀,视而不见,竟与他道出阴神境的玄秘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