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枯木老鬼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吼叫声,传遍山林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把所有人都吓傻了。隐藏在暗中的归一宗长老,目眦欲裂,卷起一股恶风杀向枯木山主。

    “机会来了,杀!”

    青衣门“嘿嘿”冷笑两声,声音中透出浓浓的杀气,一马当先从暗中冲出,扑杀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茫然无措的众人,直接被青衣门的高手包围,瞬间就有一半人受伤。

    “老祖,青衣门来援!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闻言,眼中露出一丝讥诮。都是一丘之貉,虎落平阳被犬欺,觊觎青螺宫的传承。

    青衣门若真要救他,何至于等他与归一宗拼杀到两败俱伤。青螺老祖只当没有听到,骈指如剑,下一刻如枯皮干皱的皮肤好似时光倒流,变得光滑无比。

    万千气流纠缠于指尖,凝聚成一点寒芒朝着青衣门主点去。

    青衣门主脸色骤然大变,眸**光,惊声叫道:“老祖,这是干什么?晚辈是来救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嘴上说着救人,手中长剑陡然闪烁,剑光融入虚空,挪腾游走,又从虚空的另一端钻出,嗤的一下子激射向青螺老祖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青螺老祖也不是被谁打伤,胸口塌陷,向内凹塌,看着无比吓人。若是常人受了这样的伤,早就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,果然不安好心!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冷喝一声,手指中寒芒闪烁,点在了青衣门主的剑尖上。凌厉不可催的剑光崩溃,如砂砾般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一指就让青衣门主处心积虑的一剑瓦解,青螺老祖没有受到半点伤势,显露出阴神境超凡脱俗的修为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看似无恙,实则并不好受。一往无前的气势急速下降,蓬头满面的面容之上,灰败之色蔓延开来,被一股死气笼罩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人精,眼睛暴出贪婪的红光,像看唐僧一样,恨不得把青螺老祖生吞活吃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青螺老祖,你现在穷途末路,还不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此时,现场只剩下归一宗的几名长老,以及青衣门众人。枯木山主与青狼山三杰早就借乱逃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双方罢战,从四面八方将青螺老祖围在中心。

    内伤复发,青螺老祖甚至也站稳的力气都没有,环视四周,失了神采的瞳孔中没有丝毫的波动,仿佛已经认命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没有半点让人感到威胁的气息,可他不倒下,没有任何人敢妄动。

    “青螺老祖,不必挣扎了,交出传承,我们放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先诱骗青螺老祖交出传承,然后再剿杀归一宗的人。青衣门主点点头,紧接着归一宗的长老的话茬说道:“只要老祖交出传承,青衣门必奉老祖为上宾,若生歹意,青衣门上下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武者重诺,青衣门主这番誓言,按理说已经很有诚心了。青螺老祖却听的刺耳之极,想到屠灭青螺宫的凶手,不由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利欲熏心,灭门之祸到了眼前,犹未自知。青螺老祖眼中露出一丝怜悯之色,虽然会死于这些人手中,但他没有丝毫的怨恨。

    “终是压制不住了吗,嘿,不过是早死晚死…….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惨然一笑,剧烈咳嗽起来,黑色的血液夹杂着内脏的碎块,整个人的气息瞬间低迷,如风中残烛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听出青螺老祖话中之意,看他随时就要死了的样子,生出一线莫名感触。威压青州一甲的青螺老祖,就这么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    气氛忽然变的沉默,青螺老祖扫视众人一眼,缓缓挺直腰板,遥望青螺山方向。失了神采的瞳孔忽的露出无限光芒,似穿透了重重虚空,看到了青螺宫。

    青螺宫,千年传承,自他而绝。

    想当年,他入青螺宫门下,与一众师兄弟习武玩闹,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,经过逞强好胜的少年,喜怒哀忧的青年……

    洗尽铅华,心灵无碍,终渡过风劫,成就宗师,从此坐镇青螺宫,威压青州一甲子。

    青螺山就是他的家,青螺宫的弟子就是他的家人。如今,家被毁了,家人死光了,他也也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往日里的一幕幕好似电影般浮现而出,听说人在快死的时候,会记忆起一生的经历,这是征兆吗?

    青螺老祖收回记忆,轻声一叹:“要是能死在青螺山该有多好!”

    骤然之间,一股生机自青螺老祖身上磅礴传出,如回光返照,他身上的颓丧之气尽去,一股凝炼,滔滔如江海的气势升起,充塞天地,覆盖苍穹。

    “弟子无能,青螺宫千年传承就要到此为止了!.”

    青螺宫眼角流出一缕血泪,劲气喷涌,衣袂猎猎作响,青螺老祖悲呼一声,双手握拳,

    劲风激荡,整个人在一刹那间与天地相融。

    “若是尔等能够接下这一拳,青螺宫传承给你们又如何?”

    充满死寂的声音响起,让所有人生出一种心惊肉跳之感,只觉阴森的寒风吹过,不由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退!”

    青衣门主脸色大变,突然化作一道闪电,想要逃出青螺老祖的拳势覆盖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周身百丈之内,时空好像被冻结,天地反覆,无论逃跑的青衣门主,还是其他人,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无限的沼泽之中,费尽全力都不能移动一寸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坐山观虎斗,看着烈惨搏杀的众人,正精精有味呢,突然斗转星移,眼前变的错暗。陈铮面色狂变,疾迅后退。

    被一股磅礴的气机笼罩,陈铮顾不得暴露,一抹刀光斩出,赤红的刀芒斩破封锁天地的气机。

    “噫,还有一只小耗子……”

    惊讶于陈铮的突然出现,青螺老祖目放光彩,惊讶道:“好一个青年俊才!”

    虽然受了重伤,实力十不存一,但他的眼力还在。一眼就看出陈铮的不凡,精气神凝聚,抱成一团,无有一丝的泄露。出手之间,气息圆润,锋芒内敛,已然具有了阴神境的气象。

    “可惜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在他在可惜什么,猛地催动残余的真气,一拳捣出,乾坤倒悬,天地为之变色。一股无可抵挡的气势,排山倒海,轰向了气机笼罩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见此场景,当即有十几人四散逃开。

    逃的越快,死的越快,刚逃出不到十丈,就被充塞天地的气机压爆了内脏,猛喷一口血雾,从半空中摔下。

    天地一片死寂,风停了,紊乱的气流乃至于时空都陷入死寂之中。拳意中蕴含的无限毁灭,是青螺老祖自知必死后,充满了不甘、悲怨、暴虐的一拳。

    这一拳毁天地,毁众生;毁自己,也毁敌人。

    毁灭之气弥漫,仿佛万物毁灭而归于虚无。一种天崩灭天地的可怕惊悸笼罩心头,令得所有人转身骇然变色,心胆俱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