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松林山,十几道浩瀚的气息横锁虚空,一股排山倒海般恐怖的气势覆盖天穹。劲风袭卷,大片的杨松伏倒,在这股可怕的力量压迫下发出“咔咔……”的声音,下一刻就要断裂。

    山顶上一个形容枯槁,衣衫破碎的老者,蓬头垢面,胸口塌陷,脸色苍白。锐利的眼神穿破了虚空,看着从山下涌上的十几名高手,露出了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蝼蚁也敢撼大树,即使自己这棵大树腐朽不堪,依然不容亵渎。

    “虎落平阳被犬欺,区区归一宗都敢来冒犯老夫了。”青螺老祖哀叹一声,枯槁的面容暴露出一丝浓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被追杀的郁愤之气,正好借着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一吐为快。

    他心如明镜,归一宗只是暴风雨的前奏,今日自己怕是要埋骨此地了。不过就算是死也要让世人知道,青螺宫虽灭,但威严不容亵渎。

    “武者死于战场,也算死得其所。可惜青螺宫千年传承自老夫而绝,可悲可叹!不过这世上终是没有千年不绝的宗派,就连大禹王建立的地上皇朝不也一朝而绝。”

    在青螺宫被灭后,青螺老祖就有了身死地觉悟。

    不等敌人冲上来,他便一步踏出,独属于阴神境的气机,扑天盖天,搅动了天地气象,虚空之中隐隐荡起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。笼罩杨松林山的磅礴气势,如同纸糊的一般,被青螺老祖的气机冲散,整个天地在这一刻都变的黯淡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气劲爆裂,合腰粗的杨松被拦腰催断,气劲所过之处,在地上犁出一道道一尺深的壕沟。甫一交锋,沈二爷等人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噫?”

    原以来迎来的雷霆一击,没想到雷声大雨点小,众人连根汗毛都没伤到。

    “外强中干!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果然重伤难愈,这一击之下,看似催山断岳,实际攻击力也只比他们强了一线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名震天下的青螺老祖也有今天,先吃爷爷一刀!”

    闪电刀冲的最快,看到青螺老祖虚有其表,当即一声大笑,脚踏虚空,雁翎刀劈空斩落,席卷风云,气贯全身,一丈长的刀罡,挟着无尽的杀伐,就要把青螺老祖一刀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天旋地转,虚空颤抖。骤然之间,闪电刀周身十丈之内的空间被一股气机牵动,道道涟漪荡漾,大河绝堤,紧接着一股滔天骇浪铺天盖般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慢悠悠的,好像行将就木的老头,站在万千海浪拍击之中的礁石上屹立不动。握拳,挥拳,不带半点的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一只枯皮老树般的拳头在闪电刀的瞳孔之中放大,随即充塞视野。天地间,只剩下这一只拳头,侵夺了日月之光,横断苍穹。

    咔嚓!!!

    贯彻天地的刀光,寸寸破碎,一道人影横跨十几丈,接连撞断四五棵杨松,轰然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劲风卷过,将弥漫的尘土吹散,众人就看到了躺在地上闪电刀,百战雁翎刀片片破碎,整个人鲜血淋漓,凄惨不堪。

    “连一拳都接不住,这就是阴神境的实力吗?”

    看着凄惨无比的闪电刀,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,前冲的脚步硬生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闪电刀刚才的一刀,贯彻苍穹,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,在场众人无一敢保证能够接的住,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这一刀,已然超脱了先天九层,可与初入阴神境的宗师比肩。但就是这么通天彻地的一刀,在青螺老祖轻飘飘的一拳之下,重伤欲死。

    “好拳头!”

    陈铮差一点就惊呼大叫,他看的清清楚楚,青螺老祖的这一拳,绝非看上去的轻飘飘,毫无威力。

    拳意内连精气神,外引天地元气,阴神似乎触动了天地的某道规则,予人一种无穷的压迫,如神而临,神威如渊如狱。

    无限逼近宗师境的陈铮,把这一拳的所有奥秘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的这一拳就好像现场教学的老师,为陈铮尽情的展现出阴神境的一切玄妙。有幸看到这一拳,比陈铮苦修一年的收获都大。

    通往阴神境的道路在青螺老祖的一拳之下被隐隐打通,陈铮甚至觉得,只要消化了这一拳,自己晋升阴神境的把握将再增三分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传来一道破空声,沈二爷的气机磅礴而出,如战神凌空,对着吓破胆的众人厉声大喝:“不过一个外强中干的老头子,你们怕什么!”

    冷喝之声传开,一缕霸道的掌印骤然降临,震动虚空,掀起海啸般的劲浪。强绝一世的掌印横空而至,沈二爷的身形在虚空之中留下道道残影,扑杀向青螺老祖。

    掌印与拳劲对撞在一起,发出接连不绝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劲风席卷,大地仿佛遭受着无数炮火的轰炸,树木粉碎,泥土翻飞。沈二爷闷哼一声,身体倒飞而退,胸膛剧烈起伏着,口出吐出一道一尺长的白气,气如利箭,刺破空气。

    随即,沈二爷猛吸一口气,压服躁动的气血,大声叫道:“看到了没,老鬼分明是外强中干。若不然以刚才的拳势,沈某早就尸骨无存了。”

    沈二爷充当马前卒,众人眼前一亮,纷纷使出拿手绝技,冲向青螺老祖。

    “蝼蚁!”

    青螺老祖眼暴寒光,杀气凛然,猛地大吼一声,双拳接连轰出,扑向众人。

    十几名先天高手,功气激荡,一条气浪冲天而起,如怒龙升天,盘旋而起。所过之处,烟尘漫天。气劲相互碰撞,树木、石头被撕裂粉碎,在地上犁出一条宽达一丈的沟壑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怒吼连,如天上闷雷,声震数里。气机通彻天地,拳劲狂飙,一声声惨嚎声响起。

    从山顶杀到山下,血流漂杵,残肢断臂遍地。

    随同沈二爷一同围攻青螺老祖的十几名先天化境,死伤过半,其余个个脸色惨白,气息虚浮不定。归一宗的数十名精英弟子,就被独行海面的小舟,根本没有抵抗力,被杀的大败亏惨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突然一道枯瘦的影子扑向沈二爷。凌厉的双爪,撕裂了空气,发出尖啸声,一双如枯树老皮的双爪,抓向沈二爷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枯木山主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击来的太突然,谁都没有预料到。等到枯木山主的双爪落下时,沈二爷已经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噗哧!!

    沈二爷目眦欲裂,一声厉嚎之后,就被枯木山主在头顶上抓出五个血洞,瞬间毙命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