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枯木山主不必担心,据我所知,青螺宫的太上长老被打落了根基,实力十不存一,是否保留着阴神境的修为都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,枯木山主的眼中闪过一道热芒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为免对方察觉,咱们两天后动手。监视螺老祖的任务,就拜托青狼山三位好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青狼山三人组拍着胸脯,信誓旦旦地保证:“没问题,我们三兄弟看上的人,神仙也难逃。”

    沈二爷闻言,举起酒杯对众人说道:“祝我们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计划已定,众人纷纷离开,各自准备。陈铮收敛了气机,悄无声息从墙上掠下,返回了客栈。

    蔚蓝天空,晴朗无云。一道阴影风雷电掣般飞掠而过,穿过浓密的森林,阴冷的风吹过,树叶发生簌簌的声音。“竟然是在这里.......”

    青狼山,陈铮吊在青狼山三杰身后,神不知鬼不觉。远远地看着青狼山三杰在山林中七拐八绕,到达一座满是杨松的山下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一闪,穿过一片林子,悄然无声的落在一棵大树上,隐蔽了身影,透过树枝盯着青狼山三杰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山上是郁郁葱葱的杨松林,青狼山三杰在山下鬼鬼祟祟,捣鼓了半天了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:“难道青螺老祖就躲藏在这座山里?”

    等待片刻,确认青狼山三杰真的离开,陈铮从树上窜出,一掠百丈,落在三人停留的地方。

    三块拳头大的石头,叠罗汉一般叠垒在一起。中心位置压着一片红枫叶,在满是苍绿的杨松林山下异常醒目。这是青狼山三杰的独门标记,隐藏在一棵歪脖子树下,若非陈铮亲眼到青狼山在这里停留,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青州临海,气候湿润,到处都能看到古木森林,青狼山原本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。只因青狼山三杰占据了这里,故尔有名。

    记下这片杨松林山的位置,陈铮倏然之间消失不见。现在还不是他出场的时机,先躲在暗处看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他始终觉的,枯木山主这个人隐藏着极大的秘密,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日落月升,月落日升。

    陈铮正在一座树洞里打坐,窥视夺命剑意,参悟阴神之秘,一连数道破空声传到耳中,连忙收敛气息,从树洞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就见一道残影在林中穿梭,速度之快,让陈铮亦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阴神境宗师!”

    双目中血光一闪,看来觊觎青螺老祖的不只归一宗一家,这下子青狠山热闹了。陈铮向着反方向急弛而走。出了森林,在入林的必经之路上潜伏下来。

    青狼山腹地,一位身着暗紫袍服的男子,眼放寒光,双眉倒立,一副刻薄的样子,正不怀好意地看着眼前的青狼山三杰。

    “青螺老鬼虽然受了不可磨灭的重伤,实力十不存一,但若是拼着性命不要,激发潜力,依然能发挥出不弱于火劫阴境的实力。你们的目的就是消耗青螺老鬼的精气,让青螺老鬼与归一宗两败俱伤。等擒下青螺老鬼,本座必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青狼山三杰连忙躬下腰,态度恭敬的说道:“请许神将放心,我们一定让青螺老鬼与归一宗的人斗个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许神将袖袍一挥,对三人道:“不要露出马脚,归一宗的快来了,你们去吧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看着青狼山三杰离去,许神将眼中闪过一道诡芒,冷笑一声,闪身不见。

    青狼山外,沈二爷依旧一身紫锻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,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度。此刻,他目光含笑,身后跟着数十名归一宗的精英弟子。这些弟子都是沈氏的嫡系,每一名都有着半步先天的实力。在他身后跟着六个人,神情肃穆,气机联成一体与天地相融。

    这六个人都是先天五层的修为,组成战阵,足以与先天九层的高手抗御,是归一宗的真正底蕴。

    沈二爷以眼角余光向四周瞄了一眼,露出了自信的光芒,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青螺老祖的威压青州一甲子,既然受了重伤,依然不可小觑。沈二爷又不是傻子,认为只凭七八名先天九层的武者就能拿下对方。他只是明面上的实力,为的就是吸引其他势力的注意力。暗中还有一队精锐,全由归一宗的长老组成,在最后关头发出雷霆一击,一击定乾坤。

    “青狼山三杰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目光收缩,露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让诸位久等了,青螺老祖就藏身在山中的一座杨松林山上,咱们现在就动手吗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腰挎雁翎刀的男子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哈哈大笑道:“自然是要动手,不然弟兄们来这里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大笑过后,不待众人反应过来,犹如大鹏展翅腾身而起,投入树林之中。

    沈二爷微微皱起了眉头,眸中闪过一道杀气。

    “可恶,他这是想抢先吃独食吗,也不怕嚏死!”看着消失在林中的背影,其中一人怒声大骂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,阴神境的大高手啊,本山主以前见到都要绕着走呢!”枯木山主沙哑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,冲着沈二爷抱拳一拱,道:“老夫去接应闪电刀,免的他被青螺老祖一巴掌拍死。”话未说完,身形纵掠而起,如云鹞般,扶摇而起,带起一道劲风追向闪电刀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沈二爷虽然心中不快,但也乐的有人打头阵,大手一挥,带头冲进青狼山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冲进青狼山不久,又一队人马到来。看着地上凌乱的脚印,为首之人目光闪烁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门主,沈二已经进入山中。”一位精悍的男子指着青狼山,向为首之人汇报着归一宗的情报。

    “归一宗这次下了血本了,连坐镇宗门的长老都派出来,就不怕被人乘虚而入?”其中一名长者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哼,只要得了青螺宫的真传,就算全宗死绝又如何。沈老贼巴不得这些人死绝,以便摆脱桎梏,把归一宗变成沈家的私有。咱们不做落井下石之人,接原定计划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遵令!”

    这名老者拱手行礼,带了一队精锐冲入青狼山。

    陈铮潜伏在暗处,看到一波接一波的人马进入青狼山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青衣门的人,连门主都出动了,看来不止是为了青螺老祖……”陈铮冷笑一声,突然腾空而起,化作一道阴影飞掠进青狼山,朝着杨松林山疾弛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