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二,结帐!”

    陈铮站起来,朝着小二大喊道。根本没有意识到临卓的三人看他的目光,好像要吃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您吃好了?”小二跑过来殷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被突然吓了一跳,临卓的三人狠狠地瞪了陈铮一眼,然后收回目光,默不作声的吃喝起来,再不提关于“青螺老祖”的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回到客房,陈铮盘膝打坐,心神融于天地,一缕微不可察的气机遥遥锁定了这三人。心分二用,不断窥视着方冕打入他体内的夺命剑意。

    如同剥洋葱,心灵之光凝聚了刀意,一层层的剥开夺命剑意,窥探着其中的玄奥。

    阴神境的宗师,渡过风火雷三劫,阴神化形,可以显化于外。心灵之光与刀意二合为一,与阴神融为一体,产生了类似神念的存在。

    神念显的太玄幻,陈铮取名为神识,意为神之六识。

    就如人之基因承载着一个人的血脉信息,神识也是如此,承载着武者的修行信息。

    因为剑意、心灵之光与阴神融合为一,剑意质变,蕴含着武者的武道意念,剥开剑意,分离出蕴含着一缕神识,窥视对方的修行信息。

    虽不能推测出方冕的武学,但包含着关于阴神境的玄奥,却让陈铮收获极大。借着偷窥方冕的修行信息,以验证自身所学,陈铮每一天都在进步。

    这种肉眼可见的进步,让他深深沉迷,并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陈铮就像一个偷窥狂跟小偷,分离夺命剑意中的修行信息,据为己有,不断积攒着自己的武学资本。

    日幕天降,因为得了陈铮的知会,小二没有来打扰他。整个下午,陈铮心分二用,一边监视三人组合,一边参悟夺命剑意的玄奥,并试着以心灵之光为中和剂,融刀意与阴神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阴神没有经过风火雷三劫的淬炼,无法承截刀意的锋芒,几度失败。但他并非没有收获,隐隐摸到了以刀意淬炼阴神的窍门。本来停止的修行,再次缓慢提升。

    每一天修行,陈铮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无限逼近于宗师境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一旦恢复全部实力,可以轻松地击败未受伤前的自己。为了镇压夺命剑意,陈铮只能发挥出七成的实力,已然堪比未受伤前的自己。

    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。

    虽然受了伤,差一点就身死荒野,但陈铮因祸得福,修为大进,说到底还是赚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阴神传来的饱满感,陈铮收敛刀意,再次把夺命剑意镇压,封禁在识海之中,催动化血功,炼化吸收吞噬的精血。

    数十人的精血,以及两位先天九层的精血,陈铮并没有一次性炼化。而是在分离夺命剑意后,用来补充自身气血。

    夺命剑意无愧“夺命”二字,既使被他一再消耗,每一次窥视,依然在消磨着他的气血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突然一道破空声传入耳中,陈铮双眼中暴射出一团血光。气机感应中,三人组潜出客栈,朝着城内的某个方向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“终于等到了!”

    陈铮微微一笑,收回了锁定三人的气机。翻上房顶,借着城内的灯火,看到三道人影急奔向城北方向。

    白天听到三人提及“青螺老祖”,陈铮为不引起三人的警觉,直接结帐离开,每留下一丝气机锁定了二人。等了一整天,这三人终于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咻!!

    微微破空声响起,陈铮身化阴影与黑夜相融,如鬼似魅般吊在三人组的身后。

    深邃的天空上星辰高挂,城内灯火点点。一队巡逻兵经过小巷口,目光透过巷子尽头,看着一派灯火通明的所在,露出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小巷子尽头,是一座占地极广的庄院,归一宗少宗主的新婚之居就在这里。今夜,沈浪洞房花烛,喜宴通明,无数人喝的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沈浪的新居旁边,隔了一条街有条小巷子,三人组合闪身而入,到了一座小院的门口。轻扣门扉,一颗脑袋从门缝中探出来。

    陈铮吊在三人身后,身体融入黑幕,只有一道淡淡的阴神,毫不引人注意。看到三人组进入院中,身体猛地一闪,跨到院墙了,伏身隐蔽。

    院内,大红的灯笼高高挂,摆放着一张卓子。看到三人组进来,卓上的人起身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“方某来迟,还请诸位见谅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折扇打开,三人组朗笑一声,对着众人作了一个罗圈揖。

    当先迎接的一位身穿紫缎袍,头戴玉冠的中年人,气度森严,绝非一般的江湖人。迎到三人组跟前,哈哈大笑道:“不迟,不迟,好宴不怕晚。三位来的刚刚好,我的酒正好温热了!”

    这人看似威严,一副很不好话的样子。没想开口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,听的人心里舒畅。

    陈铮爬伏在墙上,打量着这位紫锻中年,心中微微一惊。

    “先天圆满!”

    这人虽没有借祖脉之气转化阴神,但身上散发的如渊气息,陈铮一眼就看透了他的修为。这是一位距离阴神境只差一步的高手,隐隐中,陈铮从对方身上感知到一丝危险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能免危险到他的高手。

    一念于此,陈铮神机内藏,收敛成圆陀陀的一团灵光,运转蛰龙功,一点生机都不泄露,似与墙壁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环视院内,算上三人组,竟还有七八人之多,装束形态各异。看到三人组到来,目露异光的打量三人一眼,便坐回座位,各个眼观鼻,鼻观心,不知在心中盘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的高手聚在一起要干什么?难道与青螺老祖有关?”陈铮心中暗忖。

    看着同卓而坐的七八人,面和心不和,互斗心机,机锋暗藏,陈铮有些搞不懂了。若真的为了青螺老祖,就应该同心协力。

    “古怪,有古怪!”

    骤然一道灵光闪过,陈铮心中一震,差点惊叫出声:“这些不会是在打青螺老祖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突然其来的念头,把陈铮吓了一跳。他与方冕交过手,这段时间又不断窥视夺命剑意,明白阴神境宗师的恐怖。当初若方冕被青螺老祖重伤,陈铮早就变成一堆白骨了。

    就凭眼前这几个臭番茄烂柿子,也想打青螺老祖的主意?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不说三人组,就说紫锻中年男子就不是傻瓜,安能想不到青螺老祖非同一般。既然敢打对方的主意,必然有些七八分的把握。

    如此就只有一个可能,青螺老祖受了重伤,实力下降,甚至濒临死亡。若非如此,借这些人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打青螺老祖的主意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