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默默不语的跟在队伍的后面,似乎被遗忘了。他吞噬了几十号人的精血,尤其是先天九层修为的南山二仙,有点被撑着了。

    他跟在队伍的后面,刻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,默默的炼化着吞噬的精血,滋补气血借以疗伤。

    镇压了方冕的夺命剑意,又有精血滋养,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。才几日的工夫,陈铮的伤势就恢复了大半,一身实力达到全盛时的七成。若非是觊觎夺命剑意中蕴含的阴神奥秘,他的实力绝不至此。

    不过,以他先天大圆满,半步宗师的修为,七成的实力足以自保。若真遇到不可力敌的对手,就算他恢复了全部实力,依然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先天圆满,半步宗师,已经站在先天化境的巅峰,阴神境不出,无有对手。全盛时期的七成实力,也足以吊打南山二仙这样的敌人。

    借着刀意的镇压,这一路上陈铮像个小偷一样,不断窥探着方冕的夺命剑意,刀意越发凝练,如水精纯,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就连止步前的阴神,也凝实三分。隐隐间,陈铮的修为正在超脱半步宗师,无限接近于宗师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吸血魔头专吸敌人的鲜血,而放过怒蛟岛,实在太可疑了。

    温总管借着照看陈铮,数次跑到他的,有意无意地套话。陈铮早就防备,一副我重伤未愈,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不给温总管露出半点破绽。

    随着队伍接近归一宗,原本沉闷的气氛恢复了喜庆。

    伤势恢复大半的胡三通,故意放慢速度落到队伍的最后,与陈铮并行。

    “陈兄弟,等到了归一宗,我会跟温总管给你求些盘缠,你自行离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铮微微一怔,然后点点头,对胡三通拱手抱拳,道:“这几天多蒙胡大哥照顾,陈铮感激不尽。若是日后有缘,陈铮定然相谢。”

    胡三通微微叹了一口气,道:“非我不近人情,咱们这是送亲队伍,突兀的冒出一个陌生人,对小姐的名誉有碍。再者,陈兄弟也看到了,很多人都不希望怒蛟岛与归一宗联姻,接下来还有的风波呢。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摆手道:“胡大哥不必解释,陈铮非是不明事理之人。你也是为了我好,不想我卷入风波之中,陈铮心中省的。”

    胡三通笑了起来,欣慰道:“多谢陈铮体谅,日后江湖相逢,哥哥与你一醉方休。”

    陈铮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高声道:“就依胡大哥之言,江湖相逢,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半日过后,归一宗已是遥遥在望。这一座庞大的城市,若隐若现轮廓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。

    归一宗并不在深山野林之中,而是独占一座大城做为宗派驻地。城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是归一宗的弟子的亲眷家属,或是沾亲带故。

    望着远处高耸的城墙,所有人松了一口气。这里是归一宗的腹地,青衣门等宗门再是不甘心,也不会在这里动手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阵锣鼓声响起,锁纳奏起了欢庆的乐曲。

    队伍中的所有人,整理衣冠,披红挂彩,在鞭炮齐鸣声中,向着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距离城门二三里,陈铮与胡三通告辞,脱离了队伍,融入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之中,片刻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繁华不下于化德府的巨城,城门口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。城头上,归一宗的白鹤旗迎风招展,鹤翼如剑,目光睥睨。

    城门口有守值的士兵,披甲执锐,精气饱满,每一个人的修为都是后天五层,散发出铁血气息,都是历经劫火,百战余生的精锐。

    陈铮目中闪过一道血色,心中吃惊道:“百战精锐,铁血之士,没想到归一宗蓄养着如此精兵。”

    如此底蕴,已然不弱于大离世界的二流宗派。

    青州有九郡,如归一宗这样的宗门,至少有十家以上。每一家一名阴神境的宗师坐镇,整个青州就有着十几,甚至几十位阴神境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一股力量,依然受到青螺宫的压制,只能独守一方,青螺宫的实力又该是何等的强大。

    屠灭了青螺宫的魔神宫的实力呢?

    陈铮突然发现,自己似乎错过了一场极其精采的大戏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来的晚了,错过了魔神宫屠灭青螺宫一战中最高潮的一幕。”

    刚进城门,就看到一队骑兵拥簇着一位身着红衣的青年,骑着一匹纯白的千里驹朝着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迎风飘扬的仙鹤旗子,旗杆上裹着红稠锻。每一个名骑士都在腰间围了一条红着彩带,马儿披着红稠,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“是沈浪少宗主!”

    “听说沈浪少宗主与怒蛟岛的大小姐成婚,如今沈少宗主披红挂彩,是出城迎亲吗?”

    “沈少宗主成亲,可是难得一见的大场面,咱们跟着沾沾喜气。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骑兵中的少年人,唇红齿白,眸如璨星,雍容贵气,腰间悬挂一柄黑鞘剑,更增三分英气。单指相貌,实乃陈铮生平仅见。

    只是沈浪表情严肃,喜庆的脸上隐藏着一丝忧虑。

    “是我看错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异色,洞房花烛,尤其迎娶的是怒蛟岛的大小姐,本是人生快意之事。只是,沈浪脸上隐藏着的忧虑又是为何?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青螺宫的覆灭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细心观察起城中的江湖人氏,人人夹刀带剑。一派喜庆洋洋的气氛,依然不能消除笼罩在头顶的忧虑。

    风雨欲来风满楼,黑云压城城欲催。

    在这全城喜庆的气氛中,陈铮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凝重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看来青螺宫的覆没已经传到归一宗了。”

    威压青州近千年的青螺宫,一朝覆灭,无异于天塌一半。对于青州而言,乱世已临。为了争夺青螺宫的遗产,甚至取代青螺宫的地位,青州十几家一流宗派,必然要上演一场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更不要提,覆灭了青螺宫的势力,同样在暗中窥视。

    作为高密郡的巨头,归一宗已经被卷入进这场风暴之中。又因与怒蛟岛的联姻,极有可能成为风暴的中心。

    如此敏感的时期,事关生死存亡,沈浪作为归一宗的少宗主,又怎么能轻松的结婚娶妻。一个不好,新婚之夜就变成了流血之夜。

    街上的巡逻士兵非常频繁,虽然是以沈浪成亲为借口,实行戒严,但是隐藏的萧杀之气息逃不过陈铮的感知。

    “客官里面请,您是打尖还是住店?”

    陈铮步入一家兼营酒楼的客栈,迎面一位小二走过来,挥舞着手中的羊肚白毛巾,点头哈腰,一脸陪笑。

    “即打尖也住店,可有清静一点的客房?”陈铮掏出一绽雪白的银绽,小二眼睛瞬间亮了。

    “有的,有的!”

    小二的眼睛始终不离陈铮手中的银绽,猛地点头头,欢喜道:“客官来的巧,咱们后院正好有空房,足够的清静,包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赏你的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的一抛,雪白的银绽飞入小二手中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您里边请!”

    小二得了赏钱,连称呼都变了。羊肚白的毛巾甩的“噗噗”作响,打落了周围的灰尘,引着陈铮穿过大堂,进入后院之中。

    后院与大堂的中间隔了一重院,有正房五间,东西厢房各四间。房前屋檐前,种植了杨柳、槐树。院中还有一座木制阁亭,八角石卓,圆柱凳。

    小二把陈铮引入东北角的一间房里,里面陈设典雅,卓椅板凳擦拭的明光鉴人,一座屏风遮挡了门外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您可满意?”小二殷切的看着陈铮,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笑道:“不错,这就间了,带我去柜台付压金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小二兴奋地大叫一声,今儿遇到一位敞爷,光是在大堂中打赏他的银子就有三两重。若是伺候的好,以这位爷的敞亮,必然还少不了打赏。

    到大堂付了压金,陈铮寻个角落,点了三样特色菜,一壶雕酒,慢吃慢饭起来。他的修为已至先天圆满,气机内藏,乍一看就像个普通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食过泰半,酒到半醺,从外门进来三名身着劲服的男子。一人挎刀,一人负剑,另一人摇着一副折扇。在大堂扫视一眼,视线在陈铮的身上顿了一顿,径直坐与他相隔一卓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摇着折扇的男子,以扇遮面,不经意看了一眼陈铮,然后挡住自己的侧脸,悄声对两名同伴说道:“确认没有?”

    带刀男子眉头一皱,再次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感知到此人的目光,陈铮故作不知,低头吃喝。好像一位不谙武道的普通公子哥,瞬间打消了带刀男子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青螺老祖就隐藏在青狼山中,咱们什么时候动手?”带刀男子把声音压的极低,犹如蚊音,一米之外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,让三人没有想到,原以为是普通人陈铮,把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青螺老祖?”

    陈铮听到这四人字时,心中猛地一震站起身来。顿时,临卓的三人目射寒光,齐齐向他看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