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阴风诀本就有锻骨洗髓之效,陈铮已臻至白骨境,潜力惊人,只要当场没有死掉,就能极快的恢复过来。加之他又修炼上乘的炼体功法,炼血换髓,无论内外伤,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复。

    真正麻烦的还是留存体内的夺命剑意,好似跗骨之蛆,无时无刻不在消磨他的气血,磨灭他的生机。

    看陈铮心不在焉,以为他在心忧伤,温总管与骑士便不多打扰,冲他笑笑道:“陈兄弟刚刚苏醒,咱们就不打扰了了。距离归一宗还有不短的距离,有什么需要尽管吱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位。”陈铮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目送温总管离去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异色,,脑海中念头闪烁。

    “归一宗,怒蛟岛…….”

    他低声喃喃道,无由来的一种预感,这一路上恐怕不会太平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是怎么的一个世界,与温总管交轻言浅,陈铮不好多打听,以免被对方看出端倪。只是一想到魔神宫,陈铮的心中就有一股烦燥感。

    不同于大离世界,阴神境默默潜修,几乎不履人世。人间的风云变幻,改朝换代对他们而言,就好像一场可笑的游戏。

    此方世界则不同,直接给了初来乍到的陈铮一个下马威。魔神宫直接派遣出阴神境的高手参与争伐,屠门灭派。

    窥一斑而知全貌,此方世界争斗之残酷。

    “不知归一宗与怒蛟岛在这方世界的地位如何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一路沉默不语,跟在他身边照料的骑士突然问道:“陈兄弟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陈铮“啊”了一声,从神游中惊醒,出声应道:“我在想归一宗呢!”

    陈铮不是随意应付,话中藏玄机,这是在套对方的话呢。把话题引到归一完的身上,借此套取信息。

    说罢,一脸歉意的拱着手,道:“诚蒙大哥一路照料,竟不知大哥名讳,陈铮汗颜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陈兄弟忒多客套,洒家胡三通。陈兄弟若不嫌弃,便叫一声胡大哥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大哥,不知咱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归一宗?”

    陈铮有意无意间,再次提到归一宗。

    “还远着呢,就现在的速度,至少还要走十来天。”胡三通摆了摆手,一副稍安勿燥的样子。看样子是出惯了远门,十来天的路程,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十来天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,若在平时则罢了,无非是受了风沙之苦。可如今不比往昔,魔神宫为了屠灭青螺宫,出动四名阴神境宗师,必然引起八方震动。

    接下心中的疑虑,陈铮轻声说道:“这一路上想必不太平,归一宗为何没有人来接应?”

    胡三通“嘿嘿”一笑,露出一丝傲意,伸手指着前面的旗帜,道:“看到那方旗贴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一头雾水,顺着胡三通的指引看去,一方三尺宽,五尺长的旗帜迎风飘扬。尤为引人注目的是旗帜上绣着的一条蛟龙,于怒海之中搏浪,神态威严,两只龙爪散发着森森的寒意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猛地一震:“好一门龙爪功!”

    旗帜上的怒蛟,张牙舞爪,一双前爪伸缩不定,蕴含着一缕神意。

    “阴神境的气机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这是他来到此方世界后,第二次近距离感受到阴神境的气机。忽然之间,陈铮有些后悔了,自己不该如此莽撞的激发白玉门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太可怕了,阴神境的高手似乎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隐隐之间,他又有些兴奋。阴神境高手随处可见说明这方世界的底蕴深厚。

    “或许我可以借助这方世界进行突破。”这个念头一起,就根植于陈铮的心中,似乎不在这方世界晋升阴神境,就会有大难降临。

    心血来潮,冥冥之中的一丝预感,让陈铮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个世界可以让我避免阴神九难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神游物外,胡三通轻轻叫唤起来:“陈兄弟,陈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听到胡三通的呼唤,意识到失态的陈铮,连忙寻个借口,向胡三通拱手致歉:“胡大哥见谅,我不是有意怠慢。只是想到还有十来天的路程,就有些担忧。”

    胡三通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看向陈铮的眼神中透出一副“杞人忧天”之色,陈铮明显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受了重伤差一点死掉,让他产生了心理阴影。听到还有十来天的路程,就开始怀弓蛇影,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这是初出茅庐江湖雏哥儿才会有的毛病,在江湖是历练的久了,等见惯了打打杀杀,生死无常,就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了。

    胡三通忽然打量起陈铮,惊讶地问道:“陈兄弟,你不会是第一次出门吧?”

    似乎被点到了敏感处,陈铮的脸庞骤然一红,露出羞赧的难为情,猛地梗起脖子一副死鸭子嘴硬的姿态,坚决不承认息是初出江湖的菜鸟,狡辩道:“怎么可能,我可不是初出江湖的雏儿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看到胡三通异样的目光,竟有些心虑起来,声音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胡三通也不戳破,呵呵一笑,把话题引开,道:“陈兄弟好生养伤,咱们怒蛟岛虽不是九大门派之一,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欺负的。等到大小姐与归一宗的少宗主拜了堂,成了亲,既然九大门派也要给咱们三分面子。瞧见那面怒蛟旗了吧,这可是咱们岛主的象征,见旗如见人。

    九大门派的弟子遇到咱们,也不敢轻慢。”

    说的好牛逼,只凭一面旗帜,就能走遍天涯,万邪辟易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,道:“岛主好威风,修为一定不比九大门派的掌门差了。”

    胡三通正沉浸于自傲之中,没有注意陈铮话中的破绽,嘿嘿一笑,低声道:“九大门派的掌门都是雷劫境的宗师,咱们岛主与之相比,还差了一些火候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宗师境,一步一天地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“

    陈铮第二次听到关于阴神境的划分,方冕自称火劫阴神,又从胡三通口听到雷劫境。想到晋升阴神境之前,欲渡风火雷三劫,陈铮不由生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方世界的阴神境与大离不同吗?”

    什么火劫境宗师,雷劫境宗师,阴神境不是只有九重吗?

    骤然之间,想到刚才的心血来潮,陈铮心中猛地一震:“难道这就是原因?这个世界竟然可以避免阴神境九重劫难,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