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噗哧!”

    刀入皮肉,清晰入耳,即使隔了三四丈外的其他黑衣人都听的真真切切。刀光映照下,一串血珠子飞窜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手捂向喉咙,发出“嗬嗬……”的呜咽声,一手指向同伴,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同伴的袖手旁观,让他无法相信。要知道,他们共事的时间,最短的也有一年以上。一同杀人,一同修行,甚至连嫖C也是一起。

    这样的关系,在人们眼里,无异是过命的交情。

    如今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在他与敌人搏杀时,这些外人眼中过命交情的袍泽,选择了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正如陈铮面对方冕,即使对方受伤,他依然不是对手。拼了重伤,也没有伤到方冕一根毫毛。先天九层的修为,在陈铮眼里就于他之于方冕。

    虽然受了重伤,又在黑衣人的围攻中,数度受创,但他骤然反击,一名先天九层的高手大意之下,没有任何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一记指刀斩断对方的眉骨,反手一刀割破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陈铮双眸之中,血光盈盈,腾起一层血雾,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退到数丈外的黑衣人,突然转身化作一道阴影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死了吗?”

    直到陈铮的身影消失不见,剩下的几名黑衣人互相对视一眼,其中一人突然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“许神将会不会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随着一位黑衣人出声,气氛骤然之间变的沉闷起来。众人相互对视,眼中露出担扰之色。这真是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也逃吧?”

    “往哪逃?”

    众人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魔神宫三十年沉寂,一朝出世,卷动风云。

    青螺宫不是第一个被灭门的正道宗派,今夜还有另一家宗派被袭击。随着正道势微,魔神宫大势已成,天地之大,根本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铮夺路奔逃,直到东方微亮,骤然间眼前一黑,扑嗵一声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远处,一队人马徐徐而来。十名武士腰间绑了一条红色丝绸,骑着高头大马在前方开路。身后是一支锁纳队,睡眼朦胧,一副刚睡醒的样子,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一顶绣着金凤的红轿子,由八名壮汉抬扶着,上下起伏,左右轻晃。轿子旁边跟着一名四十来岁的男子,头戴一顶员外帽,胖乎乎的手中拿着一方巾帕,不时擦着脸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轿子后面,是一队二十名武士组成的护卫队,持刀挎剑。刀柄与剑柄上挂着红色的流苏,冲淡了他们身上的戾气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送亲队伍,披红挂彩。满面风尘,显然不是刚刚出门。

    突然间,前面开路的骑士的声音传到后面:“吁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翻身下马,手按刀柄,缓缓向前。距离他不远处,有人躺在地上。走的近了,终于看清楚是一名年青人,浑身鲜血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探测一下对方的鼻息,顿时心中一定:“还有气!”

    随之,心神一松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此喜庆的日子,若真是遇到一个死人,该是何等的晦气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!”这名骑士扭头朝队伍喊道。

    “晦气!”

    为首的骑士脸色微微一沉,掉转马头,走向红轿。

    “温总管,前面有个人重伤晕迷,挡住咱们的路。”

    温总管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,因为肥胖而越发小的眼睛中,闪过一道精明的光芒,对骑士问道:“看清楚是什么来路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从穿着上看不像普通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温总管惊咦一声,突然大声喊道:“停轿!”

    轿子落地,一道银铃般,如同黄鹂鸣叫的声音从轿中传出:“温叔,怎么落轿了?”

    温总管连忙说道:“前面出了点状况,马上就能处理好!”

    “我听着是有人受伤晕倒在路上了,若不是个恶徒,就带他一程吧!”轿中人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温总管有些犹豫起来,荒效野外中像这种重伤晕迷的人并不少见。要么遇到强盗土匪,要么遭遇仇杀,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当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,最重要的就是少管闲事。

    岂不闻:“是非只为多开口,烦恼皆因强出头”,这世上需要帮助的人多了去了,若是人人都帮,神仙也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在说,谁知道对方是不是白眼狼?

    这年头帮人之后被反咬一口的事情,数都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就当是喜上加喜了!”听到听到温总管的回应,轿中人便自做主说道。

    确实不能坐视不管,也不为了造七级浮屠,而是不帮不合适。

    大红的轿子经过,遇到一个重伤垂死的人,视而不见,太不吉利!

    对方若有怨气,一口气咽不下去,变成厉鬼跟着怎么办?晦气!!

    “罢了,把他扶上马!”

    温总管挥了挥手帕,又擦起了额头的汗水。抬头看了一眼太阳,心中骂了一句晦气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天气,还没到巳时,就要把人热死了!”

    几名骑士把晕倒路边的青年扶到一匹马上,队伍再次启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铮是被剧烈的颠簸惊醒的,那种颠得全身骨头都要散架,尤其是他身上有伤,牵动了伤口,疼痛感直接将他从晕迷中刺激醒来。

    挣扎地睁开眼睛,入眼是一队精悍的武士,再前方有一顶大红的轿子。摇摇晃晃,看的人直犯晕。

    陈铮手指轻轻触身下,颠簸起伏的源头竟是一匹马儿。此刻,他正脸朝地,爬在马背上,难怪晕晕噩噩中感受到剧烈的颠簸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微微闪动,回忆起失去意识前的画面。当初他与魔神宫的方冕交手,重伤败逃,又被十几名黑衣人围攻,最终突围而出,力飞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大概的经过应该是这样,如今看来,自己是被人救了。

    陈铮有些愣神,目光在周围扫了扫,一片旷野,一支不是送亲还是迎亲的队伍。再打量自身,破碎的衣衫被人换下,现在穿着的粗布衣衫。

    望着身上的装束,陈铮呆了一会儿,伸手摸向腰间,没有泣血刀,心中猛地一跳,就要挣扎起来,忽然看到马的腹部挂着一口刀,就在自己的胸前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是遇上了好人,没有贪图自己的宝刀而杀人灭口。陈铮微微放心,至少在这支队伍未到达目的地前,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现在伤势有点严重,体内的夺命剑意依然在消磨着他的气血,可以清晰的感应到,自己的生机正不断流失。若不能尽快驱逐这道剑意,不等他伤势痊愈就要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挣扎翻身时,一名骑士追上来,咧嘴一笑,道“小兄弟,你可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陈铮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身上,这是一名健硕的大汉,身上充满了爆炸的力量。虽然身受重伤,气血与真气亏空,但他的眼界还在,一眼就看出此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先天三层的修为,粗大的关节,青筋暴突,显然是一名精修外门功法的武者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,这般修为的武者,竟只是一名普通的骑士,看来这支队伍的来历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经过青山城的路边发现了你,小姐不忍心,就把你救了起来。好家伙,你可真能睡,我们都以为你活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嗓子沙哑的说道:“多谢兄台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“你刚醒来,不要多说话。我去禀告温总管,顺利给你带些食水。”这名骑士说罢,追向前面的大红轿子。

    陈铮是在队伍的最后头,正好轮到刚才的骑士照看他。

    看着这名骑士纵马前行,追上大红轿子,然后翻身下马,与一名肥胖的男子说着话,陈铮暗猜:“这人怕就是温总管了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温总管随着骑士转身,朝陈铮走来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醒了,在下怒蛟岛温兆化,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自己是怒蛟岛的浪翻云,我还叫温仑呢!”

    陈铮“噗哧”一声笑出声,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失态,连忙崩紧了脸,看着一脸尴尬的温兆化,连忙道谦:“马儿太颠簸,触到我的痒穴了!”

    温总管满头黑线,暗中“呵呵”一声,“你真牛逼,爬在马背上竟然颠到了痒穴。”

    温总管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身边的骑士吩咐道:“把小兄弟扶正了,小心把伤口颠裂了。”

    MMP,这是在咒我呢。

    这厮胖胖的样子,好像一尊弥勒佛,没想到却是一个笑面虎。

    陈铮挣扎着爬起来,翻身坐到了马背上。一手支撑在马背上,一手扶胸,微微欠身,对温总管说道:“在下陈铮,多谢温总管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温总管还在恼他刚才失礼一笑,轻哼了一声,道:“是我家小姐救的你,不用谢我。也是你的运气,命不该绝,恰好遇到咱们。

    荒效野外,时有野兽出没,若非咱们小姐心好,你恐怕早就成了一堆白骨了。”

    死胖子心眼真小,不就是笑了一下而已,至于这么记仇吗?

    该是两人八字不合,几句话就天给聊死了,场面一度陷入尴尬之中。

    还是胖子身边的骑士心地最好,急时打破了僵局,取出一只水囊递给陈铮,道:“陈兄弟喝口水润润嗓子,咱们的干粮只剩下牛肉干了,你若不嫌硬,先垫垫肚子。”

    陈铮道了一声谢,接过水囊与牛肉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