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色剑光,挟着凌厉的锋芒冲入血浪之中,剑气爆炸,无数细碎的剑气游离,绞杀着血浪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血浪崩溃,劲气反卷,突然一声闷哼,陈铮倒飞出三四丈外,喷出一口鲜血。胸前的衣襟被剑气绞碎,横七竖八的伤口,鲜血涌流,瞬间就把衣衫染成血红色。

    方冕双指在剑身上一抹,一串血珠飞落,目谢冷光:“能接下我三剑而不死,是个可造之人。可惜,方冕最喜欢做的就是扼杀人才。”

    陈铮食中两指并扰,连点胸前数处要穴,止往血流。双眸腾起一层血雾,冷笑一声:“话不要说的太满,你若未受伤,陈某引颈就戳亦无怨言。只是你的伤势还能压制住吗?”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方冕冷哂一声,目中暴出一团寒光,冷冷说道:“井底之蛙,你永远不会明白惹怒一位火劫阴神的后果,将有多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火劫阴神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震,他只知阴神有九重境,火劫阴神又是什么鬼?

    是渡过火劫的阴神吗?

    滋!!

    剑光暴射,一道剑气劈来,陈铮连忙收敛杂念,向后一跃,差之毫厘的避过方冕的剑气,泣血刀斩出,血光闪烁,反击向方冕。

    诚如陈铮所言,方冕若是没有受伤,他有多远就跑多远。而如今方冕身受内伤,与他厮杀时还要分出一半的精力压制内伤,十层的实力只能发挥出四五成。千载难逢的机会,若连一战之心都没有,干脆回家抱孩子得了。

    再没有以一位受伤的阴神境作为磨刀石更合适了,若是这一战能全身而退,对陈铮而言,绝对是一笔丰厚的资粮。借此一窥阴神境的玄奥,对陈铮接下来的修行将是一个极大的参照。

    两道朦胧的人影闪动腾挪,残影连成一片,让人目不暇接。由于速度太快,残影滞留于空中久久不散,让人难以分辨虚实。

    陈铮的鬼影无踪,鬼神莫测,虚实难辩,身形一动,十几道影子重重叠叠,乍分乍合。方冕的身法同样不俗,奇诡绝伦,直接速度隐隐压制了陈铮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,劲气爆裂,十丈之内化为不可逾越的雷池,一旦有人踏入其内,顷刻之间会招来灭顶之灾,被刀气、剑气撕的粉碎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道响亮的颤鸣悠悠响起,传荡开来,经久不绝,残留空中的残影犹如风中烟火,片片消散。

    “痛快,尊驾的剑法当真不俗,令陈某大开眼界!”陈铮持刀而立,长笑出声,笑到一半,突然剧咳起来,一股鲜血吐出,脸色变的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一番激战下来,固然是酣畅淋漓。付出的代价也不上,阴神境宗师的剑法绝不好接,即使是一位受伤的阴神境。一招一式,剑意圆润,劲力凝练如一,滴水不露。每一击,都让陈铮气血震荡,把持不住劲力,真气反噬冲撞内腑。

    方冕眸中寒芒闪烁,幽幽说道:“以先天九层的修为硬接方某四剑,阁下足以自傲。只是不知你还能接下几剑?

    缚手就擒,方某看你是个可造之才的分上,可以引荐你入我魔神宫。”

    “陈某自由自在惯了,不习惯给人做狗。”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想要自由就死好了!”

    一身武功亦可谓是鬼神莫测,实乃我生平所遇之最强劲敌,无怪乎能击败‘龙凤双环’官金虹,闯下偌大名声。”

    方冕脸色猛地一沉,缓缓提起剑来,剑芒熠熠生辉,似有无形的冷电激荡,下一刻,方冕的身子消失了。

    剑气如霜,如水波般扩散开来,划破长空,冰冷的杀气让人通体生寒。好像无穷无尽的剑刺入骨骼之中,凌厉锋芒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一股心悸之感涌来,陈铮的心不由的提了起来,他已然看出这是决生死的一招。面对这剑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连忙催动真气,凝如实质的罡气护住身体。

    一道阴风吹来,阴气缭绕,血光乍现,刀与剑交织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越是杀气充盈,越是平淡内敛。没有呼啸的劲气,没有破碎虚空的威势,剑光如水,荡漾着杀气。刀光如血,阴风袭袭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间,平地生起一道风卷,银河淹没了血光,流华飞逝,两道人影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朦朦月色,悠悠风声,一道人影背月而立,长剑遥指对方,剑芒吞吐,气机如大海,汹涌而至。

    另一道人影喷血后退,一手捂着胸口,脸色苍白,冷汗从额头滴下,身体踉跄。不等被对方的气机锁定,突然惨笑一声:“今日一剑,他日十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说音未落,身体变成淡淡的影子,融入夜色之中,瞬间掠向山下。

    “想逃?”

    方冕冷哼一声,长剑向前一挥,斩破空间,直接劈向陈铮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剑气入体,陈铮的身体一滞,喷出一口鲜血,加速逃到山下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魔神宫的弟子厉吼一声,十几道人影飞掠山下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方冕默默收回长剑,轻声叹道:“可惜,中了我的夺命剑气,既然逃走又如何!”

    他的夺命剑意最擅消磨生机,不说陈铮受了伤,就算没有受伤,一旦被夺命剑气入体,也等于丢掉了半条命,最后是生是死,就看个人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曾经有一位稍逊于方冕的高手,中了他的夺命剑意,耗费十年工夫疗伤,最终还是被夺命剑意消磨了生机,绝望而死。

    正是对自己的夺命剑意信心十足,他才任由陈铮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。区区先天九层的修为,又受了重创,就算他有通天之术,绝然活不过半年。

    对于魔神宫的弟子追杀对方,方冕也不阻止。

    回身看向一片废墟的青螺宫,方冕忽然剧咳起来。看着手掌的一缕鲜血,方冕眼中暴出一团寒光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青螺老鬼,都要死了还能重伤方某!”

    方冕的内伤,远不如他表现的那么轻淡。内腑如针刺般,若是陈铮不顾生死的拼命,转身逃跑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要找个地方赶紧疗伤,拖久了怕是要影响根基。”

    方冕身体猛地一闪,从原地消失,准备寻一个隐蔽之处疗伤。

    再说陈铮,中了方冕一剑,一股凌厉,充满死气的剑意在体内肆虐,不断消磨着他的气血。

    刚逃出二十里,陈铮气喘吁吁,浑身乏力,力气都被抽掉了一般,浑身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,陈铮脸色大变,不顾伤及武道根基,强行催动气血,认准一个方向死命的奔逃而去。

    夜空中,十几名黑衣人疾弛而来,站在陈铮停留过的地方,紧起收眉头。没想一个垂死之人,竟然一口气奔逃出二十里。

    “追还是不追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黑衣人问道。

    若是擒了此人,必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这些黑衣人都是魔神宫的精锐弟子,每一个人都修为都不下于先天七层,为首的一人甚至是先天九层。身经百战,心思细腻。早在陈铮逃走,方冕无动于衷,就看出一点苗头。

    方冕不是不想追,而是心有余力不足。

    “追!对方中了方神将的夺命剑气,绝对支撑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修为最高的黑衣人表了态,其余人都没有意见,朝着陈铮逃走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东方的启明星,闪耀夜空,天之尽头出现一道鱼肚白。

    天快亮了!

    陈铮已经听到身后的破空声,魔神宫的弟子越追越紧,而他有些力竭了。体内的夺命剑意不断消磨着他的精力,再逃下去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逃无可逃,不如拼死一击,或许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陈铮忽然停止逃奔,手握泣血刀,默默运转白骨阴风诀,凝聚气血,准备奋力一拼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衣袂连连,破空声响,陈铮骤然拔刀,迎向黑衣人。刀光如练,弹指之间连杀数人。一干魔神宫的高手面面相觑,神色阴晴不定,竟有些被骇住了。

    “此贼已是强橹之末,杀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魔神宫的高手热血上涌,怒吼咆哮着朝陈铮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挥刀,刀光连斩,衣袖扬起,左手五指微微合拢,凌厉的爪指划破空气,笼罩在其中一人的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劲力吞吐,破颅穿脑,陈铮反手为掌,将对方拍飞出去。

    当!!

    泣血刀被架住,一抹寒芒袭来,陈铮脸色微变,连忙抽身后退。胸口突然传来一道火辣辣疼痛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凌厉的剑气渗入皮肤,陈铮猛吸一口气,真气涌动,包裹住这道剑气,排出体外。

    哧!!

    劲气喷发,直接射入对面的黑衣人的面门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一道呼啸的掌劲排空而来,击中陈铮的后背,把他打的飞起。

    浑雄的掌劲轰碎了陈铮的护体罡衣,透体而入,气血震荡,筋脉纠结,陈铮的脸色猛地变的陀红一片。

    一股热流逆冲而上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阴狠的血光,强行压下这股热流。扭腰沉胯,挥手一刀,刀光垂落,在身前布布一层刀网。

    左手骈指,一抹淡淡的红光,由上而下,划向袭来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此人实力最强,先天九层的修为,一掌就破碎了自己的罡衣。若不能斩杀獠,休想生离此地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蕴含着陈铮全部真气的指刀,在空气中留下一道血色印痕,划过黑衣人的眉间。对方闷哼一声,应声后退,鲜血覆面,厉声惨嚎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,给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其余黑衣人互视一眼,竟然齐齐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内讧?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真是愚蠢如猪,这个时候发生内讧。机不可失,泣血刀环绕半周,血光乍显而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