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五,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宫殿中接二连三飞出三道人影,其中两道直接掠下山,追向逃走的人影。另一人飞到方冕身边,声如金铁裂石。

    “心脉被震伤,还死不了。”方冕面如白纸,吐出一口鲜血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死,我去追青螺老鬼。”这人丢下一句话,化作一道流光,瞬间飞掠下山。

    藏身在石碑后的陈铮,目光紧缩,暗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不论是方冕,还是战死的飞天神猴与青翼蝙蝠,都是步入宗师境的绝顶绝手。最后逃出的青螺老祖,更是让陈铮心神震骇,气机如深渊。一声厉吼,差点震散了他的真气。

    之后,接连飞出三道人影,每一个都是资深的老牌宗师,吓的陈铮一动不敢动弹,全力收剑气息,运转蛰龙功,紧紧贴着石碑,与石碑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直到三道人影飞掠山下,觉甸甸的压力瞬间消散,陈铮暗自松了一口气,才发现自己被吓的浑身是汗。

    “谁?滚出来!”

    骤然间,一声冷喝,一道凌厉的剑气轰向石碑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随之大变,暗叫一声不好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难看之极,没想到他的气机稍一泄露,就被方冕发现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石碑碎裂,剑光气势不竭,直接斩向陈铮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飞掠而起,陈铮运转鬼影无踪身法,险之又险的避开杀来的剑光。挥袖震散飞溅的碎石,一步踏出,出现在广场中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喝响彻:“是青螺宫的余孽,大家一起动手!”

    声音未落,十余名魔神宫的弟子围扰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微缩,这些魔神宫的弟子,修为精深,个个都有先天七层以上的修为。这样的人物,放在大离世界无一不是坐镇一方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不等陈铮反应,这些人杀招齐施。霎时间,气劲遍布虚空,凛冽杀机如天河倒泄,向着陈铮当头罩下。

    招式诡异阴森,霸道酷烈。陈铮双眼一凝,心中暗惊。连忙催动真气,气运百脉,滚滚真气凝作罡气,披以身上。

    陈铮长啸一声,身如游龙腾空,一爪抓出,爪劲还未临身,滚滚罡气已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劲气爆炸,方才还大叫不止的魔神宫弟子,双目凸突,满脸震怖。阴森凌厉的爪劲,以摧枯拉朽之势冲散了他的护体罡衣,源源不断的侵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此人半边身躯被生生撕裂,鲜血飞溅,化作猩红血雾。惨烈一幕让一众魔神宫的高手心神巨震,攻势顿受影响,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陈铮乘势攻伐,身影游离,如鬼如魅。所过之处,一片惨嚎,十来名修为至少在先天七层的高手,好似婴儿般,毫无抵抗力的被陈铮击杀。

    一股清风吹过,血腥味浓而不散。

    陈铮衣角烈烈作响,如神如魔,双手十指,一缕缕血液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阵鼓掌声响起,方冕嘿嘿冷笑着,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好修为,好功夫。”

    看到方冕走来,陈铮目光猛地一缩,一股如渊般的气机排山倒海般涌过来。方冕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,手提长剑,一步一步的逼近陈铮。

    “是以秘术压住了伤势吧?”

    陈铮目光闪烁,深吸一口气,催动白骨阴风诀,罡气遍布全身,右手按在泣血刀的刀柄上。

    阴神境宗师,即使受了伤,依然非同小可。陈铮不敢有丝毫大意,心神沉凝,与天地相融。灵光普照周身,一丈之内,事无俱细,尽皆映入于心田。

    清风如丝,尘埃落地。月光如梦如雾,清凉的气息丝丝缕缕被他接引而下,渗入体内,被神阴吸收。

    突然间,气温下降,月光照映下的阴气,如灰白云雾,环绕在陈铮的身边。

    锵!!

    一抹血光乍起,泣血刀通灵般,感应到陈铮的战意,颤动起来,发出“嗡嗡”鸣响。

    满地的尸体,空气中化不开的血腥味儿,方冕持剑而立,目光冰冷,凝视着眼前陌生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突然,方冕嘴角倾斜,冷诮一笑,阴森恐怖的声音中透出冰冷的杀意:“好久没有人敢对我拔刀了!”

    陈铮挑了挑眉,淡淡说道:“我不是第一个,也不最后一个。”

    方冕嘿嘿笑了起来,幽幽说道:“勇气可嘉,只是修为稍差。很多话我说可以,你说就是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紧了紧手中的刀柄,语气绝决:“我的修为已至桎梏,阁下一代高手,请不吝指点。”

    刹那之间,陈铮手的泣血刀宛如一轮血月,化作一道血河撕裂苍茫夜色,破空斩来。

    冷冽的刀光,妖艳,至阴至寒,倒映着高空的月光,散发着一种凄惨的美感。

    刀光之中蕴含着灭绝万物生机,阴森至邪的肃杀刀意。修长的刀锋,丝丝缕缕的刀气透体而出,阴冷,肃杀。

    这一刀,不仅有着惊心动魄的凄惨美感,更是穷尽刀法之变化,气机如浊浪排空,叫人避无可避,躲无可躲。

    尤为可怕的是,一股幽深、浩瀚的气息暗藏在刀意之中,好似有一尊神魔的暗中窥视,叫方冕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好俊的刀法!”

    方冕一声冷喝,剑身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芒,这一剑比陈铮的刀法更加美丽,如不夜空中的烟花,却暗藏着滔天的杀意。

    就连清贵的银月,也羞愧于剑光的璀璨,躲到云朵的后面。

    月华好似被剑光吞噬,一方黑洞凝于剑尖,散发着危险。惊悸的气息。剑光如水,荡漾弥散。

    血色妖艳的刀光,璨如烟花的剑光,卷动着无形之气,激烈碰撞着。一时间,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,响彻虚空。

    刀剑铮鸣,如环佩相叩,玉石交击。

    方冕的脸色忽然变了,无往而不利的夺命九式,竟然被一名先天九层的人挡住了。

    刀与剑,一触即分,转眼又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夜色幽幽,月光清冷。

    刀光,剑影,徘徊回荡。尖厉的啸声,斩破空气,愈演愈烈;劲气激荡,如波纹涟漪般炸开。

    妖艳如血的刀光,纵横交错,一挂血河悬空,倾泄如瀑;阴风怒嚎,杀气冲霄,一道血浪拍打在空气中,轰鸣而下。

    银瓶乍破水浆破,璨如烟花的剑光,分化万千,杀气凛冽寒风,掺杂在细碎的剑气之中,直接冲入血浪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