漆黑如墨的夜空,一轮明月,凄清皎洁,霜白的月华自九天倾泻洒下,给空旷的山谷披了一层淡薄银纱。骤然之间,月光凝聚,投射到山谷中,一团白玉皎洁的光气沸腾着,扭曲变形,不断拉伸,然后化作一座门户。

    流光溢彩,无数的符文像是蝌蚪在门户上游动着。忽然间,天地一明一暗,从门户中走出一位年青人。年青人腰上挎着一口刀,青衣芒鞋,刚从门户中走出猛地皱起了眉头,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抬头看了一眼皎洁的明月,转向看向山谷外。

    一条山路,蜿蜒曲折,在月光的照耀下,一具具尸体躺在地,鲜血顺着山道如小河般流淌。浓郁的血腥味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激烈的厮杀声,打斗声不断响起,声音的源头就在谷外的山路石道之上。借着月光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座大殿,殿前无数人影闪动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闪烁着血光,突然身形一闪,冲出谷外,朝着山道上急弛攀上。

    山道并不长,却被尸体铺满,密密麻麻,好似人间地狱。鲜血沿着山道流出,方圆十里之内,都能清晰的闻到。

    陈铮化作一道阴影,攀上山道,隐身于一座石碑之后。眼前是一座青石广场,如今俨然变成了修罗杀场。

    熊熊火光映照下,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,鲜血把青石染成红色。难以想象究竟是何等程度的厮杀才能造成这般惨状。

    呼呼……

    山顶青石广场,急促的风声响起,火光炸裂,风助火势,半空中三道人影拖着长长的焰尾,疾如流星般的落在地面上,凄厉的惨嚎声响彻虚空。

    看到三位同门凄惨的死状,一位高瘦老者目眦欲裂,眼角流出一缕鲜血,恨意欲狂地叫道:“方冕,今夜月缺难圆,我青螺宫即使举派覆灭,也要从你们这些魔头身上咬下一块肉来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不同寻常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,方冕眉头一动,听出是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。就看到一个蓝衣汉子飞身扑下,双手握着一对弯刀,锐气勃发,含而不吐,化作一片寒光幽斩落,要将方冕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“青螺谷的飞天神猴,既然飞上了天,方某在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方冕嘿嘿冷笑一声,眸射出寒光厉芒,双手往轻轻一挥,召来一道团火光。火光飞到半空中,倏忽之间化作一条火龙,轰向飞天神猴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漫天火光,飞天神猴脸色猛地一变,翻身一跃,向后飞退。

    “躲的了吗?”

    方冕冷喝一声,拔地而起,一脚踏在火龙头顶上,如火中神魔,伸手一指,一道剑光飞泻而下,剑气激荡,匹练横空,卷起一道火焰轰在飞天神猴的身上。剑光分尸,飞天神猴化作块块焦尸散落地面。

    “青螺宫飞天神猴,青翼蝙蝠,向来成双成对,飞天神猴即死,青翼蝙蝠怎能独自苟活。”

    方冕衣袖舞动,挥散脚下火龙,飘然落在地上,手中长剑指着一名枯瘦的老者,嘿嘿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青翼蝙蝠咬牙切齿,枯瘦的面容扭曲着,狰狞如厉鬼。双目透出仇深似海的恨意,闪烁着冷冽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方冕,今夜鱼死网破,老夫与你拼了!”

    一声悲凄的厉吼声,青翼蝙蝠腾身而起,两胁下激射出一片寒光,竟是十几口利剑形所的翅膀。在半空中滑翔,剑翅如蝠翼,发出蒙蒙的青光。

    方冕面不改色,轻若无物般飘了起来,恍若被风吹走了一般,穿过青翼蝙蝠的剑翅掠杀,手腕一抖,剑尖倏然上扬,刺向青翼蝙蝠的心脏。

    青翼蝙蝠真如蝙蝠一般,反应敏锐,身如鸿羽,随风飞掠,脚尖轻轻点在方冕的剑尖上。

    这足以洞穿金石的一剑,还没来的及刺穿青翼蝙蝠的脚尖,就被他轻轻掠过头顶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八大神将,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青翼蝙蝠居高临下,看到方冕一击没有奈何自己,信心大增。身在半空,剑翅轻轻一拍,盘旋半周,向着方冕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青蒙的剑光,形成一团凌厉的光影,杀气腾腾,拦腰斩向方冕。

    方冕面无表情,凌空挪移,旋身飞转,毫厘之差避开了剑翅的掠杀。蓦然一声长喝,积累已久的杀意,彻底爆发,

    一剑横空,漫天剑气顿生,凝而不散,化作勾魂夺命的使者,飞袭杀来。剑光横断天空,发出摄人心魄的尖啸声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夺命九式剑法!”

    青翼蝙蝠的脸色猛地大变,眼中暴出骇然之色,没想到这门名震天下的魔剑再次出世。

    奈命剑法,共有九式,每一式都九个变化,可演化为九九八十一记杀招。变化繁复,非天资上佳之士不能习练。

    据说,这门剑法变化越少,威力越强。若能使的八十一杀招合为一式,屠神灭佛,斩魂夺魄,天下无人可抵。

    方冕长剑闪烁,忽然一道明亮的剑光爆发,不偏不倚,直接刺入青翼蝙蝠两肋剑翅的根部。凌厉的剑气,混杂着滔滔杀气,破开皮肤,侵入体内,瞬间把青翼蝙蝠的剑翅斩落。

    剑翅斩落,青翼蝙蝠失去平衡,从半空中倒落。突然一道幽暗,凌厉的剑光斜斜刺来,在青翼蝙蝠惊恐的目光下,刺入他的脖颈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血管爆裂,一股血箭喷射而出,洒落地面。

    青翼蝙蝠眼珠子暴突,如一双死鱼的睛眼,阴毒的看着方冕,一动不动,竟然早就气绝身亡了。

    青螺宫,正道九大宗派之一。飞天神猴与青翼蝙蝠,更是名震天下三十年的绝顶高手,死的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青石广场中,残存的青螺宫的弟子们缩在一起,惊惧的望着方冕。

    方冕环目四周,青螺宫的高手死的死,伤的伤,余下的俱都被吓破了胆子,缩在一起,一动不敢动弹,好似等待着他的审判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,几十名身着黑衣的魔神宫弟子冲上来,切菜砍瓜般,把青螺宫仅剩的弟子们,斩尽杀绝。

    杀绝青螺宫弟子,方冕正要迈入宫殿,突然一声大吼,一道身影冲破宫殿飞入广场中。

    “想逃?”

    方冕眼中闪过一道厉色,手中长剑猛地一挥,凌厉的杀气迎向飞来的人影。浓烈的杀气,明亮的剑光,如一道匹练袭卷过去。

    “滚开!!”

    这人一声厉喝,吼声如雷,凭空炸响,如浪潮般滚滚压来。直接冲散了方冕的剑光,反手一掌拍在方冕的胸口。

    掌势浩瀚如海,刚猛如雷。方冕眼睛猛地一缩,只觉心脏好似被一只无形大手狠狠握住,呼吸艰涩困难,几近窒息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方冕一口鲜血喷出,身体被轰飞。眼前一道人影闪过,这人已然向着山下飞掠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