启德十六年五月,渔阳候起兵马十万南下,与平安郡袁氏在长留县大战,袁灵遇刺身亡,从而葬送了袁氏五万精兵。

    渔阳水军乘夜袭营,袁氏水军又败。陈铮挟大胜之势,取两河县,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兵南下,兵围泾阳城。袁氏反应不及,困于围城。

    此时,滦河剑派乘机发难,挟十数城池投向渔阳候陈铮,平安郡豪门世族观望,坐看袁氏覆灭。

    围城十日,泾阳城破,袁氏俱亡,六百家业为陈铮所夺。

    从袁灵北上,过大河兵逼长留县,到袁氏覆亡,前后不过二十余天。这一场战争,用时之短,渔阳军兵锋之盛,超乎世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原以为陈铮打下平安郡,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时间,甚至与袁氏形成拉锯战,两败俱伤。结果却是陈铮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成了平安郡的主人。

    在这一场战争中,滦河剑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,其突然间的倒戈震慑住了平安郡各大豪门世族,使其不敢轻举妄动,做了壁上观,使陈铮能够直捣黄龙。

    酀州九郡,陈铮据其二,无论渔阳郡还是平安郡,都属于上郡。人口众多,土田肥沃,据大河之利,虎视南北东西。

    拥有两郡之地的陈铮,威震酀州,除河东张氏,已然成了酀州事实上的主人。

    由此,陈铮的名声传遍大离皇朝。尤其是陈铮展现出的修为,令蠢蠢欲动的幽州和青州,不得不放下觊觎之心,重兵把守边界,生怕陈铮一个时头脑发热,挥兵南下。

    六月下旬,黄百韬率水军三万沿河南下,占领青幽酀三州交界地,黄芦洲,南凌青州,东窥幽州当阳关。至此,平安郡再无隐忧。

    此后,陈铮休兵止戈,准备在一段时间内修养生息,消化战果。这一战用时虽短,但钱粮损耗极大,士卒折损也不少。尤其是与袁灵在长留之战,折损一万精兵。长途南下,士兵疲乏,短期内已经无力征战。

    这让青州与幽州的当阳候放心不少,赶紧利用这段时间修武整军,防备陈铮南下。

    其实,陈铮也无力南下。酀州九郡,他只得其二。虽与河东张氏有约定,以大河为界,平分酀州,但河西之地,也有五郡之地。

    高通郡不足为虑,史氏底蕴浅薄,若非与费无忌有三年之约,他可一战而下。最为难的是凉山郡与涂岭郡,从名字就能看出,这二郡多山多岭。

    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有失偏颇,但山民彪悍,羁傲不逊,野心难训是真正没错的。陈铮麾下兵马精锐,却不善山地之战。加之二郡山路难行,地形复杂,想要征服两地,必须耗费极大的精力。

    而让人难堪的是,二郡穷困,耗费无数钱粮征伐后,不仅不能成为陈铮的助力,甚至还需他进行补贴。

    所以,陈铮的方略是,先南后北,然后再东征。平安郡已下,不论北上还是东征,都是三年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与费无忌一战,若是败北,陈铮的一切都将化作流水,为他人作嫁衣。而若取胜,高通郡不战而得,经过三年积蕴,东征亦可一战而定。

    正因为高通、凉山、涂岭三郡不给力,陈铮据有渔阳、平安二郡后,才被称为酀州之主。

    平安郡已下,沈玉、白世镜掌内政,单信与吕轻候掌兵事,陈铮无事一身轻,得以大部分的时间用来修炼武道。

    “渔阳军短期之内无力南下,北上之路又与费无忌有三年之约。可以趁着这个空窗期种田练兵,我也可以乘机积累底蕴,为渡风火雷三劫做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手下有四五十万兵马,还有二十万水卒,这样的兵力连守成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泾阳城,奇石园。

    这本是平安郡某家豪族的别院,听闻陈铮暂居泾阳,就送给陈铮做为落脚地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泾阳城最好的庄院莫过于袁氏。可惜一战之后,袁氏祖祇化作瓦砾,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堂堂的渔阳候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,说出去难免让人觉的平安郡的豪门世家不懂做人,于陈铮面子上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奇石园,顾名思义是一座奇石园林。各种奇石布置的奇景,为酀州一绝。园内怪石嶙峋,曲径通幽,假山爆布,于方寸之间呈现出山川之峻。

    水帘山,奇石园一景;这是一座假山,高二十丈,一道银白的瀑布从山顶垂落,就像一道水帘,故名水帘山。

    水帘山前,有一幢别墅,秀珍脱俗,淡雅幽静,陈铮只看一眼就喜欢的不得了,直接把这里辟为自己的居所。

    清晨,旭日东升,水帘山的瀑布垂落而下,水汽升腾,淡淡的紫烟笼罩着别墅,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入定中的陈铮,突然睁开眼睛,微微叹息一声:“一月潜修,修为毫无进步。不度风火雷三劫,怕是修为止步于此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激发白玉门,穿梭到下一个世界去碰碰运气?”

    平安郡初定,陈铮把大部分琐事全部交给了沈玉,无事一身轻的陈铮,躲在奇石园里潜修。只是一月不得寸进,让他突然产生穿梭到下一个世界的念头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道:“对我而言,占据酀州只为获取这方世界的天运,以作为我修行的资粮。若能一心投入到争霸的游戏之中,实乃舍本逐末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一个存在着神魔伟力的世界,伟人归于自身。当个人的实力达神魔之境,念动之间,天地反复,世界变幻。

    区区的一地之主,甚至是一国之君,在神魔眼里,也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今世界,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隐于幕后,挑拨众生,改朝换代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要立足于世,不被玩弄,只有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。其他一切都是旁枝末节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念动之间,陈铮沟通白玉门,以先天白骨真气作为能量,直接开启一道门户。

    白玉般的光芒,凝聚成一道门户,玉符游离如流光浮动;神秘,深邃,幽远,不可测度。陈铮灵觉感应中,一股浩瀚、庄严,至阴至邪却又神圣无比的气机,从拂远之处而来,透过白玉门户,发出一股庞大的吸摄力。

    不等被吸入门户,陈铮猛地站起身,一步迈出,进入门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