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候爷,卑职调配出一种新的金属,以此铸重造神兵,成功率可以提高三成。**shu05.com更新快**”一股燥热的气息扑过来,宋怀家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陈铮对铸造神兵的成功率不感兴趣,他把宋怀祖调到泾阳城是为了修复泣血刀。

    所以,直接无视了宋怀祖满怀希翼的目光,伸手一拍腰间的空间袋,一道乌光冲出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刀身出鞘,血光流盈,一柄细长三指宽的修长血刀出现在陈铮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噫?”

    宋怀祖目光被泣血刀吸引,发出一声惊噫,眉头紧皱,对着泣血刀端详片刻,对陈铮说道:“此刀可否让卑职一观?”

    陈铮把刀递给宋怀祖。

    宋怀祖接过刀,仔细端详良久,曲指在刀身上一弹,“嗡……”泣血刀发出一声轻脆的颤鸣声,血槽里血光流动,给人一种死寂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刀,可惜灵性已失。”

    宋怀祖把泣血刀还给陈铮,惋惜地摇着头叹道:“每一口神兵都是独一无二的,神兵失了灵性,相当于人丢了魂魄。”

    “人丢了魂魄不就等于死了吗?”陈铮心中暗忖,连忙问道:“还能恢复吗?”

    “难,难,难!”

    宋怀祖连道三个难字,摇头晃脑的说道:“复其灵性,不如回炉重铸。”

    陈铮先是神色一暗,随之露出激动之色,一把抓住宋怀祖:“重铸可以让它恢复灵性?”

    宋怀祖再次摇头道:”不能!神兵的灵性不是铸出来的,而是养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道:“既然如此,还请宋大匠复其灵性。有什么条件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“回炉重铸,需以血纹钢塑胚胎,紫霞金包刃,还要蕴含灵粹之液点化灵性。前二者咱们仓库里就有,灵粹之液却难以寻到。”

    “灵粹之液?”陈铮皱起了眉头,这是什么天材地宝,从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面带疑惑,宋怀祖解释道:“所谓的灵粹之液,就是含有灵性的水液,作淬炼之用。”

    “含有灵性的水液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沉声说道:“万灵以人为首,什么样的灵液比的上人的血液?宋大匠只管开炉铸刀,灵液由本候解决。”

    宋怀祖脸色大变,连忙阻止道:“以人血淬刀,有伤天和,万万不可行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人血可否作为灵液?”

    陈铮才不在乎伤不伤天和,区区人血而已,只要能恢复泣血刀的灵性,杀生逾万也在所在惜。当年提升修为,他不知吞噬了多少的人血,血池边白骨继累累,犹如地狱。根本不听宋怀祖之劲,大手一挥,语气坚决道:“宋大匠何时开炉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态度坚决,根本听不得劲说,宋怀祖暗叹一声。做为属下,他也不敢太过忤逆陈铮之意,思考了一会儿,掐着手指说道:“此刀至阴至邪,需在满月之时开炉,以吸月之精华。”

    “满月之时!”

    陈铮算了一下日子,还有十来天时间。点点头道:“今日是伏月第三天,即六月初三。距离满月还有十二天,正好用来做前期准备。此刀就留于你处,满月时我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话毕,陈铮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恭送候爷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离去,宋怀祖目光复杂,最后叹息一声,转身回了铸造室。

    平安郡初定,陈铮被一堆的政事缠身。回了太守府,察看卷宗,批改奏章,熟悉平安郡的方方面面。又花了三四天时间,召见平安郡各方的豪强门阀,出面安抚。好在大部分的政务都由沈玉代理,若不然他连修炼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把一切事情理顺,一应权力移交给沈玉,陈铮召集血衣卫,以剿杀袁氏余孽为由头,清理平安郡,在匠作坊铸造血池,淬炼泣血刀。

    六月十五,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这一天,陈铮带着一队血衣卫来到匠作坊,准备开炉铸刀。

    锻造室内,一座丈二高炉,二米粗,下面烧燃着石炭,橘红色的火焰,温度已经达到最高峰,一股股浓烟从炉顶烟囱里冒排出。

    宋怀祖正指挥着几名徒弟开炉生火,测试温度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到来,连忙出来迎接,恭声道:“候爷来的正好,炉内火候已足,卑职正要开炉。一会儿铸刀之时,还要候爷配合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恢复泣血刀灵性,本候任你使唤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卑职若有逾礼之处,还请候爷宽恕!”宋怀祖连忙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对着身后的血衣卫吩咐道:“戒备四周,不许有人来打扰!”

    说罢,陈铮进了铸造室。

    鼓风箱发出轰隆隆的声音,把大股的风吹入炉内。等到火焰的颜色变成炽白色,宋怀祖开始往炉内加料,一块块血纹钢被送入炉中。

    噼啪的声音在火焰爆响,血纹钢变软,开始融化。宋怀祖忽然厉吼道:“添加灵液!”

    哧!!

    一名徒弟打槽渠,血池中的血液流入炉内,一团血雾升腾而起,往血纹钢中渗透。等到血纹钢彻底融化成水,宋怀祖马上泣血刀投入炉内。

    回过头对陈铮交待:“候爷快以灵光渗入刀中,助泣血刀孕养灵性。”

    陈铮急忙盘膝坐下,心灵之光透体而出,延伸到泣血刀之中。

    等到血纹钢与血液融合为一,一缕灵光透出,陈铮心中恍然:“难道这就神兵灵性?”

    此时的泣血刀也开始融化,与血纹钢水融合。一股至阴至的气息从泣血刀飘浮而出,不断排斥着血纹钢水。

    “再往炉内添加灵液!”

    一股股血液顺着槽渠流入炉内,发出“哧哧”的声音,化作一团团血雾。血雾存在的时间极短,霎时间就被蒸发,只有少量的血液精华渗入铁水之中。

    血雾就像是催化剂跟粘合剂,本来不相容的血纹钢水与泣血刀融化液融合在一起。血纹钢水中的灵性均匀的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二者彻底融合,陈铮心灵之光把铁水包裹住,缓缓沉入火焰底部。宋怀祖开始引导铁水入模,直到铁水冷却,伸手抓了一把紫霞金粉洒入模具中。

    然后进行锻打,不时的往里面投入各种调质材料。这些材料五花八门,有名贵药材,禽血,兽骨等等。

    宋怀祖操起铁锤开始锻打起来。

    咣咣咣……

    很有节奏感的锻击声,隐隐有某种玄妙的韵律,使的每一次锤击都引动一缕晦涩气息渗入铁胚之中。

    “月之精华!”

    陈铮抬头看向天空,一轮明亮的玉盘悬于空中,月光如雾如幻,被宋怀祖以特殊的法门接引而下,随着他的每一次锤击渗入铁胚中。

    月之精华融入铁胚,陈铮瞬间就感应到自己的心灵之光与胚中血液灵性相融。

    人之精血,纯阳至刚,与陈铮的心灵之光相融,如阴阳相合,形成一团圆陀陀,浑元如一的气机。

    “混沌如鸡子,孕育灵性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不敢有丝毫的分心,紧守心神,以灵光沟通这团气机。

    陈铮完全不明白,这团气机是如何形成的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识海之中,刀意化作一道阴森血光斩入这团气机之中,陈铮大惊失色。不等他反应,刀意与气机相合,彼此交融。

    一缕微弱的气息依附于陈铮的心灵之光上,陈铮心中猛地一震,灵觉感应之中,这缕气息似对他生出一丝亲近,隐隐间又有种依恋。

    “灵性?”

    铁胚之中,灵性在凝聚。

    随着宋怀祖的不断锤打之下,渐渐有了刀的形状,竟然与泣血刀有着三分相似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铁锤挥击,刚刚凝聚的灵性直接被轰散,均匀分布刀身之上。宋怀祖以铁钳夹着刀胚,刀身立于锻台上,一锤子下去,刀胚变成一根圆棍。

    “宋大匠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宋怀祖一锤把刀胚砸成铁棍,陈铮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候爷,以灵光收扰胚中灵性,切不可让它们散失。”宋怀祖大吼着提醒。

    陈铮不敢分心,连忙凝聚灵光,渗入铁胚之中,把散乱的灵性汇聚起来,凝成一团。随着宋怀祖不断锤打,铁胚再一次被锻成刀形。

    如此返复,灵性被轰散,再次凝聚。

    当刀胚成形,内蕴的灵性也聚于一点。宋怀祖忽然大吼一声,手中铁锤带着万钧之力,直接轰击在刀胚上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灵性猛的爆炸开来,一道清柔,隐晦的光芒冲破心灵之光包裹,直接冲出刀胚。

    宋怀祖脸色骤然大变,冲陈铮厉声喝道:“把它逼回刀中。”

    陈铮赶紧分化心灵之光,包围住这道光芒,强行把它逼入刀中。

    宋怀祖再次锻打起来,此时渗入刀中气息猛的一变,变的暴燥起来,似乎很不满意自己被束缚在刀胚之中。一股狂暴的燥动气息,在刀胚中冲突,刀胚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,剧烈的颤动着。

    “以灵光镇压,训服它!”宋怀祖再次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间一股阴风吹来,化作一道阴气把刀胚团团包裹起来。陈铮的灵光渗入刀胚中,形成一个牢笼,把刀胚中暴动的气息牢牢的束缚着,不让它冲出刀胚。

    暴动的气息冲击灵光,陈铮毫不退让,两者就像两头暴怒中的公牛,你冲我突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刀胚剧烈的颤动着,甚至发出咔嚓的声音,好似要碎裂一样。

    咣咣咣……

    宋怀祖的铁锤依旧很有节奏的锤击着,月之精华不断渗入刀胚中,改造着刀胚的材质。

    “淬火,把它沉入血池之中!”

    随着宋怀祖的提醒,陈铮随手打出一道罡气,牵引着刀胚飞向血池。

    哧哧哧……

    刀胚沉入血池之中,一团团血雾升腾而起,血水沸腾。如雾如幻的月光,突然凝成一道银白的光气融入血池之中。

    血池上空,灰白色的阴气,如云卷云舒,把整个血池笼罩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