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第三间石室,这是一间十丈宽广的石室,数百口箱子垒在地上。刚进入石室,陈铮就感应到一股隐晦气息从这些箱子中溢出来。

    “天脉气息!”

    陈铮精神不由一震,冲到一口箱子前,“嘭”的一声,打开其中一口箱子。浓郁的气息扑面而至,陈铮丹田气海微微一震,一股真气流出。

    “晶玉?”

    看到箱子里码的整整齐齐晶石,陈争惊叫出声。乳白色的晶玉整整齐齐的码成一个方跺,不多不少正好一百块。

    同样的箱子,足有一百之数。一万块晶玉,陈铮彻底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袁氏哪来的这么多晶玉?”

    这可不是大白菜,晶玉这种天材地宝,一向被各大宗派垄断。滦河剑派算是酀州最大的宗派,恐怕都没有这么多的晶玉储备。

    陈铮终于明白,袁氏那么多的先天化境是怎么培养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袁隗能晋升阴神境,袁氏必然也储备了祖脉结晶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马上冲到另一堆箱子前。

    找开一口箱子,看到里面油黄色的玉石,陈铮精神猛地一震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祖脉结晶!”

    拿起一块结晶,陈铮轻轻抚摸着,好似一块黄油,入手滑腻。结晶中蕴含着一股沉浊的气息,比不上他在朱子洞府中得到的,但是数量足够多。

    陈铮数了数,差不多有五六十箱。每一箱一百块,就是五六千块。陈铮默运白骨阴风诀,突然经脉中传来一股肿胀感,一股沉重的气息流入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祖脉之气如同铅汞,在经脉中流动,陈铮的脸色微微一变:“好多的杂质,竟然混杂了天脉气息。”

    吃惯了山珍海味,忽然回到吃糠咽菜的日子,一时之间,有些难以适应。好在这里的祖脉之晶数量管够,稍稍弥补了陈铮心中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质量不够,数量来凑。”

    祖脉结晶也是分等级的,袁氏收藏的这些,只是最普通的祖脉之晶。

    随着祖脉之气被吸引,晶体化粉从指间流下。陈铮皱起了眉头,祖脉之晶的杂质极多,需要一番炼化后才能吸引。

    这些箱子里的祖脉之看着多,但陈铮想要把阴神彻底转化,至少需要一千多块。相比朱子洞天得到的祖脉结晶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要的这里闭关一段时间了!”

    石室位于地下,外面又有一千精兵把守,是绝佳的闭关场所。

    陈铮走出石室,对仇飞吩咐道:“本候准备此地闭关一段时间,外间一应事务交由沈玉处理。”

    陈铮指着身后的石室,又说道:“除了这间石室,另外三间石室的东西,尽快启运出去,运往化德府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,这就派人前往两河县通知沈先生。”仇飞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交待一番,陈铮转身回到石室,关闭铁门,准备闭关吸引祖脉之晶。

    石室内,所有的壁灯被点燃,发出噼啪的轻鸣声。清理出一块空地,陈铮取出一口箱子,倒出里面的祖脉,盘膝而坐,运转白骨阴风诀,调理气机。

    功行九转,一股吸摄力产生,祖脉之晶中冒出一缕缕的气息,进入陈铮体内。气息中混合的天脉之气真气吞噬,其余杂质被他提炼而出,直接排出体外,最终剩下一缕精纯的祖脉之气,化作玄妙之气被阴神吸收。

    随着白骨阴风诀的运转,天地之间的游离阴气受到吸引,不断汇聚向石室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整座石室被浓郁的灰白之雾笼罩,气温降低到极点,一层食指厚的霜冰凝结,覆盖了所有的箱子。

    阴寒气息外溢,渗出门外,把石室的铁门冰冻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封装盔甲的箱子,无法承受极寒之气,突然开裂,封存盔甲的黄油流的满地都是,无数的盔甲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箱子破了,赶紧把盔甲都运送出去!”

    正在清理石室库存的血衣卫,猛地惊叫一声,连忙从外面调集士兵,把所有人的箱子运送出去。

    地下石室中,气温越来越低,已经有些不堪忍受。

    仇飞打了一个寒战,忽然叫道:“去仓库里拿些棉衣,连夜把这里的东西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石室里不能待了,如果只是温度低还能忍受,最可怕的是阴气越来越浓郁,就连他都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若非这些血衣卫修炼过化血功,对阴气的承受能力大增,换作其他武者,早就四肢僵硬,全身气血被腐蚀的千疮百孔了。

    陈铮对外面一切,毫无所觉。阴神吸收祖脉之气,带来的充实感让他深深沉迷。

    啵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轻响,十几块祖脉之晶化作粉沫。陈铮的周围,已已经铺了厚厚一层的粉末。

    陈铮把气机收敛到极点,心神没入识海之中,只见一道道玄妙气息缓缓不断的进入白玉门,被阴神吸收。

    本来糊模的阴神,渐渐清晰。五观分明,凝如实质,玄妙的气机糅和了罡气,阴气,凝结出一件纱衣,罩在阴神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的阴神透出一股玄妙的气息,变的灵动起来。

    阴神的眉心,显化一枚印记,与泣血刀有七八分酷似;殷红如血,隐隐散发着凌厉、阴森、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里陈铮的刀意,竟然化作一枚血红色的印记与阴神融合。

    嗡!!

    骤然之间,白玉门轻颤,阴神脚踏血海,周身环绕着一股阴风,跨出白玉门。

    陈铮的头顶百会穴,一股清凉气息冲出,阴神脱壳而出,显化于天地之间。如实体般的阴神,普一显化于外,石室内的阴气瞬间暴动。

    云雾翻滚,气温再次下降,地面的霜冰由白转蓝,凝结成蓝色的冰晶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……

    石室铁门无法承受极低的温度,发出咔嚓的声音,好像下一秒钟就在破碎。

    一抹灵光从天灵盖冲出,融入阴神之中。

    阴神眉间的刀意印记越发鲜艳,要滴出血来。本来无神的双眼,突然暴发出一道血光,瞬间把石室内的阴气吞噬,腾身一跃,穿过石室,从地下冲出来,飘浮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一声闷雷声响声,骤然间,风云变色,一道清风吹来,凝如实质的阴神,竟然解体之象。一股极度的危险感袭来,阴神好似受惊的兔子,“咻”的一下子钻入地下,没入陈铮的百会穴,回到白玉门户之内。

    “好险,差一点就引发风劫!”

    陈铮睁开双眼,血光一闪即逝,脸上露出后怕之色。实在没有想到,阴神刚出窍就引起天地感应,降下了风劫。

    “引非渡过风火雷三劫,万不得已之下,阴神绝不能出窍。”

    没有渡过风火雷三劫,阴神就如初生的婴儿,有着各种禁忌,稍有不慎就会遭受重创。虽然受了一番惊吓,但陈铮依然欢喜无比,一股充实饱满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阴神出窍,先天大圆满!接下来就要为风火雷三劫做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思,渡过此风火雷三劫,成就阴神境,就再不是任人拿捏的棋子,勉强成为下棋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