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门洞天,露出一条长长的廊道,空间宽阔,可容一辆马车,笔直的往下延伸,至尽头有蒙蒙的青光发出。

    铁门刚打开,廊道内的空气有些浑浊,朝着青光方向行走,又见一道钢门,上面嵌着七颗青光蒙蒙的明珠,呈北斗七星之势排列。

    陈铮伸手触向门上的明珠,仇飞吓了一跳,连忙叫道:“候爷小心,让属下来!”

    不等仇飞的话落地,钢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唰唰……

    异变突来,数十枝精钢箭矢从门后疾射而至,破空声带起激厉的呼啸声,在寂静的廊道中份外刺耳。这种由机括发动的劲弩,足以威胁到阴神境以下的武者,堪比小型床弩。

    陈铮身后是二十多名血衣卫,脸色猛地一变。挥手抓住一支钢箭,上下拨动,一道道乌光,纵横交错,形成一张罗网罩向射来的钢箭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这些钢箭又快又疾,陈铮百密一疏,一支钢箭穿过他的罗网,射向血衣卫。只听见一声惨叫,这名血衣卫连人带箭被针在廊道的石壁之上。

    “快把人救下来!”

    仇飞连声大叫,一名血衣卫走到他的跟前,低声说道:“头儿,他死了!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仇飞恨恨地跺了一脚,还没进入宝库,就折了一名兄弟,真他娘的憋气。

    一波钢箭发射后,钢门后没有了动静。陈铮丢下手中钢箭,对仇飞说道:“留一半的人在这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陈铮暗运真气,在身上罩了一层罡衣,迈入跨过钢门。

    嗤!!

    一声摩擦声,火折子引燃,就听到“轰”的一声,一盏油灯点燃。

    “寻找油灯,全部点燃!”

    几名血衣卫沿着火光,把墙壁上的油灯全都点燃,顿时,眼前大放光明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石室,极为宽阔,密密麻麻的摆放着无数的大箱子,每一口箱子都有半人高,箱盖与箱体接缝处以石碏封闭。也不知道里装了什么东西,这么小心的封存着。

    “打开箱子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打开箱盖,眼神猛地一突,转身对陈铮大叫道:“候爷,箱子里的是盔甲,全以黄油浸泡,怕是有十来副。”

    “这箱子里也是盔甲!”

    “这里也是!”

    接连十几口箱子里都装着的盔甲,仇飞默默计算着,猛地吸了一口冷气。石室中的箱子怕是有上千口,每一口箱子装有十副盔甲,就是一万副。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与他想像中的宝库完全不一样,这哪是一座宝库,分明就是一座兵器库。

    又是地底石室,又是机关,就为了藏一万副盔甲,袁氏闲的蛋疼吗?

    “一定还有其他的库室,赶快去找!”

    血衣卫轰然应喏,向石室四处散去。

    片刻,一名血衣卫冲过来,兴奋地叫道:“候爷找到了,那边有一处暗格,联通另一间石室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!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露出笑意,就说嘛,一定另有库室。袁氏耗费人力物力建造地下石室,就为了存放一万副盔甲,这根本说不通。

    暗格被打开了,两名血衣卫把守,没有陈铮的命令,谁也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比外面小了一半的石室,四方型,分别有四道铁门,通往四个藏室。石室顶部,镶嵌着五颗拳头大的明珠,呈正五角形,把石室照的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陈铮走进一座石室,此室宽广达百步。刚进石室,顿时金光耀眼,一块块金砖码成一座座长宽高各一丈的方跺。整个石室,横三纵三,足有九个金跺。

    无论是陈铮,还是仇飞等血衣卫,都被眼前的金山震撼了。饶是陈铮为一郡之主,麾下带甲十万,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金子。

    “好多的金子,袁氏六百年传承,果然积累深厚,足以抵的上咱们渔阳郡二十年的赋税了。”

    “候爷,候爷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大呼大叫地冲进来,突然看到石室内的金山,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大呼小叫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仇飞从震撼中清醒过来,扭头训斥这名血衣卫。

    “候……候爷,另一个石室……”这名血衣卫看着眼前的金山,结结巴巴,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另一个石室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陈铮扭头出了石室。

    “还不去带路!”仇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这名血衣卫方才醒悟,连忙冲出去,带着众人进入另一间石室。

    嘶!!

    才进石室,就听到接二连三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一块血纹钢?”

    宽广的石室中,摆着一块巨大的血色石头,散发着凌厉的金铁气息。一道道血色的纹路,好似血管,肉眼可见的金气在其中流动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猛地暴射出一团血光,“嗡”的一声,刀意轻鸣,就在扑出体外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这块血纹钢,陈铮突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踏破天险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

    陈铮一直在寻找重铸泣血刀的材料,以期恢复泣血刀的灵性。其中主材之一就是血纹钢,没想到竟在这里找到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块血纹钢,足以铸造数十口神兵。

    “蓝烟金,黑耀金,这是水绿精金!”

    仇飞数着石室内的各种金石,目光呆滞,已是神志不清。这里的每一块金石都足以引发一场流血争取,都一块金石都价值连城,是铸造神兵的主料。

    陈铮对另外两座石室忽然好奇无比,不知又藏着什么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“传令吕轻候,调一千精兵严守此地。闪杂人等敢踏入这里一步,立斩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疾跑出去。

    陈铮双眸之中,血光闪烁,又对一名血衣卫说道:“给沈玉传令,调宋怀祖前来泾阳城。”

    宋怀祖是他在渔阳县收罗的一名大匠,师承神匠宋应星。如今任渔阳郡工造司员外郎。重铸泣血刀,恢复其灵性,就全靠这位大匠了。

    对于陈铮而言,这座石室的价值远远超过存放金山的石室,专门叮嘱仇飞:“守好这间石室,若无本候手令,谁都不许进入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仇飞重重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陈铮转身走出石室,仇飞立即吩咐血衣卫关闭石室,严守此门。

    这一次攻下泾阳城,破灭了袁氏,收获之大超乎想象。哪怕另两间石室存放的破铜烂铁,陈铮也心满意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