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狗贼去死!”

    看到袁宏身死,突然一声厉喝声响起,一道剑光扑来。这一剑颇有几分火候,剑光飞逝,电芒吞吐,一道风卷平地而起,罩住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厉色,凝罡成刀,猛地一震手腕,刀鸣之音扩散,就见一道血河迎向对方。

    阴森的气息,杀气浓烈如霜,让这人打了一个冷战。血河之中,煞气滔滔,一道赤光冲出,斩灭了对方的剑光,直逼身前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血光迸射,这名袁氏族人被一刀斩为两半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旧力已去,新力未生,骤然一道寒光迎面而来。森森的杀机,扑天盖地,一副两败俱伤的打法,欲与陈铮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“狗贼大胆……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敌,让血衣卫脸色大变,齐声大吼,向陈铮面前冲过去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身形猛地后退,随之发出一声闷哼。就看到自己的胸前被划破,一道两寸长的口子,血染衣裳。

    “嘿嘿,渔阳候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一击得手,此人乘势而前,剑光连绵不绝的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候爷接刀!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突然大喝一声,拔刀抛给陈铮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化血刀上腾起一道血光,刀光幻化,在身前布下一层刀网。十几道剑光轰击而来,被刀网挡住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“你不是袁氏族人?”

    陈铮后退一步,催动真气,一道凌厉而危险的刀气冲天而起,温度都随之下降。杀气凝如实质,形成一道血芒。

    这人闻言,脸色微微一变,“嘿嘿”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双眼被血光覆盖,声音冰冷,好似九幽地狱吹出一股阴风,叫人一股寒气由脚底直冲天灵。

    阴气汇聚,混合了刀光,锁定眼前之人。白骨真气急速运转,骤然之间,杀气爆发。

    化血刀承受不住这股杀气,发出了嗡嗡的鸣叫之声。刀光纵掠,杀气横空,瞬移般,杀向此人身前。

    万物绝灭,生机磨灭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人神色凝重,全部真气注于长剑之上,三寸长的剑芒吞吐着,寒光四溢,锋芒毕露。一声厉喝,与剑合一,化作闪电破开了虚空,斩向陈铮。

    剑气纵横,呼啸如风,剑势喷涌而出,把天地都变成了剑之世界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暴射出一道血光,露出一丝冷笑。“区区剑意雏形,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识海之中白玉门微一晃动,灵光照身,阴气环绕,散发出阴森,妖邪的气机。好似万恶汇集于一体,寒意如潮。

    毫不讲道理的撞向对方的剑意!

    这人脸色猛地大变,只觉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机侵袭而来,把他的血液都要冻僵了,身体变的僵直。

    无坚不催,凌厉之极的剑意,就跟纸糊的一样,被陈铮的刀意压迫下,融雪般消散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摇地动,阴气动荡,一道红的如血,阴森恐惧的刀光从天而降。斩杀了虚空,破碎了天地,斩入对方的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一缕阴森的气机,牢牢杀气锁定了他的精神,阴森冰寒之意冻结了他的气血,刀光笼罩。凌厉的刀意,直接斩破他的灵光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这人脸色突然一白,喷出一口鲜血,骇然望着陈铮,失声惊叫:“小成刀意……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话音未落,化血刀再法承受陈铮如实质般的杀气,卟嚓一声,碎裂成十几枚碎片,挟着一道阴森的真气,射入对方的身体。

    阴气侵袭,积血销骨。

    陈铮翻手一记掌刀,劈空斩落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刀光所过,血雾喷洒,一名先天九层巅峰的高手,就这么惨死在陈铮的刀下。

    一连斩杀两名先天化境,再无人敢对陈铮出手。

    “杀进去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六百年传承的袁氏,在雄雄大火中,逐渐化作一堆灰烬。跨过一道倒塌的院墙,迎面而来一位身着绵服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属下仇飞,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仇飞身后跟着十几人,浑身浴血,有五六连胳膊都断了,凶悍之气依然不减。

    “候爷,属下找到了袁氏的宝库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铮眼睛猛地一亮,袁氏六百年的积累一定很丰厚。大手一挥,对仇飞说道:“带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在仇飞的带领,穿过一条廊道,横跨数座大院,来到了一座大殿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通体幽黑的大殿,以铁木打造,不惧水火,堪比百炼精钢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袁氏的宝库?”陈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铁木打造的大殿,虽然不惧水火,刀剑难伤,也只是相对而言。至少在陈铮眼里,他有十几种潜入殿内的方法。

    若说袁氏把六百年的积累都藏在这里,陈铮绝不相信。

    看出陈铮的疑惑,仇飞连忙解释道:“候爷切匆首急,此殿另有玄机!”

    说着,引着陈铮进入大殿。

    殿外,二十余名血衣卫把守,阻止一切闲杂人等靠近。殿内,同样有二三十名血衣卫,一个个表情严肃,看谁都像嫌疑犯。

    “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进殿,血衣卫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穿过大殿,进入一间地下通道。通道不长,只有二十来丈,尽头是一道幽黑的铁门,上面布满了刀砍剑劈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候爷,这是一道断龙门,从里面锁死了。咱们用了各种办法,都没有打开。”

    陈铮打量着眼前的铁门,门面平滑,没有把手锁扣,浑然一体,与通道两边的墙壁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突然,陈铮挥手一击,一道赤光斩向铁门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声响,赤光崩碎,只在铁门上留下一道食指深的印痕,铁门丝毫不损。

    “嘶,至少有一尺厚!”陈铮暗吸一口冷声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,自己的刀芒还能在铁门上留下印痕。即使再厚,也只是多斩几刀的问题。

    陈铮伸手抓向一名血衣卫,呛啷一声,一抹血光飞入他的手中。催动真气,凝聚罡气,猛地挥向铁门。

    嗤!!

    血光乍现,一闪而逝,凌厉的刀光直接斩入铁门,深达一寸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手中的化血刀碎裂,只剩下光秃秃的刀柄。

    化血刀是血衣卫的制式配刀,虽不入神兵之列,也是百炼利器,没想到一击碎裂。

    “候爷接刀!”

    一道血光抛射而来,陈铮伸手一抓,再次斩向铁门。

    一连斩废二十几口刀,好似触动了门后的机关,突然一阵“咔咔”声,铁门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轰隆隆声响,一片尘土飞溅。变故骤生,几十道寒芒激射而出。陈铮脸色大变,猛地一挥衣袖,罡气成墙,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心机关!”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罡气涌动,绞碎了射来的暗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