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,一阵尖锐的呼啸声,穿破了夜空,朝着袁氏祖衹飞射而来。刚刚击退靳东生的袁隗脸色骤然大变,就见一颗脸盆大的石球闪电般朝他砸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石炮!”

    石头小,威力不小。

    经过机括的弹压,发射出来的石球,堪称一位先天化境的全力一击。伤不了袁隗,可他身后建筑物与袁氏族人就倒霉了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石球砸从袁隗的头顶飞过,轰在袁氏祖衹之中,瞬间就听到接连起伏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可恶,泾阳城里怎么会有石炮?”

    袁隗嘶吼一声,紧握拳头,劈空拳猛地轰向靳东生。在靳东生的纠缠下,袁隗根本无法拦截一颗又颗的石球。眼看着房舍成片的倒塌,无数族人惨叫,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“贼子,我与你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袁隗目眦欲裂,须发皆张,面容扭曲,朝靳东生厉声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突然,山呼般的喊杀声传来,一群黑衣人胳膊上绑着血红的布条,从石球轰开的缺口中冲入袁氏祖衹,见人就杀,见屋就烧。

    转眼间,烈火雄雄,火焰腾空,照亮半边天空。

    城内彻底乱了,到处都是厮杀声。袁氏在城内的巡逻兵被分隔包围,陷入重重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城外,距离泾阳城四五里外,黑压压一片阴影如潮水般涌来。

    夜风撕裂旗帜,发出烈烈的声音。

    人衔草,马衔枚,数万大军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不断的向着泾阳城护城河靠近。紧跟其后是数十架巨大的攻城器械,无数的披甲兵。

    轰隆!!

    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声,顿时整个泾阳城的城墙如同地震一般震颤起来,所有人都站立不,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城墙上的火光照耀下,一块块磨盘大小的石弹从天而降,轰击在城墙上。乱石飞溅,附近的士兵被砸的头破血流,断胳膊断腿。

    火油盆被砸翻,发出轰轰的爆鸣声,点燃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救我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袁兵全身被火焰包围着,在城墙上胡乱冲撞,发出凄厉的惨嚎声。

    “敌人攻城了,敌人攻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紧张的喊叫声,急促的敲锣声,轰隆隆的石弹砸在城墙上,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,混合着噼哩啪啦的火油烧燃,以及伤兵的惨嚎,整个一个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滔天的喊杀声从城墙下传来,几十架井阑发出“咯吱咯吱……”的声音,越过护城河,搭在城墙上,大队的士兵冲了出来,杀向城头。

    不同于前几天的炮灰,这些都是陈铮麾下的精兵,身经百战,披坚执锐,每一名士兵的修为都超过了后天四层。部分精锐,甚至达到后天五层,二三十斤重的陌刀,如若无物,劈出一道道寒光。

    刀浪前涌,瞬间清空了城墙的袁兵,然后扩大占领区,接应后面的友军。

    “敌人上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把贼兵撵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连三颗石弹轰在城墙上,把地面砸出一个个坑洞,碎石乱飞,如出膛的子弹,守卫城墙的袁军大片大片地倒下。

    “一二,嘿!”

    “一二,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渔阳军推着冲城车,喊着号子声,跨过护城河,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,直接撞向城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惊天的响动,城墙摇晃,城门稳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一二,嘿!”

    “一二,嘿!”

    冲城车缓缓后退,然后突然加速,再次冲撞向城门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又是一声惊动的响动,城墙剧烈摇晃着,无数的碎石尘土降下,城门依旧稳丝不动。

    城门是最薄弱的地方,袁军在门后堆放着大量的沙袋。沙袋后,还有一千精兵看护。冲城车的每一次冲撞,都会让十几只沙袋爆裂。这些精兵便指挥着民壮,不断填补着。

    杀啊!!

    就在此时,轰隆隆的马蹄声响起,一只三四百人组成的骑兵队向着城门口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城门守将不由吸了一口冷气,惊叫道:“哪来的骑兵?”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过来,这些骑兵呼啸而来,冲杀入军阵之中。毫无防备之心的步兵,在骑兵的冲杀中,成片的倒下。搬运沙袋的民夫,轰然一声大叫,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一千兵步,在三百骑兵的冲锋下,毫无防备,几乎没有抵抗力。前后不用一刻钟,步兵被击溃。

    “搬开沙袋!”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门闩断裂,沙袋爆裂,城门终于撞开了。

    “城门破了,城门城了……”

    把攻城车推到城墙角,无数人搬运着沙袋,清理城门。还未清理干净,就听到城门轰隆隆的响声,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“让开城门,让开城门!”

    急促的呼叫声传来,无数马蹄踩踏地面,地动山摇,一股惨烈的气浪扑面而至。城门口搬运沙袋的人,面色大变,连忙让开城门大道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骑兵呼啸而过,杀入城内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炸裂声传开,一股狂飙飓风扫过,如同掀起了滔天的海啸,十几颗石弹轰击向袁氏祖衹,一片片建筑物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一道道人影冲进袁氏祖衹,杀的袁氏族人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破空声传来,只见一名头戴儒冠,颧骨高挺,眼神锐利的中年男子挡住众人。

    惨烈的气势弥漫开来,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此人身体魁梧,浑身上下散发着摄人的气势,宽阔的体魄,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袁宏在此,贼子止步!”

    袁宏负手而立,声音沙哑,双目赤红一片,好似暴怒中的凶兽,散发着危险的气息,独自面对数十名血衣卫,杀气滔滔。

    “哼,袁族长好大的威风,就凭你一人就能挡住本候?”

    袁宏长发如同瀑布般飞扬,一股绝决而惨烈的气势透体而出,目射寒光,冷冷说道:“唯死而已!”

    两人身形同时升腾而起,丝丝缕缕的气机化作风暴席卷开来。四周仿佛刮起了滔天的狂飙,巨大的风浪化作海潮翻涌倒卷。

    “退后!”

    陈铮冷喝一声,身后的血衣卫仿佛置身与狂风暴雨之中,听到陈铮的声音,连忙后掠,退出十几丈之远。

    阴风呼啸,气浪翻滚,一道凌厉的爪劲凭空而出,撕裂空气后,发出尖锐的声音,抓向袁宏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!”

    一声闷雷般的吼声,仿佛空气中雷霆炸裂。袁宏挥拳直捣,磅礴的拳劲撞向满天的爪痕。劲气爆炸,在地上刮出一条巨大的沟壑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袁宏后退一步,上半身摇晃着,脸色青一阵红一阵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半步宗师……”

    袁宏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铮,双目突出,仰面而倒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