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方的战船加在一起,数量破千,覆盖了整个河面,肃杀的气氛充斥天地,滚滚的煞气直冲云霄,天地在这一刻变得森寒冰冷。

    数万水军的气势凝聚起来,甚至能影响到天象。

    一船巨大的楼船之上,黄百韬发号施令,三十搜舟舸满载火油,硫磺等易燃物,鼓起风帆,缓缓冲向袁军的水寨。

    今夜风向偏东,虽然逆水而行,但借着风力,火船的速度并不慢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支火箭,像是流星般,落到火船上,砰的一声,火船熊熊燃烧,赤红色的火光耀亮大河两岸,重重的撞入击在袁军的战船上。

    扑嗵,扑嗵……

    无数操舟的水兵,从火船上跳入河中,好似鱼儿一般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击杀了袁灵,陈铮直奔大河岸边。看到三十艘火船从水雾冲出,顿时让袁氏水军的几十艘战船烈火熊熊,无数水卒浑身燃烧,发出一声声惨叫,拼命的从船上跳入江水,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。

    突然停在河岸一座小草丘上,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“传令鲁敬德,调集弓弩兵,支援黄百韬。”

    “喏!!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翻身上马,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袁氏水军比较悍勇,火攻之计,只能让其士气有所下降,没有损伤到元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袁军战船着火,数百颗火球从天而降,砸入袁军之中,随后火焰汹涌而入,引爆了袁军准备的火油、硫磺等物,连续的爆炸把几十艘战船炸开,大量水卒惨叫掉进水中。

    黄百韬亦是一员悍将,双方战船接弦,看到袁军主将,脸上露出强烈的战意,狂吼一声,从战船上拔身而起,速度飞快的截杀向袁军主将。

    “渔阳候麾下黄百韬,袁将可敢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黄百韬的吼声传遍整个战场,声震大河,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,袁军水兵们齐齐看向己方最大的楼船。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袁军主将大吼一声,向着身边的青年说道:“请公子爷坐镇中军,末将去会一会贼将!”

    三军之前,他若避战,必然影响士气。青年也知这个道理,点点头,叮嘱道:“将军小心!”

    “公子爷请放心,且看末将斩将夺旗,斩了这厮!”

    一道雷霆刀光冲天而起,似乎能把天空撕裂,滔滔战意,搅动了天地元气。横跨十数丈,森寒的刀光笼罩向黄百韬。

    黄百韬心中一惊,面露凝重,只见敌将持刀而斩。浑身气势在水面震出淡淡的波纹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二人对撞,劲气爆裂,黄百韬脸色猛地变红,身体倒退,凌空虚踏。在袁军战船的帆杆上轻轻一点,身体拔高一丈有余,取来随身的铁弓,拉弓射箭,一道寒光直奔袁军主将。

    咻!!

    箭如流星,破破空气,瞬间就到了袁军主将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卑鄙!!”

    突然其来的一箭,让袁军主将脸色大变,没想到对方如此卑鄙,竟然以暗箭暗算。他身在半空,无处借力,眼睁睁看着箭矢化作寒光,直接射入体内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铁箭从前胸穿透后背,袁军主将喷出一口鲜血,身体向着河面坠落。

    “快救将军,快救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回合,自家将军就被射落,袁军顿时大哗。

    黄百韬冷笑一声,大叫道:“全军出击!”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号角连营,数百战船仿佛出弦利箭一样,借助东风,逼近袁氏水军。

    唰唰唰!连绵的箭雨朝着袁军的战船倾泻,长箭入体,无数水兵惨叫着掉入大河。

    “举盾!快举盾!”

    中军楼船之上,青年嘶声大叫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想到,两军对垒,众目愧愧之下,敌将竟施冷箭暗算。卑鄙无耻之举,让他瞠目结舌。再看着一个个士卒被射死,胸口都快炸裂了。

    如此规模的大战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,顿时手足措,却不知怎么扭转被动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袁帅被刺身亡,大营被破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人冲上楼船,浑身血污,双目充目,沙哑着嗓子嘶吼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声大吼,如雷贯耳,让青年如梦初醒,浑身打了一个冷战,惊骇的叫道:“袁灵五万大军,怎么可能战败?你敢假传军令?”

    “小的不敢妄言,袁帅遇刺身亡,咱们的陆军败了!”

    青年看着与敌军激战的将士,突然咬牙叫道:“袁灵战败,马上随我回去报信!”

    随着青年的一声令下,巨大的楼船横冲直撞,不分敌我,撞翻挡在面前的战船,逃到河对岸,丢下数万水军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陈铮看的分明,见袁氏帅船逃走,对身边的血衣卫叫道:“派血衣卫过河,混入袁氏败军之中,充作内应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主将临阵逃脱,给袁军造成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随着鲁敬德的援兵到来,万箭齐发,袁军死伤惨重,再无战心,部分士兵停止抵抗,高悬降旗,部分士兵弃船逃走。

    “大局已定,传令黄百韬运送一支兵马过河,乘机拿下两河城!“

    陈铮吩咐一声,转身离开河边,返回长留县。

    袁灵被刺,五万大军覆没。如今水军又遭大败,就该兵贵神速,乘机过河,攻打两河城,作为大军南下的桥头堡。

    此时的长留县衙内,气氛热烈,所有人都充血一般,脚下生风,带着一道道军令冲出衙堂。

    “恭喜候爷,一战而定平安郡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返回,沈玉迎了上来,脸上难掩激动兴奋之色,对着陈铮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话,为时过早。等兵临平安郡城,才算大局已定。”

    一夜激战,陈铮没有丝毫的疲惫,目光摺褶,显然今夜的大胜,让他极为兴奋。

    袁灵战败,袁氏水军覆没,长留县再无危险,该恢复原状了。陈铮开口问道:“拿下两河城后,就该恢复长留县的民生了。县令人选,你心里有数吗?”

    沈玉想都不想,脱口而出,道:“属下已有几个备选,候爷要不要一见?”

    “你安排就是!”陈铮摆摆手,一个县令而已,还不值得让他专门召见。

    打败袁氏水军,鲁敬德亲自带兵,连夜过河,乘两河城没有反应过来,一举夺城。而后,缓缓不断的大军进驻两河城,经过短暂的休整后,直奔平安郡城。

    袁灵过河,兵临长留城下,所有人都以为渔阳候必败。没想到短短两三日,战局突变,袁灵遇刺身亡,葬送水陆军数万。

    陈铮反败为胜,兵临平安郡城之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