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,一阵尖锐的呼啸声,穿破了夜空,朝着陈铮飞射而来。**shu05.com更新快**

    身在半空中,陈铮脸色骤然大变,竟是四支儿臂粗的车弩,闪电般朝他射过来。

    脚下是如林长矛,头顶有如雨而倾的箭雨,四面八方,上千名士兵形成铁桶般的包围圈。陈铮陷入了绝死之境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陈铮逆转真气,拧腰瞪腿,平空横移三尺,左手突然探出,竟于电光火石之间,抓住了探身而过的车弩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儿臂粗的车弩在掌心滑动,把陈铮的手掌磨的血肉模糊。剧大的力量牵扯着陈铮,在空中形成一个抛物线,电一般的飞落到十几丈外。

    这一下,因祸得福,竟然脱出了千名大军的包围圈,连陈铮都觉的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陈铮不等身体落地,改变方向,身刀合一,杀向袁灵的方向。挡在他前面的士兵,一个个仰跌侧倒。

    从包围圈中脱出,陈铮就像鱼入大海,鬼影无踪极力施展,化作一道阴风,所过之处,一道道惨嚎声响起,竟无一人能挡住他。

    “将军快走!”

    几十名亲兵拥着袁灵逃走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功亏一篑,看着陈铮一条线杀穿千名干兵的围堵,向着自己冲过来,袁灵脸色大变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,一道阴影从天而降,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,霎时间,地动山摇,数十名士兵受到冲击,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豁然开朗,迅速化作一道流光,冲杀向袁灵。

    “该死,一群蠢货,连敌我都不分吗?”

    抛石机没有砸中陈铮,反而把挡在陈铮面前的士兵砸死几十人。袁灵气的破口大骂:“是谁指挥的抛石机,给我托出去斩了!”

    陈铮的冲杀速度快的惊人,可想要杀到袁灵面前,依然艰难无比。四处都是喊杀不断的敌兵,一个个悍不畏死的拦截着陈铮,试图把他再一次包围。陈铮从一个包围圈中冲出来,又闯入另一个包围圈,离袁灵越来越近,已不足四五丈远。

    倏忽之间,一人左手持盾,右手握着柄短枪,从军阵中冲出来,杀向陈铮。势道十足,劲风扑脸。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:“土鸡瓦狗,也敢挡某!”

    都不用刀,左手成爪,凌空一击抓向对方的头颅。好像插入豆腐块中,五根手指穿透对方的头盔,劲力透脑而入。

    这人亦是悍勇非凡,不顾一切的抱住陈铮,四周的敌人乘机浪潮般卷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罡气透体而出,崩断了对方的手臂,回手一刀。

    “当“!

    一名盾兵被他斩飞,筋骨断裂,喷血跌飞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斩杀这名士兵,陈铮与袁灵中间只剩下几十名亲兵。这些亲兵的修为不俗,每一个都不下于后天五层。不过,在陈铮眼里,依然如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袁灵,受死!”

    陈铮厉喝一声,浑身浴血,好似从血海中冲出的修罗杀神。钢刀闪过一片片寒光,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一道血光腾起,汇聚成一条血河,倾天而下,没入袁灵的亲兵之中。血河中蕴含着的滔滔杀机,在刀意的加持下,就如无数的利刀,直接斩入这些亲兵的心灵之中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混沌的识海,被刀意斩破,这些亲兵猛地口喷鲜血,眼中灵光消散,一个个毫发无伤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铮的刀意,即使先天化境都承受不住,何况这些识海未开的后天武者。被他的刀意,直接湮灭了心灵意识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“唰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流云飞来,轰向陈铮的胸口。眼见陈铮冲杀过来,董艳艳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妖女,你在找死!”

    受到董艳艳拦截,袁灵逃出十几丈远,陈铮眼中血光爆裂,长刀一振,发出嗡嗡声音,如同魔音灌脑,让董艳艳的气机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掌拍在董艳艳的胸口上,阴森冰冷的白骨真气,直奔她的心脉而去。陈铮根本不在意董艳艳的死活,眼见的袁灵逃脱,催动真气,直接把刀中钢刀抛出。

    嗡!!

    钢刀铮鸣,化作一道匹练,破开空气,呼啸着刺向袁灵的背心。

    “不好!!”

    一股生死大难的感觉涌来,袁灵脸色大变,揪住一名亲兵向身后抛出。

    噗哧!!

    钢刀飞过,亲兵被拦腰斩断,冲势不绝,疾射向袁灵。

    “可恶!陈铮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!”

    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,甚至拿自己的亲兵做肉盾。袁灵心中恨意滔天,对天发誓,只要逃到安全之地,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都要把陈铮斩杀,然后碎尸万段,抛入荒野喂狗。

    “将军快走,我们拦住他!”

    护卫袁灵的几十名亲兵,齐结军阵,拦在陈铮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几十人的气机联成一体,轰然一道气劲爆发,第一击打落了飞射而来钢刀,第二击轰向急掠而来的陈铮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陈铮挥手一掌拍出,罡气暴发,轰入袁灵的亲兵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袁灵以为逃出生天,骤然之间,一道幽光从一顶军帐之中疾射而出,直接刺向他的肋下。这一击又快,又突然,袁灵完全没有料到。

    嗤!!

    幽光之中,透出浓郁的血腥味,隐隐有一股邪异之气渗入袁灵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去死!!”

    别看袁灵被陈铮追杀的狼狈不堪,但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先天五层的武者。突遭偷袭,拨剑而出,凌厉的剑光,透着无匹的杀气,反杀向刺客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袁灵口喷血雾,踉呛前扑,直接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突然一记重拳轰在他的后背,拳劲撕裂了他的盔甲,透过后背,直接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这一击来的太突然,毫无征兆。袁灵口中不断喷涌着鲜血,夹着着破碎的内脏,脸色腊黄一片。

    “嗤!!”

    一抹狭长的剑光,透着一丝猩红,刺穿袁心的心口。

    嗬嗬嗬……

    袁灵双眼翻白,身躯剧烈抽搐几下,彻底绝气。

    “将军死了,将军被刺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将军报仇!!”

    看到袁灵被刺杀,附近的亲兵轰然炸裂,疯狂的冲了过来。他们作为袁灵的亲兵,主将被刺杀,他们难逃一死。现在唯一能自救的方法,就是杀死刺客。

    “袁灵已死,候爷快走!!”

    一声大喝,靖老的声音传到陈铮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靖老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陈铮击溃袁灵的亲兵拦截,一步横跨,来到袁灵的尸体前,确认袁灵真的死了,惊讶的看着靖老与赵文奇。

    “文奇,你不是在渔阳县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血衣卫已经在袁军大营放火,咱们赶紧出去!”靖老不断催促着陈铮。

    此时,袁军大营中,已有火光冲起。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身体一晃,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走!!”

    靖老看了赵文奇一眼,化作一道光流,追向陈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