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灵被二十多名亲兵围在中间,看着陈铮大发神威,三两招之下就把董艳艳打的吐血,脸色猛然大变。

    董艳艳不同于普通人,是当阳候的最宠爱的姬妾,绝不能有任何的闪失。

    “快去,把董夫人接回来!”

    陈铮攻如疾风,手中钢刀挥洒出一片片刀雨,劲气四射,凝如实质的阴气,歹毒阴邪,一旦粘到人身上,就直往毛孔中渗入,腐骨蚀肉,大肆破坏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贴着一座军帐滑过,瞬间避过左右方的攻击,更使周围的弓箭手失去目标。

    一道寒芒乍现,把军帐划开一个口子。陈铮钻入军帐,又从另一边突出,直接杀向袁灵。相方相隔不足两丈的距离,陈铮又是突破出现,瞬间杀的袁灵亲兵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贼子凶猛,将军请暂离此地!”

    “谁也逃不掉!”

    陈铮厉喝一声,一刀劈飞了挡路的亲兵。左后两侧,寒意侵袭而来,陈铮身躯疾旋半周,回手一掌,一道劲风卷向寒芒。钢刀再一次杀向袁灵。

    “将军小心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横跨一丈,一刀斩向袁灵,一名亲兵目眦欲裂,舍身拦在袁灵身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光斩落,这名亲兵被斩作两半。鲜血飞溅,肠子都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退!”

    袁灵脸色大变,连忙后退,在一干亲兵的护卫下,逃向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“陈贼,休得放肆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黑影从半空中扑下,长剑幻化出朵朵寒星,罩向陈铮的全身要害。

    “许公卿,你这是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不得不放弃袁灵,挥手一刀,迎向许公卿。

    双方修为相差太悬殊,许公卿被一刀斩退,阴森的气息窜入体内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贼子不可力敌,退!”

    四肢突然僵直,让许公卿亡魂皆顿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嗤!!

    许公卿退的快,却依然逃不过陈铮的毒手。眼前一道阴影闪过,胸口就被五根手指插入,阴冷的真气暴发,直接让他喷出一股血雾。

    陈铮根本不关心他的死活,鬼影无踪一闪,在众人的合围未完成前,脱出包围圈。

    长刀猛地前推,一抹浓艳的赤红,从刀身上斩出。破碎了空间,赤光由浓转淡,消失不见,似乎破入了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再出现时,已到了袁灵的背后。

    一连三声“噗噗”声,浅薄到近乎透明的赤红色,贯穿三名亲兵,斩在袁灵的背后。在他的背上拉出一条半尺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“可惜!”

    这一刀连斩三人,锐气已失,只给袁灵留下一道皮外伤。陈铮已经无力追赶,周围六七名高手把他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七八名先天化境,袁氏二老更是先天九层。若非鬼影无踪,陈铮绝对有多远躲多远。这样的阵容,就算是费无忌与贾臻当面,也要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陈铮一个空翻腾身而起,就见周围涌出一队铁甲士兵,丈八长矛,半人高的铁盾,把陈铮团团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这一队士兵之后,又有上百的弓弩手,张弓搭箭,瞄准了陈铮及与他交手的十来名高手。整个中军大帐周围,密密麻麻,还有上千名的士兵,不断围过。里一层,外一层,形成铁桶般的包围圈,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脱。

    “好狠的心!”陈铮心中大懔。

    袁灵为了杀他,不惜让十多名先天化境的武者陪葬,就连袁氏二老都成了弃卒。

    看到一队队的士兵围扰过来,不断压缩着众人的活动空间,所有人的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袁灵,你要干什么?”袁氏二老厉声吼道。可惜,等来的却是满天的怒矢。

    强弓劲弩,扑天盖天,覆盖了陈铮周围三丈之内。上百名的长矛兵藏身在半人高的铁盾之后,长矛如林,不分敌我,刺向包围圈。

    这下,再不明白袁灵打的是什么主意,就真的白活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“袁灵,你敢杀我,滦河剑派绝不会放过你!”许公卿脸都变了,铁青一片,目眦欲裂的冲着袁灵厉吼。

    “袁灵,你是要与整个平安郡的宗派为敌吗?”袁氏二老怒声大叫着,突然腾空而起,朝士兵的头顶飞掠而过。

    噗哧,噗哧!!

    刚飞到半空,迎面而来一团乌云,发出啸啸的破空声,上百支怒箭射在袁氏二老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袁灵,你敢以下犯上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一支箭矢射心而死。

    袁氏底蕴深厚,但先天九层的武者也不是大白菜。损失一个都要心痛难当,如今一次性折损二人,还是死在自己人手中,就为了杀死陈铮,这个代价太大了。

    现场不止袁氏二老,还有滦河剑派的许公卿,以及朝天门的正副门主,都是酀州跺跺脚就震三震的大人物。如今被杀狗宰羊般屠杀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董艳艳脸色苍白,心中突生一股寒意,震惊的看着袁灵。

    “慈不掌军,义不掌财。不要说几个先天武者,若能杀了陈铮,便是本将麾下数万大军覆没,又有何妨。”

    袁灵脸色狰狞的说道,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寒光,看着陈铮在满天箭雨中,左冲右突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哼,看你能支撑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袁灵冷哼一声,大手一挥,对身边亲兵喝道:“给我把抛石机与车弩调过来,轰死陈铮!”

    董艳艳倒吸一口冷气,袁灵真够心狠的。忽然之间,她对陈铮生出一股同情心。身陷重围,经历万箭穿心,又要被巨石砸的筋骨分离,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堂堂的渔阳候,死的这么凄惨,她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。

    先天化境的武者不是神仙,没有通天彻地的本领。连绵不绝的强弓劲弩攒射之下,只支撑了茶盏时间,就死伤一半。还没死的,也被铁盾兵的压缩下,逼迫在一个很小的范围。数十支长矛,散发出冰寒的杀气,如林而出,刺向包围圈中。

    噗哧,噗哧……

    一连四五声破肉声,凄厉的惨嚎声响起,众人不断的诅咒着袁灵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红光闪烁着,刺向陈铮的长矛被他斩断矛头。陈铮的记忆中,他是第一次把鬼影无踪施展到这般极限之境。身影虚实不定,与整个天地融合为一。天地即我,我即天地,所过之处,风波不起,像极了一只鬼魅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只铁矛刺中陈铮的胸口,从前胸穿透到后背。长矛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,被刺穿的陈铮也没有流出一丁点鲜血。

    陈铮好像羽化一般,身体崩溃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这一击,竟只刺中了陈铮的虚影,他的真身早就腾空而起,飞掠到半空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