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风呼呼,天气清凉!

    原本这个时候,是最适合睡觉的,却有一道人影飞掠城墙,直奔袁军大营。

    当陈铮从城墙上飞掠而出不到半个时辰,长留县的城门大开,一队队士兵走出,跨过护城河,悄然接近于袁军营寨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驻守长留县东北的鲁敬德,同样尽起精锐,只留少部份卫军守护营寨,向着袁军潜行而来。

    此刻,在看不见的地方,无数的斥候进行着暗战。为免惊动袁灵,陈铮把血衣卫都派出来,袭杀沿途的袁军斥候与埋伏的暗桩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一道乌光划过,藏身在暗处的袁军士兵发出一声闷哼,被匕首穿心而入,剧烈挣扎几下,终于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陈铮有些以大欺小了,这些袁军暗桩,修为不过后天四五层,他就在从对方身边经过,都不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轻微破空声传出,一道阴风吹过,陈铮没有惊动任何人,直入闯入袁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好冷!”

    一名袁兵猛不丁的打了一个冷战,有种突然置身于寒冬之中的感觉。左右打量一番,没有任何异状,眯着眼睛,开始打盹。

    进入袁军大营,陈铮隐身一座军帐之后,身体与黑暗融为一体,运转蛰龙功,气息上敛于体内,不露分毫。一队巡逻兵从他身边经过,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。

    巡逻兵走远,陈铮忽然从黑暗中冲出,鬼影无踪身法施展到极限,直接化作一道阴风,从一堆火旁吹过,火焰暗淡,随时都要熄灭了。

    等到阴风消逝,“滋滋”一阵爆响,火焰猛地高炽,发出噼啪的烧烤声音,比先前都要旺了几分。

    陈铮从一座大帐旁边穿过,左弯右曲,突然停下脚步,看向远处的一座大帐。与军营的普通的军帐没有区别,只是在它附近,有着十来座军帐环绕,把这座军帐护卫在中间。

    这倒也没有什么,坏就坏在,军帐中数十道深厚的气息,每一个气息主人的修为都不下于后天七层,陈铮甚至感觉到了几名半步先天的气机。

    以半步先天为护卫,若说这里不袁灵的帅账,陈铮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而且,陈铮与袁氏族老交手,记的袁氏嫡传功法的气息。被众星拱月,护在中间的军帐中,一道深厚的气机正在有节奏的起伏着。气机的主人,明显是在打坐入定,吐纳炼气。

    “先天五层,与袁氏四老的气机颇为相似。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露出一丝笑意,他已经百分百确定,军帐中入定打坐的人就是袁灵。

    就在他靠近袁灵军账不足三丈时,突然一缕轻烟冉冉升起,落在陈铮面前,挡在了袁灵的军账之前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暴出一团血光,微微叹了一声,惋惜道:“行百里半九十,功亏一篑,可惜,可惜!”

    在夜风吹拂下,一位风姿卓灼的女子,一袭红衣,长袖飘飘。在火光的照耀下,如同一位火中精英。曼妙的体态和动人的线条,让人痴迷不已。

    “袁氏果真与天命教同流合污,勾结在一起了。还请董小姐为陈铮解惑,当阳候也来淌这趟混水了吗?”

    数年不见,陈铮还是一眼就认出眼前的女子,正是当阳候的姬妾之一,天命教十二圣女之一,董艳艳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叹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他早该想到的。天命教既然在他南下途中伏击,袁军营中必然也会有高手潜伏。

    如今暗杀不成,只能强攻了。

    好在董艳艳的修为并不强,只有先天七层,对陈铮而言算是一个好消息吧。缓缓抽刀,一阵呛啷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口百炼精钢刀出鞘,寒光四射,刀芒吞吐。同时暗聚功力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董艳艳檀口轻启,吐气如兰,幽幽说道:“陈候十万大军南下,唇亡齿寒,当阳候不过是未雨绸缪,只为自保而已。“

    陈铮摇着头,再次惋叹一声,骤然一道血光激起,阴风吹拂,斩落而下。

    董艳艳心中顿升一股寒意,差点掉头逃跑。这一刀无声无息,却让她浑身汗毛炸立,好似灭顶之灾之降临,连忙收摄心神,红袖鼓荡,带着呼啸的罡气轰向刀光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刀光斩破罡气,董艳艳如被雷击,娇躺颤抖,一缕鲜血自嘴角溢出,让她看起来越发妖艳,给人一种极度诱惑。

    “陈候好狠的心哩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如泣如诉的声音落地,喊杀声大作,数百名精兵从军帐中冲出,把陈铮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嘿嘿,陈铮,你没有想到吧!”

    中军大帐之中,袁灵一身戎装,腰挎一口战剑,在十几名高手的拥簇下,从军帐中从容走出。腰上露出一丝讥笑,看向陈铮的目光,就像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身陷数万大军的包围之中,又有十多名先天高手虎视眈眈,陈铮就算有通天本领,也是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过了今晚,世上再无“陈铮”之人,渔阳郡也将成为袁氏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陈铮目中闪过一道血光,他确实没想到,袁灵好像未卜先知,提前设下伏兵,就等他自投罗网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出了内奸?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知道他来刺杀袁灵的人,绝不超过一掌之数。而且,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亲信,不可能暴泄露消息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内奸泄露,那就是袁灵早就防着他来刺杀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这些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陈铮的目光扫向袁灵身边环绕的高手,有袁氏二老,还有天命教的高手。其中一人,引起了陈铮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滦河剑派?”

    滦河派剑一直不服袁氏,两方明争暗斗,使平安郡处于半分裂状态,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据陈铮所知,滦河剑派有两位先天化境,掌门勒东生,与前酀州兵曹司郎中许公卿。勒东生深居浅出,为突破阴神境而一直闭关潜修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先天八层的修为,想必是就是许公卿了。

    “陈贼,你杀我儿应亭,今日新仇旧恨,必让你死无丧身之地!”

    许公卿目光阴毒,透出无尽的恨意,恨不得把陈铮生吃活吞了。这也难怪,杀子之仇不共戴天。许应亭若未死,恐怕也已晋升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世上武者千千万,能够突破先天化境,百中无一。

    许公卿一生成就,充其量也就先天九层。但许应亭前途无量,被列入大离十大年青高手之一,若非早夭,必然有资格冲击阴神境,成就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切都毁在陈铮手中了。

    对陈铮恨之入骨的又何止许公卿一人,另一人同样对陈铮仇深似海,双目喷火的盯着陈铮,若非尚存一丝理智,早就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陈贼,你可还认的我?”

    一位比陈铮大了六七岁的青年,突然走上前来,目眦欲裂的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震风镖局的余孽!”

    陈铮虽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但他凝聚心灵之光,只需一个楔子,就能让深埋的记忆重现。看到司马剑一瞬间,他就想起了此人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今晚是陈某的仇人大聚会吗?聚在一起也挺好,省的陈某一一去找了!”

    陈铮“嘿嘿”冷笑一声,手中钢刀猛地朝前一斩,一道赤光划破空气,发出呼啸的破空声,阴气弥漫,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,在地面凝结出一层薄霜。

    “伶牙俐齿,死到临头尤不知。杀!”

    一声厉吼,十几道身影冲过来,劲气呼啸,刀光剑影,把陈铮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无一不是先天化境,修为最高者达到了先天九层。足以覆灭一家稍弱的三流宗派,便是二流宗派也不敢轻易招惹。如今联手一起,只为了斩杀陈铮一人。

    话说,陈铮便是就此战死,也该含笑九泉,荣幸之至了。

    陈铮凛然不惧,哈哈大笑,不屑道:“一群土鸡瓦狗!“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赤光腾空而起,血河悬挂长空,杀气冲霄,陈铮施出杀生刀法,百炼精钢刀化作一道赤芒,闪电般斩向袁灵。

    围魏救赵,袁灵是这群的领头,又是三军主将。这些人无论如何,都不会让对方陷入险境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的身法在宗师之下,绝世无双,能与他相比者,寥寥可数。一道阴风吹过,他的身影在众人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血河当空,杀气冲霄。冰冷的气机侵袭而来,让所有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“将军小心!”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董艳艳早就预防,没有与众人围攻陈铮,而是守在袁灵身边。围攻陈铮的高手死多少人,不在她在关心范围之内。好只要确保袁灵的安危,绝不能让陈铮得逞,就是最大的成功。

    袁灵若死,长留城下的五万大军必将全军覆没。这是惊天动地的大变局,就连远在幽州的当阳候,也将受到陈铮的兵锋威胁。

    董艳艳一袭红衣飘荡,双袖扬起,化作重重罡气拂向赤芒刀锋,一层层的消弱着陈铮的刀芒。

    陈铮只觉刀劲陷入一片泥淖之中,锋芒顿拙,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飞云袖本是一门很平常的武技,修炼这门武技的人,没有一万也有八千。但能如董艳艳这般,别出机杼,几经升华者,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董艳艳把自己精修的百花掌玄妙之意与飞云袖相融,红衣飘飘,如九天仙女,再辅以天命教媚惑众生的功法,能让铁汉变成绕指柔,太监都要动心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左手猛地一抓,五道爪劲当空而下,撕裂了董艳艳的飞云袖。片片红布散落,一缕精纯凝炼的气机沿着飞袖侵入体内,瞬间击溃了董艳艳的护体罡气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爪之下,董艳艳吐血受伤。

    陈铮却没有乘势追击,反而身体一闪,幻化出十几道虚实难辩的影子,迎向周围的高手。而他的真身融于天地,化为一道阴风,吹向了袁灵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他的目标都是袁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