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名又写错了,这是七三七章!!

    衙堂之上,众人分列而坐,端首之位上,陈铮神色沉凝,喜怒不形于色。

    “候爷,今日一战,袁灵麾下军马不足四万。若再有两三战,袁灵必然承受不了伤亡而自行退去,到时就是咱们反击之机。请候爷给末将专断之权,以此计消弱袁灵兵力。”

    吕轻候从战后就一直思索接下来的战事,权衡各方向,类似今天与昨天的这种中烈度战法,是适合的战术。

    它有二大好优点,第一,战争规模较小,节奏易控,可以随时脱离战场,进退自如;第二,战争烈度较轻,可以根据伤亡程度而调速战争烈度。

    吕轻候把优劣点一一叙述后,所有人的眼睛猛地一亮。尤其参与战事的将领,对于敌我兵马的损失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昨天与今天二场大战,士兵折损不超过七千,许多轻伤者经过止血包扎后,可以直接归队,战斗力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而袁军的损失,大概在一万一到一万五之间。

    二比一的战损,很划算的买卖。若是狠得下心来,以一万战损换取袁军一万五到两万的损失,等于为南下之战奠定了一半的胜局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他不在乎兵力的折损,打仗哪有不死人的,关键是死的值不值。

    若是全挥死亡一半就能覆灭袁氏,占领平安郡,陈铮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在陈铮眼里,人是最不价钱的。他在初习武道时,不知杀了多少人,抽取精血,铸造血池,以供自己修行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多少兵力?”

    陈铮心里认可了吕轻候的战术,以伤换伤,不断消耗袁军的兵力,只到对方承受不住退兵,然后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不过兵力不能折损太严重,以免影响南下之战。一旦进入平安郡内,袁氏必将拼死反击,这才真正考验己方的时候。兵力不足,或是精锐折损太大,怕是不容易在平安郡立足。

    “末将麾下还剩八千兵力,两千骑兵,六千步兵,皆是百战精锐,每一个士兵的修为都不低于后天三层。”

    “伤亡这么大吗?”

    听到吕轻候麾下只剩八千兵力,沈玉大吃一惊。若没有记错的话,吕轻候南下时,可是有着马兵军一万三千左右。这才两天时间,就损失了小一半。若按照吕轻候刚才的战术,怕是不等袁灵承受不了损失,吕轻候自己就变成光杆将军了。

    “长留县内有多少战兵?”

    大军南下时,可是带了三万战兵,五万卫军。而且,鲁敬德镇守长留县,麾下也有数万可战之兵。

    长留县的大军归沈玉节制,自南下以来,没有任何损失。

    “两万战兵,一万卫军。”

    沈玉脱口而出,又汇报了鲁敬德的兵马,以及退守白洋淀的水军兵力。

    水陆两路,战兵与卫军合计十二万左右。虽然有一多半是卫军,战力低下,但经过几场大战的粹炼后,必然战力大增。

    陈铮的心里底线是,十万大军过河,南下平安郡。以一万人的损失为代价,换取袁灵退兵,化被动为主动,很合算。

    “吕轻候听令,本候为你补充三千步卒,一千骑兵,在城外西南扎营……”

    “候爷且慢!”

    沈玉突然出声,打断了陈铮的军令。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,起身对着陈铮抱拳拱手,高声说道:“启禀候爷,属下有策,可减少伤亡,一战而退袁军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没想到沈玉也与人争起功来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异色。沈玉非不知轻重之人,虽有与吕轻候争功之嫌,但没有五六分把握,决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陈铮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,兴奋地说道:“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沈玉拱了拱手,问道:“袁氏四位族老死其二,敢问候爷,袁灵军中可还有威胁到候爷的高手?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哈哈大笑起来,道:“袁氏族老不过冡中枯骨,袁军战力不欲,本候确能来去自如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沈玉眼睛猛地一亮,突然躬身施礼,大喊道:“属下恳请候爷出手,斩杀袁灵。袁灵若死,我乘机袭营,必能一举击败袁军。袁氏折损了这五万大军,必然伤筋动骨,届时,我们就可以长驱直入,兵临平安郡城之下。”

    沈玉的话让所有人大惊失色,没想到他的胃口这么大,更是要让陈铮置身于险地。这个风险太大了,陈铮若有个好歹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陈铮猛地一拍手掌,眼中透射出一道血光,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若真能斩杀了袁灵,袁军群龙失首,必将大乱。渔阳军乘机袭营,必胜无疑。没了这五万大军,袁氏在平安郡的防御也将顾此失彼。届时,陈铮引十万大军过河,长驱直入袁氏腹地,兵临城下,这一场大战就等于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好处还不止这些,一旦兵临城下,平安郡各方世家豪族,肯定会坐壁上观,投向最后的胜利者,做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而这也将大大降低陈铮一方的兵力损失。

    一举数得,陈铮没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听到陈铮同意沈玉的提议,衙堂众将大惊失色,连忙劝阻:“候爷三思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候爷一身安危关乎千万之众,万万不可轻身冒险。”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在座众人的身家性命,荣华富贵,全都系于陈铮一身。一旦陈铮有个好歹,他们多年的浴血奋斗,就都付之于流水了。

    不为陈铮的安危着想,只为自己着想,也必须陈铮冒险。

    陈铮大手一挥,面露决绝之色,道:“本候心意已定,尔等不必在劝。整顿兵马,集结粮草,今夜三更之后,本候潜入袁军,斩杀袁灵。一旦袁军中有大火,就引兵袭营。快马加鞭前往白洋淀,通知黄百韬,截击袁军水军,封锁大河。”

    沈玉忽然问道:“候爷要乘夜过河?”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道:“兵贵神速,袁灵全军覆没,我们绝不能给袁氏一点反应时间。乘机过河,长驱直入,兵临城下。一可打袁氏一个措手不及,二可震慑平安郡。”

    “候爷考虑的周全,确实要兵贵神速!”沈玉眼睛骤然变亮,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军略已定,无可更改。

    众人都回去整顿兵马,借机休整。接下来的相当一段时间之内,恐怕没有再休整的机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