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正在闲聊这一段时间出现在神都的各派高手,突然一道破空声传出,咔嚓一声,窗户被轰碎,一道人影闯进来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陈铮正对窗户,反应极快,鬼影无踪瞬间施展,从座位上消失,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人影身前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泣血刀出鞘,一道赤光斩出去。

    刀光凌厉,杀气如潮,凝如实质的刀势在一瞬间锁定了来人。一缕杀机沿着刀势直接斩入对方心神。

    杀气滔天,赤光斩落,来人惊骇欲绝,猛地大叫一声:“是我!”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顾轻舟忽然仰身,迎面朝上,好似天外飞仙,剑光如水般把班濯罩住。刀剑相击,发出一声轻脆的鸣叫。

    “班濯?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逆转真气,收敛了刀势。泣血刀险之又险的从班濯身侧穿过,随之听到一声闷哼从班濯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窗户外传来一道重物落地声,顾轻舟脸色微变,冲着班濯训斥道:“你也不是三岁小孩,怎的被人跟踪也还毫无察觉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班濯身形落地,脸上青红相间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。顾轻舟冲到他身前,运转玄心奥妙诀,一道精纯之极的真气渡入到班濯的身体,助他驱除了体内的异种真气。

    班濯的脸色闪过一道紫气,而后变的红润起来。

    “紫气天罗,你与大罗天派的人交手了?”顾轻舟眼前闪过一道神光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大罗天派,还是青云宗!”班濯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青云宗,你不就是青云宗弟子吗?”

    陈铮站在窗户前,泣血刀没有归鞘,刀尖挂着一滴血珠,奇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武启竜也是黄泉魔宗的弟子,不也被你杀了嘛。”班濯嗤笑一声,眼中透出愤恨之色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理会他,开口道:“刚才那人的气息有点像荧惑神府的路数。“

    顾轻舟的脸色很难看,沉声道:“荧惑神府与青云宗,大罗天派合作了?”

    “不止荧或神府呢!”班濯一手捂着胸口,运转真气,推宫活血,听到顾轻舟的话,苦笑着说道:“还有天妖殿,温都渊,六欲合欢宗,若不然,我也不会这么狼狈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这里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班濯脸色猛地一变,叫道:“双拳难敌四手,咱们先出去躲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陈铮修为大进,正想找个人试试刀锋,难得有这么多人送上门,哪有拒绝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大罗天派的紫气天罗,顾某闻名久矣,正好借机领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以他一只脚踏入先天化境的修为,若非实力相差悬殊,想要伤他容易,杀他难上加难。他可没忘了,身边还有一个陈铮,也是个扮猪吃虎的狠角儿,修为并不比他差。

    合二人之力,先天五层以下的高手,都有信心斩杀,何况是这几个不成器的人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会一会这些高手。”

    陈铮还刀归鞘,突然从窗户前消失。把个班濯惊的吸了一口冷气:“鬼呀!”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作怪,还能动吗?”顾轻舟训斥他一句,提剑从窗户口窜出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这才几天不见!”

    班濯暗自炸舌,刚才陈铮给他的感觉,让他突然想到了贾臻。想到陈铮的修为可能达到了贾臻这一级别,班濯信心大增,身形一闪间,翻出窗户,向着二人追去。

    从酀州会馆出来,跨过玄武桥,未走太远,隐隐听到一声佛号。

    “南无琉璃王佛,几位施言拦住小僧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神秀一身白色僧袍,玉面丹唇,瓦亮的光头不仅没有减弱他的风姿,反而更加几分神采。缩在袖袍中的双手,左手结不动金刚印,右手结伏魔印,真气贯通全身,好似一尊玉佛,面对数名强敌,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“嘻嘻,琉璃净土的和尚都如你这么俏秀吗?”

    陆萍儿打量着神秀,一双妙目之中,秋波流转,盈盈如水光,越看越是喜欢,突然间体内生出一股无名之火。

    神秀的灵觉惊人,察觉到陆萍儿的丑态,轻轻皱了下眉头,突然戏说道:“琉璃净土亦有欢喜一脉,比之小僧更胜数倍,陆施主若有意,小僧倒可做一个媒人。”

    佛门欢喜宗是什么货色,在场众人心知肚明,打着正义的幌子,放荡不堪,比之六欲合欢宗更让人厌恶。

    “少放点浪,赶紧解决了这个贼秃。若是骚痒难耐,等一会儿,爷好好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人有些不耐烦了,沙哑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麻子离老娘远一点儿!”

    陆萍儿眉目含煞,对着老麻子怒喝一声。叫骂道:“一脸的麻坑,恶心死老娘了,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,也不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。”

    “贱婢,找死!”

    木驼平生最恨别人说他脸上的麻子,闻言,顿时大怒,“锵”的一声,拔出毒剑,飞身刺向陆萍儿。

    “老麻子敢动手,老娘害你不成!”

    陆萍儿一副泼辣的样子,袖口中滑出一口短剑,迎向木驼。

    双方身形交错而过,突然三道黄光从木驼手中打出,飞向神秀。陆萍儿手中短剑,与此同时也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!”

    神秀发出一声禅唱,猛地催动真气,一道金光一闪而逝,把他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三道毫芒一般的毒针刺到神秀一寸之内,发生三声响声,被神秀的护体真气挡下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寒光斩落,陆萍儿的攻击到达神秀三尺之外,神秀脚步挪动,步步生莲,让陆萍儿一击落空。

    不等他反击,其余人大喝一声,把他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,弟子今日要开杀戒了,还望佛祖原掠!”一道寒芒乍现,神秀手中出现一口两尺长的戒刀,斩向陆萍儿。

    刀光如水,轻风抚面,好似一位秀丽的女子发出的娇媚的笑容,让人心中生不起一丝的杀意。

    刀光划过长空,落向陆萍儿。

    陆萍儿灵光震颤,遍体生寒,一股灭顶之灾降临,令她俏脸苍白,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贼秃去死!”

    木驼发出的瘟神针,被神秀的护体真气击落,看到陆萍儿陷入险境,厉喝一声,手中毒剑刺向神秀的肩膀。

    神秀好似有未卜先知之能,木驼刚到他一丈之外,毒剑才刺出,他手中的两尺戒刀好似一道清风,从陆萍儿面前吹过,斩向木驼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光轻柔如水,映照着天空的月亮,好似美人微笑,从木驼的眼前掠过。一道血箭迸出,木驼双眼突出,不可思议的看着神秀。

    “阿难破戒刀?”

    苍夜一声惊呼,叫破了神秀的刀法。

    PS:新书《幻蜃仙途》修改完毕,正式更新,每天两章,求支持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