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金山,天下祖脉之源头,世界中心。

    此时,七个人围坐在一间人工开辟的山洞内,中间摆放着一尊三尺高的方鼎,两耳四足,造形古朴。

    天机宗善长寻龙点穴,占卜卦算之道。紫金山是从上古时期就流传的天下祖脉,经过绝命书生一番寻龙占穴,终于找到这处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接绝命书生所说,这里是紫金山祖脉之源点,天地人三才在此交汇,上引碧落,下连黄泉。

    欲修复世界之伤,没有比这里更好的风水宝地了。

    陈铮,张秋水,绝命书生,朱雀仙子,姥姥,东海鳌客,铁战一共七个人,以七星之阵盘坐于地,围绕在社稷之鼎周围。

    经过陈铮一番大闹皇宫,引走了大内高手的注意力,张秋水等六人乘机潜入宗庙,以一尊假鼎换走了社稷之鼎。

    在皇宫内应的带领下,顺利地出了皇宫,潜入紫金山中,准备融炼五行之精,修复世界之伤。

    说实话,论炼丹能力,绝命书生绝不在丹王古河之下;论炼器,铁战身为铸铁堂之主,他若说第二,天下无人敢称第一。

    铸铁堂的出品的神兵利器,千金不换,切金断玉,吹毛断发。

    但在场七人,面地着社稷之鼎,却不知如何融炼五行之精。毕竟,五行之精与炼丹炼器不同,这是在修复世界之伤。

    “融炼五行之精,要不要烧火?毕竟,没火怎么炼?”

    铁战搜肠刮肚,除了一脑子的融铁炼金之法,再想不到其他的力法。

    “不知以炼丹之法融炼五行之精是否可行?”绝命书生开口说道,并且说出了自己的理由,让人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炼丹,无非就是淬取各种药材的精华,然后按照文武相佐的道理,把这些精华融合在一起,使其产生变化,形成各种不同功效的丹丸。

    把五行之精当作五种不同的药材,淬取精华,然后按照五行相生原理,令其融合,想必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理道无懈可击,可众人总觉的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最终,张秋水不得不开口:“融炼五行之精的目的,在于提取造化气机,而后让世界晶壁吸收,修补伤痕。就算酸秀才的操作没错,五行之精融炼后,又该怎么操作,如何让晶壁吸收造化气机?”

    东海鳌客取出了息壤之精,色呈黑色,好似从海底挖来一捧海泥,带着一丝金火之气。

    “息壤属土,也不知这些息壤之精够不够用,我动用天涯海阁的所有力量,寻遍东海,也只找到这些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一掌拍向社稷之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鼎身轰鸣,东海鳌客手中的息壤之精落于鼎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社稷之鼎内部发出一声和鸣,鼎口中浮显一道玄妙的气机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变,连忙叫道:“小心,此乃人道气机,不要让其染在身上,极为难缠!”

    绝命书生闻言,脸上露出恍然之色,猛地一拍大腿,激动地大叫起来:“我明白了,要用社稷之中的人道气机来融炼五行之精。木克土,赶紧把乙木之精放进去!”

    姥姥子取出一株翡翠般的玉树,通体幽碧,往空中一抛,受到社稷之鼎中的人道气机吸引,乙木之精落在鼎中,直接落在息壤之精上面。

    一道道幽碧光华延伸,把息壤之精包裹起来,火树银花,青乌两道光华浮显于鼎口,好似两条蛟龙,盘旋环绕。

    “金克木,庚金之精!”

    随着绝命书生话落,铁战把一块满是锈迹的铁块扔出,咣当一声,铁块落入鼎中,发出一声金铁击鸣。

    “火克金,离火融庚金!”

    朱雀仙子手捏引火诀,一团火焰凭空而降,落进社稷之鼎。桔红色的离火,包裹着庚金之,受到离火激发,一道道锋芒飞斩,击打在鼎壁上,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。

    鼎口,如万剑齐发,锋芒之气透出,竟让众人有种被刀刃分体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水克土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流水声从洞中响起,陈铮取出水母之精,一个巴掌大小的汽泡悬浮于空中,气泡之内,一条河流流动,发出哗哗地声音。

    受到社稷之鼎中的人道气机牵引,水母之精向着鼎口飘移,最终落入鼎中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只听的,一声气泡破裂声,便有哗啦啦的流水声在鼎中涌运。鼎口冒出一道水蓝色的光华,却被人道气机压制着,无法冲出鼎外。

    水波荡漾,水蓝色的光华回落于鼎内。

    五行相克又相生,在人道气机的中和下,产生了奇妙的反应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从鼎口冲出一道光华,好似幻影般,色呈五彩,乍分乍合。

    “催动真气,激发鼎中人道气机!”

    看到鼎口的幻影,陈铮心中一动,连忙大叫道。

    鼎口的幻影,让他想到了自己聚心灵之光。刚开始,也是这般虚幻不真实,随着他的修为增强,心灵之光不断凝实,最终化作阴神雏形。

    陈铮大约明白了,所谓的融炼五行之精,倒底是如何操作了。

    社稷之鼎代表人道,若把社稷之鼎比做一个人,那么五行之精就相当于天地元气,如人修炼时吸收天地元气,社稷之鼎吸收五行之精而修炼,且一步到位,直接凝聚出灵光。

    社稷之鼎,代表着人道,其所凝聚出的这道光华,就应该叫做“人道灵光”。

    叫人道之光也行,叫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道灵光还没有圆满。

    陈铮接触过社稷之鼎,一旦受到真气刺激,鼎中承载的人道气机就会被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激发?”

    “用真气遥空击鼎!”

    陈铮说话间,运转白骨阴风诀,汇聚天地阴气,催动起白骨真气,五指成爪,而后化爪为掌,一记劈空掌轰向社稷之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掌劲击中鼎身,轰然一声巨鸣,一道灼流喷吐而出,生出雄雄大火。

    “众生作柴,红尘为炉,点燃人道神火,这是要凭空造出一尊天帝啊!”

    绝命书生惊叫一声,看着古朴的社稷之鼎,在雄雄的人道神火锻烧下,通体如红。无量众生之念被燃烧,化作一道奇妙气机融入鼎口的灵光。

    随着奇妙气机不断融入灵光,灵光由虚变实,由幻变真。

    陈铮的修为不受天地压制,最大限度发挥出实力,一记记掌力,夹杂着浑厚的真气轰击在鼎身上。

    天地阴气汇聚于洞室之中,鼎中神火燃烧,赤烈滔滔,众人却感受不到一丝的温度,好似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,一股股的寒意向着体内入侵。

    六人露出骇然之极的神色,齐齐看向陈铮。这还是陈铮的目标是社稷之鼎,而没有针对他们,若是陈铮克意针对他们,都想到会是一种什么场景。

    张秋水等人目光复杂的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每一掌都运出十成功力,便是陈铮修为雄厚,数十掌拍出后,也有些吃不晓了,额头一滴汗珠滴下。

    绝命书生见之,连忙大叫道:“换人,张掌门接应!”

    张秋水不敢怠慢,并指如剑,催动真气,一道剑气迸发激射向社稷之鼎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鼎身传来一声清脆的鸣叫,光华流转,刺激社稷之鼎,激发鼎中承载的人道气机,维持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不断与五行之精发生反生。

    此刻,社稷之鼎通体赤红,鼎口灵光幻变,鼎内神火雄雄燃烧,根本看不清人道气机与五行之精相互作用。

    七人也只是以鼎口灵光来判断真气的输入程度。

    随着张秋水接应,陈铮张口一吸,洞室中几乎凝为雾气的阴气,被他一口吞尽。阴寒冰冷的洞室之中,被凌厉的剑气所充塞。

    剑气啸啸,凌厉的锋芒充塞着每一个角落。张秋水每一次剑气刺发,都有一缕气外泄,好似一口口小剑在身上割裂,众人不得不运功抵抗。

    “张兄好纯粹的剑气,观潮剑法已被他练到最高境界了吧!”

    东海鳌客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张秋水的剑道修为,陈铮同样惊讶万分,剑气如潮,他竟从张秋水身上看到了一丝顾轻舟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接应!”

    绝命书生大喝一声,东海鳌客轰然一掌击出,刚柔并济的惊滔掌,挟着东海无量之势,竟生生把社稷之鼎击的飞离地面一尺之高。

    轰轰……

    惊滔掌,势如惊滔骇浪,一掌轰出,众人好似看到了无量巨浪,挟着灭世之威扑来。

    “好掌法,老鳖鱼深藏不露啊!”

    东海鳌客力竭,朱雀仙子接替。

    这位仙子加以“朱雀”之号,一身真气烈如神火,赤焰滔天,焚尽八荒六合,好似一位火之神女,绝命书生双目之中,异彩涟涟。

    “轮到姥姥了!”

    姥姥伸出一只手,如玉之光,一道玄妙的气息透体而出,衣袖一挥间,一股无形的劲力涌向社稷之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劲笼罩鼎身,鼎口灵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玄门正宗功法!”

    看到姥姥神威,一身道韵流传,陈铮不禁出口大赞。

    姥姥的一身玄门气机,比之观云老道差了十万八千里,但却是玄门正宗嫡传,但与太一道派的功法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天下玄天,并非出自太一一门。诸天万界,还有神秘莫测的九天之上,如太一道派这等玄门传承,恐怕为数不少。”

    绝命书生的功法更加玄妙,浑身洋溢着一股玄妙气机,高深莫测,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七人轮流以真气刺激社稷之鼎,激发社稷之鼎承载的人道气机,融炼五行之精,凝聚人道灵光。

    日夜不缀,七七四四十九天,灵光化虚为实,由幻化真。五行之精被彻底融炼,融入灵光之中。

    这道灵光,上接碧落,下通幽泉,中闻人道,勾通天地人三才,照映大千世界,包罗万丈红尘。普一成形,便与世界本源形成共鸣。

    一道道厚重,真实不虚的气机显化,与灵光相触。

    陈铮沾染一丝本源气息,识海中的白玉门忽然光华绽放,阴神从白玉门中一步迈出,悬于识海,周天阴气暴动,白骨阴风诀急速运行着。

    猛的一股庞在的吸摄力从白玉门传出,吞噬世界本源气息。

    陈铮浑身一震,脑门像被一柄重锤狠狠的砸了一下,眼冒金星,晕头转向,殷红的鲜血从眼耳口鼻中渗出。

    环绕周身的阴气,呼啸成风,陈铮头发飞扬,整个人好似厉鬼一般,衣衫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本源之气的本质之高,远远超出陈铮能够承受的极限,只是一缕气息,就让他身负重伤,心神差一点崩溃。

    若非白玉门镇压识海,陈铮就在被本源之气摧垮心神,变成一俱无意识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此刻,他修炼蛮荒世界的无名功法产生了作用,一身钢筋铁骨,承载着世界本源之气的重压,发出咔咔的爆响声。

    让人担心,下一刻他就要全身骨骼尽碎,被压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识海之中,一声霹雳,一道灵光冲出天灵盖,直透云霄。

    世界本源之气被白玉门天噬,白玉门之上,光华流动,无数的神秘符文浮显。血海滔滔,陈铮的阴神忽然从识海之中幻灭。

    白玉门放出亿万道灵光,于虚空作画,缓缓勾勒出一具人形。人形越来越真实,面貌也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是一柱香,也许是一天,甚至是一个月……

    陈铮的心神寄托于一方玄妙莫测的时空之中,左右无方,上下无定,渺渺之间,神思不存,好似佛陀寂灭,不存于世界。

    当识海之中,灵光勾勒出的人形,真实显化,陈铮眼前一道白光闪过。

    这一道白光,似天地开辟之初,永恒不灭之光,造化无量,神威无量,玄机无量。

    “虚室生白,这是臻入先天化境的标志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大震,被彻底惊呆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缕世界本源之气,竟让他直接跨越了后天十二层,臻入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运转白骨阴风诀,真气运使如手臂,没有一丝晦涩,心念动之,真气随之。更加的精纯,更加的纯粹,就如刚才眼前划过那道白光。

    唯一,唯精,唯纯!

    “不对,现在还不算是晋升先天化境,境界达到了,但修为还没有达到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观识海,只见阴神由虚化实,与他一般无二,好似他的一俱具分身。但还如以前一样,真气是真气,阴神是阴神,就连白玉门也依然独立悬浮于识海虚空。

    如今的白玉门,与他的心灵之光融二为一,心灵之光即为白玉门,白玉门又为心灵之光的现实显化之状态。

    若他臻入先天化境,精气神三者,就该三合为一。

    陈铮的状态很不对劲,他还未晋升先天化境,就在机缘巧合之下,凝聚出阴神雏形,如今的阴神雏形,更是化虚为实,彻底成形,但却未能与心灵之光融合,变成真正的阴神。

    他有些为难了:“真气,阴神,白玉门,三者独立,要如何才能让三合相合,精气神融合?”

    此刻,陈铮陷入一个很尴尬的境地,所有晋升先天化境的条件都达到了,但受困于精气神不能融合,只能算是一只脚踏入先天境,而另一只脚还在门槛之外,甚至被门给卡住了,不能动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