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后退一步,拔刀而出,劈出一记刀光。

    小成境的杀生刀法,杀气凝炼,直接斩碎对方的掌劲,刀光不绝,杀向对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衣袂声响起,三道人影扑出,紧接着宏响的声音响起:“好大的胆子,竟敢图谋社稷之鼎,真当皇宫是来去自如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陈铮的身形悠忽一闪,避开四大神卫的包围,向着殿正中扑去。

    大殿正中,一尊四方鼎,高三尺,宽两尺,两耳四足,好似黑铁筹造,古朴无华。拱奉在上古贤皇的画像之下。

    “贼子住手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扑向社稷之鼎,四大神卫一声厉喝,挟着凌厉的攻势,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丝毫不理会,踏前一步,探手抓住向社稷之鼎。手触鼎身,一股难以形容的温和气息,直接冲入他的识海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猛地大惊,白玉门晃动着,绽放一道灵光,镇压向这股奇异气息。

    “陈某好言相求,既然不允,如今只能强取了。”

    话未完,返身一刀劈出,赤红的匹练卷向四大神卫。杀气纵横,整个大殿内的温度骤然下降。

    急扑而来的四大神卫,露出震骇之色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一刀惊退四大神卫,陈铮一手抓住鼎足,就要举起,突然耳边一声咋雷般的冷哼。

    一道苍雄有劲的声音喝道:“无知狂徒,竟敢到皇宫撒野,放下宝鼎,老夫放你一马,若不然休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陈铮暗运白骨真气,汇聚周天阴气,一股阴寒气息经手水掌延伸向社稷之鼎,欲对抗鼎身传递出的奇息气息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不运功抵抗还无太大影响,真气刚触鼎身,与这股奇异气息相触,好似火星溅入油锅,白骨真气也好,还是天地阴气也罢,瞬间被点燃,形成一股灼热气劲逆窜向他的经脉。

    灼流所到之处,陈铮只觉经脉欲裂,就连被白玉门镇压的气息也开始暴动,让他脑海中幻象丛生,无数念头纷涌而现,如同置身于闹市之中,让他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人道气机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仍存一点清明,瞬间明白,鼎中蕴含的奇异气息,正是传说的人道气机。此气机包含着众生之念,杂质纷复,一旦心灵被人道气机覆盖,从此“我再非我,不复真我”,变成一具没有自我思想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好在白玉门给力,与他的心灵之光融合为一,强力抵抗着人道气机的入侵,不至于使他心灵失守。

    但在无量的众生念头冲击下,陈铮也变的头脑肿胀,脖子上像是顶了一个千斤的铁西爪,沉重无比。

    脑中幻象丛生,亿万丛生的愿力于刹那间塞进脑子里,陈铮感觉自己的大脑就要爆炸了。强咬舌尖,剧烈的疼痛让他心志复明,泣血刀猛的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刀连带着侵入体内的灼热也被劈了出去,陈铮的心神猛的一松,暗出一口气。就在他准备把社稷之鼎放下时,蓦地一道劲气狂起。

    四口青蒙蒙的剑影直刺而来,剑光如网,封死了上下左右前后的所有方位,让陈铮生出一种毫无闪躲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天罗地网!”

    陈铮下意识催动真气,一刀斩出。没想到,真气刚井肩穴,社稷之鼎传来一股灼流,狂涌入他的体内,将白骨真气冲得支离破碎,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这股灼流比之刚才更盛十倍,甚至十几倍,以陈铮的经脉之坚韧都无法承受,尤其灼流中蕴含的奇异气息,直接冲向他的识海,与他的心灵之光纠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精气神同时受到侵袭,陈铮脸色顿时大变。此刻,他正催动真气,一旦拿捏不住真气的走向,必将陷入走火入魔,经脉断裂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要命的,以他的修为,经脉尽断也能恢复之时。就怕引起连锁反应,被人道气机乘机污染了心灵之光。

    陈铮的危机还不止,正受到人道气机冲击时,四口长剑已然刺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长剑触及皮肤,陈铮识海轰然剧震,一记凌厉的刀光从白玉门冲出,斩灭了侵入识海的人道气机。一股阴森,强绝的刀势透体而出,形成一个无形的气罩,挡住了刺来的四口长剑。

    陈铮身躯猛晃,耳中听到一阵闷哼。

    “噗噗!“

    连响四声,就见四道人影被一股无形的反震力震得跄踉跌退。随之,陈铮浑身一松,侵入体内的人道气机,被刀势斩灭。

    他的刀势已经超出大成之境,触摸到一层神而明之的境界,除己之外,无物不斩。就连在经脉中肆虐的灼流也被刀势斩灭,白骨真气乘机一口扑来,竟把这股灼流吞噬。

    “咝!”

    陈铮大吃一惊,这灼流蕴含的人道气机,非同凡响,一旦在体内造反,后果不堪设想。陈铮不敢怠慢,连忙催动真气,奇妙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无物不侵,让他的白骨真气一触即溃的灼流,似乎变的温和许多。社稷之鼎涌出的灼流依然在侵入他的体内,但白骨真气也不再毫无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陈铮这次学乖了,不以真气抵抗灼流,而是调动刀势,与白骨真气相融,行走全身经脉,果然,灼流被刀势斩灭了蕴含的众生之念,人道气机,而后被白骨真气吞噬。

    人道气机,包含众生之念,汇聚了人道气运。

    陈铮脑海闪过一道灵光,突然施展截运异术,谨守心神,勾通白玉门镇压识海,而后猛的运行白骨阴风诀,天地阴气呼啸而来,灌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阴气至阴至寒,至邪至恶,与人道气机的至正至阳,刚好相冲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的一声,社稷之鼎发出一声响,大音希声,陈铮的心神猛的一震,差一点就失守。

    一股强绝的灼流从鼎身上涌出,直接冲进陈铮的经脉之中。至阴至寒的白骨真气,加上至邪至恶的天地阴气,与人道气机相触,一寒一热的两股气息,扭结成螺旋状,冲向丹田气海之内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一旦被这股螺旋气劲冲进丹田,冲入气漩之中,万一气海承受不住,气漩解体,陈铮的修为就等于被废了一半。

    万分紧急,陈铮心中虽急,连忙催动刀势,化实为虚,笼罩向丹田。

    早在修行之初,陈铮就悟通了“阴阳共济”之理,明晓阴极生阳,阴阳和合的玄奥。

    十万火急的关头,他也顾不得真气是否“唯精,唯纯”,直接运转紫气东来心法,一缕阳和之气产生,沉入丹田,融入灼热之流。

    玄门心法讲究“夺天地之造化,侵日月之精”,奉行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奉不足”,在天道制衡人道,中和人道气机,辅以至阴至寒的天地阴气,阴阳共生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灼流流入经脉,在紫气东来心法的平衡下,与天地阴气相和,而后被白骨真气吞噬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陈铮耳边,隐隐约约响起一道如弓弦崩断的声音,似乎还伴随着一阵雷音,此方天地对他的压制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阴森冰寒的气息冲天而起,扩散向整个大殿。

    四大神卫与老不死,猛不玎打了一个寒战,惊骇欲绝的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的五人,看到陈铮的气息骤然一升,排山倒海般的阴寒气息侵袭而来,五人齐齐打了个寒战。未到寒冬,竟感觉到一股冻到骨髓的寒意。

    这股寒气,直接中和了社稷之鼎的灼流,在紫气东心法的作用下,新生异变的白骨真气,生生不息,竟然有了一丝包容性。

    “轰!“

    突然之间,经脉好像吹气球,急速膨胀,然后紧接着收缩,胀缩之间,他的脑门好像让大铁锤给重重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脑海之中,顿时有无数的奇异景象闪。

    白玉门剧烈震动着,门户之中,血海滔滔,阴气涌动,人道气机中蕴含的众生念头被吞噬,白骨路上无数骸骨,发出咔咔的声音。

    原来如无间地狱的景象,随着一阵咔咔声,似乎拥有了几分生机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,就像是地狱之中闯入一群活生生的人,而且这些人还在地狱中生活下来,繁衍后代,彻底把地狱当成了人间。

    这一番奇异的变化,陈铮说不上是好不是坏,也无法分辩是好是坏,甚至都不知道这等变化的源由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人道气机中蕴含的众生之念,现再无法影响到陈铮的心神,阴神更是因此而得到具大的好处,又凝实了一分,显出一份生机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变化后,社稷之鼎涌出的灼流骤然一停,似是接受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感受着身体的变化,以及天地之力对他的压制消失,陈铮瞬间就明白。社稷之鼎为何会对他进行“攻击”。

    当陈铮的真气吞噬了人道气机,他的精气神沾染了人道气息,就等于得到这方世界的户口,成了合法居民,天地之力自然不会在压制他。

    “看来,以后再进入其他世界,第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寻找承载人道气息的宝器,吞噬融炼其中的人道气息,才是真正解决受天地之力压制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这一趟皇宫之行,对于陈铮而言,真是意外收获,解决了他一个老大的难题。白玉门从此之后,终于能畅通万界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陈铮手掌一松,社稷之鼎砸在地面上,发出“嗡”的一声轰鸣。

    “亵渎神器,我等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陈铮得了天大的好处,也不与四大神卫争口舌之处,眼中放出一道血光,冷哼道:“神大神卫,好大的名头。社稷之鼎,陈铮取定了!“

    话毕,随手一刀斩出,呼啸的劲气涌来,阴森冰寒的气息扑面而至,四大神卫立时眉头大皱,往后连退两步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动手的“老不死”,微微叹了一口气,叹息道:“阁下看来是一心要与我齐室为难了!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一掌拍出,庞大的气劲像一堵墙般涌向陈铮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四大神卫,身形腾空而起,分别向着四个方向飞掠。剑光霍霍,把大殿之门封死。

    修为不受天地压制,陈铮艺高人胆大,泣血刀“嗡”的发一声铮鸣,一道血浪凭空而出,悬浮于半空,从中激出一道锋芒,斩向老不死的气墙。

    赤红的刀光,挟着无坚不催的锋芒,老不死的气墙就像一张纸,轻而易举的被斩为两半,随之消散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光余势不绝,斩在老不死身上。

    一道鲜血喷出,老不死软软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一声称赞,老不死沉寂不动。

    “狗贼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老不死盘膝而坐,不知生死,四大神卫目眦欲裂,四道剑光破空而至,如同四条神龙,封锁了陈铮的周围空间,向他绞杀而至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半空中的血浪骤然而降,淹没向四大神卫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血浪中被扔进的一颗大当量的炸弹一般,一道轰鸣声后,轰然爆裂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人影从大殿中冲出,向着观星台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贼子休走!”

    四大神卫紧追而去,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番动静,惊动了皇宫的侍卫。瞬间,喊杀声由远及近,无数的火把形成一条长龙,竟然把陈铮包围在中间、

    火把快速移动,包围圈越来越小。以观星台为中心,里三层,外三层,完全成了火的海洋。

    “弓箭手,覆盖观星台,格杀匆论!”

    四大神卫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飞蝗一般的箭矢,从天而降,把观星台十丈之内,彻底覆盖。

    四大神卫见之,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,任是对方轻功盖世,天下无双,也要被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可惜,四大神卫低估了陈铮的修为。

    神融天地,心照身外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陈铮几乎就是一道鬼魅,一点风声都没有激起,穿行于雨点般降落的箭矢之间。

    赤光滔滔,刀起刀落,冲杀出一道血路,直奔太和殿方向。

    “护驾,贼子冲向太和殿!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四大神卫脸上都要阴沉的下雨了,对方是对他们赤果果的羞辱,亵渎神器,惊扰圣驾。今夜若让此贼逃离皇宫,四大神卫只有以死谢罪了。

    “护驾!”

    一声巨喝,四道身影腾空而起,向太和殿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火把形所火龙,蜿蜒而动,快速移向太和殿。霎时间,观星台周围变的寂静一片。就在此时,五道人影窜出,朝宗庙方向飞奔而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