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名写错了,是第七三五章

    四名年近百岁的高手,结成战阵,足以与初入阴神境的宗师相抗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陈铮脸色猛地一变,眼中暴出一道血光,提聚真气,蓦然发出一声长啸,右手成刀在身前一划,一道血河悬空而现。

    血河滔滔,阴风呼啸,杀气冲云霄。

    虚空斩业刀!

    一抹赤红的刀光,由陈铮右手掌激发而出,斩向袁氏四老。刀光裂空,赤红由深转浅,直接无色。

    不愧有“虚空”之名,这一刀好像隐入虚空异度,再出现时,已至袁氏四老身前。

    滋滋!两声,刀光斩破虚空,袁氏四老猛地喷出一股血箭,联为一体的气机暴裂,气息在一瞬间降至最低。

    陈铮哈哈大笑一声,脚尖点在地面上,腾身而起:“今日陈铮送四位前辈一程!”

    右掌疾劈,刀芒吞吐,切往袁崇武的右肩。左手成爪,凌空虚抓,登时生出一股吸扯之力,竟然施展出许久不用的化血功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血箭喷射,袁崇武脸色由红转白,又由白变紫,体内气血浮动,要冲破身体的束缚,被吸摄而出一般,让他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赤芒闪烁,从袁崇武的身上划过。

    陈铮一击斩杀袁崇武,返身回旋,左掌中抓着一团晶莹血团,甩手扔向袁崇术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名先天九层的武者,积累百年的精血爆炸,威力之强,直接把袁崇术炸成重伤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看到袁崇术身体倒飞,如破布娃娃一样,摔在地上,另两名袁氏族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贼子魔功可怖,走!”

    这二人果决非常,发现不是陈铮对手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先天九层的武者若是一心想要逃跑,除非是阴神境的宗师出手,不然谁也拦不住。陈铮看着逃入数千袁军中的二人,冷笑一声,化作一道阴风掠向长留县。

    血衣卫早就乘着陈铮与袁氏四老搏杀进入城中,城门口把守着一队战兵,竖起盾,刀出鞘,弯弓搭箭,一旦有敌军冲击城门,必将迎来雷霆一击。一道阴风吹来,陈铮已经掠入城门。

    “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城门下,沈玉身后跟着数名血衣卫,向陈铮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,诸位辛苦了!”

    沈玉连忙应道:“属下职责所在,不敢言辛苦二字,候爷请移步城墙。”

    说罢,沈玉引着陈铮上了城墙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,只见三里外,吕轻候率一万大军与袁军撕杀正酣。完颜亮率着一千五百骑兵也与袁刚周旋,两处战场,杀声震天,空气中弥漫着惨烈的气息。

    陈铮指着在敌军中来回冲杀的完颜亮,问道:“此将悍勇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沈玉露出一副爱才之意,笑着说道:“原是吕将军麾下旅帅,名叫完颜亮。昨日与袁军大战立下大功,我便升他为千户,指挥佥事。”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评价道:“进退有据,是一员冲锋陷阵的大将,就是修为差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正与袁刚周旋的完颜亮,还不知道引起了陈铮的注意。他与麾下一千五百骑兵,正陷入袁军的重重围困之中。虽然没了抛石机的威胁,但想要冲出来,也极为困难。

    袁刚也看到完颜亮悍勇异常,枪下无一合之敌,所过之处,一片腥风血雨。就像一根尖锥,不断凿穿己军,引领着骑兵在军阵中左冲右突,好几次都差点冲破包围圈。

    “此将悍勇,谁去与我把他斩落马下?”

    他麾下高手众多,又有刚逃进军中的两名袁氏族老坐镇,完颜亮再是悍勇,在他眼里也是笼中之鸟,徒作困兽之斗罢了。

    一名大将弛马出阵,对着袁刚抱拳拱手,道:“末将愿率一千骑兵,擒杀敌将!”

    此人面膛发紫,双眼中精光四溢,乃是他麾下的一员悍将。有他出战,擒杀完颜亮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“本将祝将军马到成功!”

    驾!!

    这名大将掉转马头,上领一千骑兵冲向完颜亮。

    “贼将休要猖狂,本将来取你狗命!”

    轰隆隆的马蹄声,砸在地上,地动山摇,一队骑兵如云而来。包围着完颜亮的袁军步兵,突然后退,散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一道黑影从天而降,直接砸向完颜亮。酣战已久的完颜亮,战力已不足巅峰一半,举枪迎敌。突然间,身体摇晃着,张口喷出一股血雾,从马背上坠下。

    “将军小心!”

    看到完颜亮坠马,十几名亲兵大叫一声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死来!”

    袁军大将手抄一根镔铁棍,横扫千军,铁棍扫破空气,发出呜呜的啸声,一击就把冲上来的十几名亲兵轰飞。

    “直娘贼,鲁爷爷来会一会你!”

    眼见完颜亮就要被袁将一棍砸碎脑袋,隐于军中的鲁达厉吼一声,不再隐藏修为,举起手中方便铲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铛!!

    方便铲与镔铁棍撞击在一起,发出一声震天响,尖锐的金铁击鸣,让周围十丈之内的敌我士兵,眼冒金星,耳朵里嗡嗡作响,一股鲜血从鼻孔中流出。

    “保护将军,这厮交给鲁某了!”

    鲁达一击杀退袁将,扭头向完颜亮的亲兵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完颜将军请放心,袁军就交给鲁达了。你们守在完颜将军身边,要是完颜将军出什么意外,休怪候爷震怒。”

    完颜亮平息一下胸口浮动的气血,脸色苍白,刚才一击让他受了内伤,胸前憋闷,肺部火辣辣的,呼吸之间,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自家知自家事,完颜亮不是逞强之辈,翻身上马,冲着鲁达拱手叫道:“有劳鲁壮士了!”

    说罢,掏出一枚令符,扔向鲁达,对麾下骑兵大吼道:“军符在此,尔等待鲁将军如待本将,若有轻视违逆之举,本将必斩杀之!”

    “谨遵军令!”

    周围数百的骑兵,轰然应喏,以鲁达为中心,江聚而来,重新编阵,形成一个小型作战集团。

    “候爷就在城墙上看着我们呢,完颜亮亲自为将军压阵,杀出敌围!”完颜亮大吼一声,挥动军旗,引着大军冲向袁军。

    鲁达面糙心细,不忘安排百多名骑兵守在完颜亮的身边,叫他们好生保护冲杀,不得远离十步之外。

    都是骄兵悍将,无法冲锋陷阵,与敌厮杀,心中不情愿,但都知道轻重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