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颜亮带领麾下骑兵凿穿敌军战阵,不断向着陈铮接近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两道阴影从天而降,陈铮脸色大变,急声大吼:“回城,回城!”

    袁军见无法拦截完颜亮的骑兵,再次发射巨石。不等巨石落下,陈铮飞身而起,凝罡成刀,一连劈出两刀。

    轰隆隆,巨石被斩为两断。陈铮身化阴影,刀光如电,纵横上下,一口气挥出十几刀,把两块巨石斩碎。而后深吸一囗气,倏地掠出几十丈,向长留县城方向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换气之时,骤然之间,眼前一花,就见一对巨掌迎面推来,没有任何招式花巧,甚至没带起半分劲气,可是陈铮却知对方的掌法已到大巧若拙的极境。

    这一击来的太突然,偷袭之人修为之精深,虽未至半步宗师;但掌力凝炼,罡气雄厚,至少有数十年的底蕴积累。

    陈铮身在半空,无论朝哪一个方向躲避,都逃不出巨掌的笼罩范围。脸上露出绝决之色,忽然一指点向落下的巨掌掌心。

    以点破面,滋的一道劲气刺穿巨掌。陈铮借力身体后退十余丈,飘然落地,才看清偷袭他的人,须发皆白,是一位老者。

    “袁氏族老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陈候好精妙的指法!”

    这位老者嘿嘿一笑,竟对陈铮夸赞起来。

    此老正是袁氏族老,在袁氏地位极高,乃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。此次袁氏过河,侵入渔阳郡,一共有四名族老随军。这已经是袁氏近乎一半的底蕴,表现出对渔阳郡志在必得之心。

    拦截陈铮的老者,名为袁崇武,近百岁高龄。在陈铮在发神威之时,就拦截在通向长留县的必经之路。以百年的精深修为,偷袭陈铮,本以十足九稳,即使不能掌毙陈铮,也要让对方重伤。

    岂知陈铮的修为超乎想像,尤其是轻功身法,绝凡脱俗,一指点破自己的掌劲,瞬间摆脱他的气机锁定。袁崇武百年修养,古井不波的心境,亦微微震动。

    “陈候再品一品老朽的天罡掌!”

    袁崇武暴起一击,刚猛的掌力直接涌向陈铮。这一掌,比刚才一掌更加威猛,完全不像是一位近百岁的老人发出。

    “好掌法!”

    陈铮低喝一声,翻手成掌,带着一股阴森的气息推出。

    二人双掌相击,劲力暴炸,陈铮像断线风筝般,突然向后倒退。双脚未落地,窜身而起,凌空一踏,转身向长留县疾射而去。

    袁崇武脸上不悲不喜,似乎完全不在乎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目送陈铮离去。事有反常即为妖,袁崇武没有追来,陈铮就知不好。

    果然,一道激光从地面冲天而起,挡在陈铮的必经之路上。

    陈铮凌空转向,快速后退。

    对方早就准备,一明一暗,对他进行前后夹击。这还是暴露出来的,还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又不知有多少。

    陈铮的心神散发而出,与天地相融,隐隐约约之中,又感知到两道气机。并不明显,若存若无,游离不定,竟不能确定具体方位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敛息功,这是布下了天罗地网,准备对我一击必杀吗?”

    袁崇武似预料到陈铮会返回,一掌拍出,掌劲蕴含一股圆满无瑕之境,一点气劲都不外泄,无声无息,不带起一丝风声。

    等到掌力近身,才暴发出来。

    陈铮暗叫一声不妙,想要躲避已晚了。只能催动真气,硬拼一击。

    袁崇武百年修行,掌法已达至纯至精之境,雄浑的真气透掌攻入,差一点击散陈铮的真气,令他的气机为之一滞,身体急速坠落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冰冷的杀机骤现,令他浑身汗毛立起,竟然是一道剑光袭杀而来。隐身暗处的敌人,终于发出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剑光森然,透着冷冰的杀机。杀机之中,蕴含一股浓郁的衰败之意,好似行将就木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给陈铮心头蒙上一层死亡阴影。

    前有袁崇武的强暴掌力汹涌而来,后有凌厉的剑光袭击,陈铮陷入了绝境之中。生死关心,陈铮彻底放弃防守,逆转真气,撞向袁崇武。

    相比被剑光临身,陈铮宁愿承受袁崇武的掌力。

    默运蛮荒战神诀,以紫气东来的导气归元之法,引导袁崇武的掌劲,移花接木,斗转星移,借助这一击,直接窜升到四五丈的高空中,恰好躲过了必杀一剑。

    陈铮双足叠踩,横移十丈,脱离了包围圈,飘飘然向地面降落。

    “陈候果然了得,不愧是黄泉魔宗的嫡传弟子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声看去,只见一尊老寿星的的老者,挺着圆滚滚的肚子,迎面走来。这老人面如婴儿般红润,没有一丝的皱纹。好似一个玩童,脸上挂看笑嘻嘻的表情。

    双方生死相向,陈铮依然无法对此老生出讨厌之心。这位老人如同邻家的老爷爷,给人一种强烈的亲切感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陈铮也意识到不对劲了,猛一咬舌尘,催动白骨阴风诀,刀意喷发,斩断一切妄念。寿星老人给他的亲切感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好一门惑人心神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陈铮暗吸一口冷气,若非他阴神凝实,心灵通透,差一点就着了对方的道。连忙凝聚心灵之光,反照身心,以此对抗寿星老人的媚惑功法。

    “七情六欲宗?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老人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袁氏的路子真够野的,不光与天命教和丰都城有勾结,连魔道八派之一的七情六欲宗都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陈候法眼如炬,老朽袁崇术,年轻时曾在七情六欲宗待过几年。”

    袁崇术的媚惑之术被破,丝毫不以为然,还是一副邻家老爷爷笑呵呵的样子,丝毫看不出双方是生死之敌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一沉,阴森说道:“七情六欲宗要与黄泉圣宗开战了吗?”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!”袁崇术用力摇着头,笑道:“老朽不过是一弃徒,可不敢代表七情六欲宗。今天杀陈候者,乃袁氏族老,非七情六欲宗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!谁杀谁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凝聚罡气,一道刀芒斩出,左手变掌为爪,鬼爪手与凝血爪交凌施展。一刀斩向袁崇武,一爪抓向袁崇术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猛地两道人影冲起,与袁崇武以及袁崇术结成战阵,四位高手的气机联成一体,轰然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轰“!

    劲气四溅,刀芒崩碎,陈铮喷出一囗鲜血,翻滚一个跟斗,被轰退十丈之远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