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闭目打坐,直到天亮,看到他没有动静,血衣卫也不敢打扰。(书屋 shu05.com)直到一名血衣卫从外面回来,陈铮终于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启禀候爷,属下已与沈先生取得联系。”

    陈铮导气归元,把真气收敛于丹田气海之中,起身走出石室。看到这名血衣卫一身狼狈,似乎经历了一场恶战,身上还有残留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沈玉有什么交待?”陈铮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血衣卫拱手道:“沈先生约定未时一刻派出一万大军,与袁军营前叫阵,以骑兵队掩护候爷入城。”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冲着这名血衣卫挥挥手,道:“先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午时,一众血衣卫养精蓄锐后,精神饱满,抬着莫离与陈铮一起出了秘密据点,向着长留县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袁灵率五万大军,兵临长留城下。昨日一战后,吕轻候与鲁敬德份后人,前者退守长留县,后者引兵向西,安营扎寨,与白洋淀、长留县呈三角,三向呼应,隐隐间,把袁军挡在大河北岸。

    今天无战事,袁灵派出精锐斥候,扫荡周边三十里,伐木磨石,打造攻城器械,为攻城做准备。等到了中午,收缩防线,严守营门,开始埋锅造饭。

    一袅袅饭香随风飘散十里,就连长留县城上的守军都能闻的到。值守城墙的士卒尽管受到饭香引诱,却无一人敢放松戒备,个个神情肃穆,如临大敌的样子。刀出鞘,弓张弦,就连城墙上的抛石机处于随时待命之中。

    城郭,一万步兵,千五百骑兵,整齐列阵。

    吕轻候一身戎装,腰挎战刀,身后跟着百十多名亲兵,骑着一匹高头大马,静静地站在城门下。他身后的亲兵们,好像石像一样,神色冷漠,眼中不时闪过的寒光,显露出不凡的武学修为。

    这次出城,是为接引陈铮入城,并借机杀一杀袁军的士气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三通鼓响,城门大开,一万大军潮水般涌出城门,过了护城河,迅速集结成,缓缓向着袁军营寨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人呼喊,马嘶吼,战旗迎风飘扬。

    突然,完颜亮率领一千五百骑兵离开大部队,向东北而去二三里,重新结阵后,凝立不动。

    吕轻候刚率军出城,就被袁军的斥候发现。等他率军抵进敌军大营,一队骑兵从营寨冲出,拦截在吕轻候大军的面前。

    旌旗挥舞,全军止步。吕轻候没有抢先攻击,反而停了下来,不知道在等什么。

    太阳高炽,天气炎热,再穿上一身盔甲,说实话,很不好受。普通士兵虽也习武强体,不惧普通寒暑,但还是汗流浃背,滚烫的铁甲透过内衬,皮肤上传来火辣辣的灼烧感,一滴滴汗珠顺着脖颈流下。

    两军对峙,谁都不主动发起进攻,好像在比拼耐力一样,凝立不动。

    炽热的阳光下,从长留县的东北方来了一支队伍,数量不多,只有二十来人。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些人身着血红衣袍,腰挎修长战刀,一个个煞气滔天,一看就不是好路数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完颜亮的一千五百骑兵,主要目的接应陈铮入城,并狙击敌军。看陈铮到来,突然挥舞令旗,引兵东南,向着袁军营寨冲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千五百骑兵,先是缓慢小跑,继而加速,马蹄践踏地面,发出隆隆的声音,好似地震一般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听到马踏声由远及近,一队骑兵如云般向着营寨冲锋而来,袁灵皱起了眉头,向左右问道。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一名传令兵纵马而来,到达袁灵面前,翻身下马,单膝跪倒,大声吼道:“启禀将军,渔阳候陈铮已至长留城外。”

    袁灵闻言,脸色微微一变,惊呼道:“长留城出兵一万,就是为了接应陈铮入城?”话音未落,袁灵眼中暴出一道寒光,厉声喝道:“传令袁刚带本部人马拦截,带两加抛石车,若无法拦截,就以抛石机轰之。通知家老,派遣高手随军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传令兵起身上马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袁灵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狠之色,森然说道:“陈铮,今天我要叫你望城兴叹,即使杀不了你,也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话毕,袁灵扭头看向左右,沉声喝道:“着令,李世贤领二万大军,不惜一切代价缠住吕轻候大军。”

    随之,袁军营门大开,潮水般的大军涌出,一分为二,一部往东北迎向完颜亮,拦截陈铮。

    “候爷,吕将军麾下骑兵来接应咱们了!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看到完颜亮的骑兵,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陈铮傲然而立,看着完颜亮的骑兵队与袁军接战,突然说道:“尔等护送莫离入城,本候为你们断后。”

    “候爷……”

    血衣卫闻言,脸色顿时大变。哪里主君为属下断后的道理,若真如此,万一陈铮有个好歹,他们万死不足以恕罪。

    莫离不顾重伤,挣扎着从担架上坐起来,极力反对。

    “莫要浪费时间,难道你以为这些人能留下本候?”

    “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候爷孤身犯险,属下等宁可战死沙场!”莫离脸色一片潮红,拒不受命。

    “请候爷收回成命,快速入城!”

    血衣卫齐声大叫,竟然跪倒在陈铮面前,露出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变的阴沉,森然叫道:“尔等想抗命?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敢,就从令入城!若再敢有半句抗令之言,休怪本候不念旧情。”陈铮一步跨过血衣卫,不理会莫离等人的呼叫,直接冲向袁军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渐远的身影,一名血衣卫看向莫离:“统领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入城!”

    莫离脸色猛地一沉,大手一挥,强忍内伤,往长留县方向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,还是血衣卫,在千万大军面前,都如无根浮萍,一个浪头就把他们打翻。于其追上去,成为陈铮的累赘,不如赶紧入城向沈玉汇报,交由沈玉决断。

    此时,完颜亮率一部骑兵凿穿袁军的兵阵,突然一块磨盘大的巨石从天而降,砸了过来。巨石落下,带起呼呼风声,让完颜亮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若被巨石砸中,至少也要折损十来骑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完颜亮的话刚出口,又一块巨石抛射而来。

    陈铮正急弛而来,看到从天而降的巨石,骤然变色,猛地提速,化作一道阴风冲向巨石。手中凝聚刀罡,散发出阴森的寒芒。

    两里,一里……

    陈铮一步百丈,瞬息之间就到了两军交战之前。衣衫无风自动,猎猎作响。阴气汇聚成涡漩,环绕着他翻腾滚动。

    猛然间,陈铮狂喝一声,冲天而起,众袁军头顶越过,向着完颜亮的方向扑去。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敌我双方为之震骇。

    “是候爷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大叫一声,瞬间传遍全军,顿时士气大盛,奋不顾身的杀向袁军。

    陈铮横过虚空,以掌代刀,一道赤芒狂劈而下,十几名袁军被扫落马下,筋断骨裂,被交战双方的战马踏成肉泥。

    陈铮哈哈一笑,身体猛地拔高一丈,横空挪移,人们眼前一花,就看到一道阴影风而起,挥拳头迎上巨石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“

    磨盘大的巨石,在他的拳头下,顿成碎粉,散落地面。陈铮亦被反震之力,撞得跌落地面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,头顶落下的巨石被粉碎,看着如神似魔的陈铮,渔阳军发出滔天的呼声。“候爷万岁,候爷万岁……”

    渔阳军一方士气大盛,己方心存怯意,袁刚顿时大怒,厉声大喝道:“放箭,快放箭,给我把他万箭穿心!“

    箭矢冲天而起,如同一片乌云,数百上千支铁箭,穿破空气,发出尖锐的呼啸声,覆盖向陈铮。

    正大声欢呼的渔阳军,嘎然而止,面如土色。万箭覆盖,即使神仙也要殒落。袁军见状,士气由衰转盛,一如渔阳军刚才呼喊震天。

    “威!威!威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的陈铮被万箭穿身而亡,完颜亮与麾下的骑兵露出绝望之色,疯狂的冲击着袁军,想要冲到陈铮跟前。

    而袁军则不动如,死命的拦截着完颜亮。

    “候爷快退!”

    完颜亮与一众麾下,目眦欲裂,厉声狂吼,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飞到陈铮面前。

    就在万箭临身,陈铮在空中一个翻腾,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。再出现时,已至百十丈之外。身前密密麻麻的箭矢插在地上,反射着幽暗的寒光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陈铮落到地面上,周身被一道阴气环绕,呼啸成风,一抹血河悬浮于半空中,睥睨四方,魔威赫赫。

    “万岁,万岁,万万岁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完然无恙的陈铮,完颜亮先一怔,继而狂喜。一刀斩杀当面的袁军,大声呼叫起来。而袁军却瞠目结舌,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,心气瞬息降到谷底。

    敌我双方的士气,随着陈铮的一举一动,而不断变化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!”

    陈铮死里逃生,袁刚怒不可竭,脸色狰狞如厉鬼,嘶吼着:“传令家老,狙杀陈铮。众军冲锋,杀敌!”

    陈铮脱险,完颜亮再无后顾之忧,双眼暴出一团寒光,挥舞着马刀,浴血奋战。

    “凿穿敌阵,靠向候爷!”

    “凿穿敌阵,冲锋!!”

    两军在一瞬间撞在一起,杀声震天,血肉横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