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摆了摆手,道:“先去长留县,报复之事,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候爷……”

    血衣卫心有不甘的叫道,突然看到陈铮脸色阴沉,冷哼一声,猛地打了一个寒战,皆不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虽然无惧,但一波接一波的刺杀,也叫人烦不胜烦。伤不到陈铮的毫毛,却也能恶心死他。为免在遇刺客,陈铮一行人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二十多里的路程,不到小半个时辰,就看到了长留县的县城。

    “止步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一挥手,血衣卫齐唰唰的停下、

    前方,营帐连绵,杀气弥漫天地之间,惨烈的气势,远隔数里之外,都能清晰的感觉到。

    “候爷,城外似乎经历了一场大战!”

    看着死伤狼籍的战场,残旗飘荡,战马嘶吼,一名血衣卫走到陈铮的跟前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亦皱着眉头,打量着长留县与城外的军营。一杆高高的“袁”字旗,迎风激荡,发出烈烈地声响。

    军营十里连环,布置的井然有序,不时的看到一队队巡逻骑兵从营中奔出,在营外三里之内巡游一圈,又从另一道辕门进入大营。

    数万大军兵临城下,把长留县团团围住,想要进城的话,必然惊动袁军。一旦被袁军发现,就陷入了数万大军的汪洋大海之中,即使以陈铮的修为,想要脱因,也要费一番手脚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担架上的莫离,陈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血衣卫在城外有无秘密据点?”陈铮看了一眼躺在担架上的莫离,忽然问道。莫离是进不了城了,只能留在城外养伤。

    “启禀候爷,距离白洋淀渡口十里之外,有一处据点。”

    “先把莫离送到据点养伤,再想办法进入长留县城。”

    陈铮收回目光,对血衣卫说道。一行人抬着莫离,掉转方向,绕过长留县城,往白洋淀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七百时白洋淀,芦苇丛生,水路复杂。若有不熟悉地形的地进来,七拐八转,不需片刻就晕头转向,不辩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天然的藏兵之所,易守难攻。若遣一支偏师以白洋淀为根据地,足以牵制渔阳郡数万大军。

    驻守长留县的鲁敬德非泛泛之辈,深知白洋淀的战略地位,早在三年前,就在白洋淀设下水军营寨,截断大河下游,与长留县成犄角之势,遥相呼应,使的袁军无法从下游偷袭。

    白洋淀十里之外,有一座山丘,背倚七百里湖面,乱石嶙峋,草木繁盛。山的阴面,是一条羊肠小道,只要一人行走。

    陈铮跟在一名血衣卫身后,穿过羊肠小道,到达一片乱石滩前。乱石滩上长着四五棵歪脖子树。这名血衣卫走到树前,伸手扣击树干。

    一阵有节奏感的声音响起,瞬间,树根下的草皮翻动,一个人影从地下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异色,树下竟是一道地道。

    “血衣卫真的成了挖地道的好手!”

    他发现,血衣卫很喜欢把秘密据点设立在地下,也不知是跟谁学的。

    “属下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钻出地洞,连忙向陈铮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进去再说!”

    陈铮挥挥手,示意身后的两名血衣卫把莫离接入地洞。

    地洞临近白洋淀,阴暗潮湿,甚至洞壁上渗出水来。地面湿软,行走无声。一行人在地道里穿行,越往前走,温度越强。

    隐隐间,陈铮听到有水浪声,脸色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“这是白洋淀的湖底!”

    吃惊于血衣卫的胆大,竟把地道挖到湖底下,就不怕地道塌方吗?

    在前面带路的血衣卫,似乎察觉到了陈铮的担忧,突然开口说道:“候爷放心,地道上面是岩石,与外面的山丘是一体,绝不会引起塌陷。”

    拐了一个弯,又向下行走十几丈,进入一间石室。石室并不大,两丈方圆。左右两侧又各开凿了石室。陈铮刚进入石室,从两间石室中冲出十来名血衣卫。

    “属下见过候爷!”

    随着血衣卫的更新换代,不断补充人员,除了刚起家时的一批老人,很多人陈铮不认得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的莫统领,给他安排一个静室养伤。”

    看到脸色惨白的莫离,气息虚弱,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着,几名血衣卫的脸色骤然一变。

    “候爷,这边的石室还算干净,您就在这里休息吧!”一名血衣卫指向另一间石室,对陈铮说道。

    不比外面的石室稍微宽敝,这间石室只有丈方圆,幽暗异常。唯一值的安壁的是,比较干燥。

    陈铮冲着跟进来的血衣卫挥挥手,道:“不必管我,派个人去了解一下长留城外发生的大战。想办法与沈玉取得联系,本候来到长留县的消息,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血衣卫躬身一揖,退出了石室。

    看着血衣卫退出石室,陈铮收敛气机,默默打坐起来。从空间口袋中取出十枚祖脉之晶,又取出数十块天晶,陈铮催动白骨阴风诀,开始融炼祖脉之气。

    一缕缕的气息渗入体内,与白骨真气相融合,行走周天。然后化作一道玄妙气息,冲入识海之中,被白玉门吞噬。

    这道气息虚无飘渺,说不请道不明,蕴含着玄之又玄的神韵,故以“玄妙之气”称之。

    玄妙之气与阴神极为契合,刚被吞入白门玉,就与陈铮的阴神雏形融为一体。陈铮的阴神变的更加凝实,隐隐透出一丝质感。

    当真气运行两个周天,形成惯性,一缕缕的祖脉之气与天脉之气被从祖晶与天晶中抽离而出,经过真气的融炼后,化作玄妙之气,不断被阴神吸引,转化着阴神的本质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的修为,比之刚回到渔阳郡时,又有了增长。阴神本质已经转化超过八成,并不断接近九成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是,祖脉之晶的消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见空。

    “恐怕所有祖脉之晶消耗完毕,阴神也只能转化到九成。要尽快结束与袁氏的战事,去搜寻祖脉之晶。”

    时不我待,无论贾臻还是费无忌,阴神转人完成,距离引渡风火雷三劫,晋升阴神境宗师已经为时不远。

    若不能在三年内晋升阴神,与费无忌在景阳县一战,陈铮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不止贾臻与费无忌在沉淀,准备以最好的状态引渡风火雷三劫。如顾轻舟,秦珂琴等人也在奋力追赶。

    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,无人敢稍有懈怠,以防被远远甩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