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恕陈某眼拙,不知阁下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陈铮眼神扫过范谢二人,扫向另一位鹰鼻猴脸的男子,此人鼻挺高耸,尖嘴猴腮,一双眼睛引人注目,蓝色瞳孔,好像一汪海水。

    “嘿嘿,渔阳候威震大离,自然不认识在陈益谋这样的无名小卒。”

    陈益谋说话阴阳怪调,咬字不清,就跟舌头卷不起来一样,听着很别扭。不过,陈铮真的没有听说过“陈益谋”这个名字。对陈益谋自诩“无名小卒”不以为然,先天九层的武者,放在大离朝,足以开宗立派,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陈益谋对自己的身份来历讳莫如深,陈铮便不再追问,左右不过是藏头露尾之辈。这四人来者不善,袁氏刺客刚刚全军覆没,三命教妖女就伙同三位高手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若说没有猫腻,打死陈铮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陈铮没兴趣探知双方的秘密,在这个敏感的时间与地点,拦在他的面前,是敌非友。先下为强,不等四人反应过来,一抹殷红激射而出,直接斩向陈益谋。

    这一击又快又激,凝如实质一般的罡气,呼啸之声中斩破了空气,阴森凌厉的刀气,远隔三四丈远,依然让人毛骨悚然,如置身于冰寒雪地之中,一股股冽烈的寒气直渗入毛孔,叫人浑身僵直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陈益谋眼中散发出幽幽蓝光,本是尖嘴猴腮的双脸,因为发怒而变的狰狞如厉鬼。厉喝一声,双袖中滑出两柄钩剑,直接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范无病与谢必安对视一眼,目光闪过一道厉色,突然从原地消失。手中哭丧棒直接砸向陈铮的后背。

    这二人手中的哭丧棒非金非木,非铜非铁,不知何种材质所制,尽似吞噬了光线,让二人的身影一阵扭曲。无声无息间,哭丧棒砸到陈铮的背上。

    邙荡山的丰都城与死灵渊向神秘异常,给外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。陈铮早就注意着二人的举动,看到范谢二人突然消失,便知不好。

    身体横移一尺,手掌翻转,化刀为掌,舍弃陈益谋,转身迎向范无病与谢必安。双掌挟带着刚猛无滔的掌劲,穿过哭丧棒直接击在二人的肋下。

    攻守异变,范谢二人根本想不到陈铮会变招,舍弃了陈益谋,向自己反击。等到掌劲临身,已经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退!”

    二人反应极快,可陈铮的速度更快。咔嚓,一前一后两声脆响,二人的肋骨折断,身体就像是被巨石轰中一榜首,口吐鲜血倒飞而出,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掌力,只是一掌就击败了范无病和谢必安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天命教妖女,默运真气,还没来的及出手,就看到范无病与谢必安二人被轰飞,口喷鲜血,心中震撼莫名。

    一掌击伤两位先天九层的的高手,陈铮的实力又有多么强悍,难不成对方已经晋升阴神境?天命教的妖女目光骇然,忽然有些后悔这一次的伏杀行动了。

    天命教的妖女素掩口,掩饰着心中的惊讶,没有表现出来,她不久前就得到陈铮返回渔阳郡,已经踏入了先天化境的消息。只以为陈铮即使比一般的先天化境强,也有限度。

    如今,陈铮表现出来的实力,把她吓坏了。

    阴神境宗师,再来四个他们一样的高手,也不够对方杀的。

    妖女自私自立,已经做好了准备,只要稍有不对,立即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陈铮不负妖女所望,表现出来的实力远远超乎妖女的意料,所谓的丰都城黑白无常,就像是土鸡瓦狗一样,转眼之间倒下!

    陈益谋就更加废物,连还手余地都没有。只见陈铮的身影突然一闪,一道阴影横跨数丈距离,冲到陈益谋的身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震响,陈益谋被击飞,汹涌而来的强大力量打的他鲜血狂喷,倒飞而出,等到落地时,已经毫无气息。

    一掌之下,先天九层的陈益谋被打死,吓的天命教妖女魂飞魂散,转身就要逃跑。

    太可怖了,先天九层的武者不是大白菜,更不是路边的野草,这是足以支撑一宗三流门的擎天之柱。可在陈铮掌下,就像嗷嗷待哺的稚子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袁灵,老娘绝不让你好过!”

    天命教妖女恨骂着,突然朝着反方向急速飞驰,速度之快,让陈铮瞠目结舌,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妖女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天命教妖女一声不吭,转身逃之夭夭,范无病与谢必安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丰都城的黑白无常,今日就送你们去真正的阴曹地府,希望陈益谋没有走远,黄泉路上能跟你们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,催动先天罡气,沟通天地间的阴气,右手食指向前一点,一道凝练无匹的劲气,融合了一缕萧杀的刀意,穿透了空间的距离,瞬息来到了范无病的面前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指劲刺入脑门,在范无病的额头上开了一个血洞。指劲余势力不减,穿过对方的颅骨,一股脑浆溅出,范无病连吭都没吭一声,彻底死绝。

    如法炮掉,左手成爪,抓向谢必安的头顶。五道爪劲,发出滋滋的声音,好似鬼哭声,轻而易举,如插进一块豆腐中,谢必安七窍流血,声息全无。

    陈铮把指尖的污血甩脱,目光阴沉地看向长留县城的方向。袁氏竟敢派来人刺杀他,简直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袁氏敢开此先例,就不要怪自己不讲规矩。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,请候爷降罪!”

    二十多名血衣卫,“扑嗵,扑嗵……”跪倒在陈铮的面前,眼中透出疯狂之色,杀气暴裂,把头抵在地面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主辱臣死,做为陈铮的近卫,贼子两度刺杀,他们却毫无建树。更让人难堪的是,莫离身为血衣卫的统领,还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们的事,都起来吧!”

    血衣卫的底蕴还是太浅了,作为统领的莫离,也才只有半步先天的修为。面对先天化境,力有不怠,情有可愿。不怪他们无能,是敌人太强悍了。

    “候爷,袁氏竟敢派刺客行刺,咱们必须报复回去。属下请战,前往平安郡,以牙还牙!”一名血衣卫恨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!”二十余名血衣卫,齐声吼道。一个个像是修罗地狱是冲出的厉鬼,神色狰狞,杀气冲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