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若是让你们逃了,本候干脆抹脖子算了!”

    陈铮眼神森然,纵身施展鬼影无踪追向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右手一挥之间,刀罡凝聚,杀机弥漫,强大的刀意遥遥锁定一人。刀罡破空,相距十余丈,就斩向刺客的后背。

    生死危机,再无还旋余地,逃跑是死,反抗也是死,这名刺客双眼暴出疯狂之色,转身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若是能为同伴争取一息时间,把情报传回去,便是死了又如何?

    这些刺客明显都是袁氏培养的死士,逃跑无望之下,斩掉了心中的恐怖,视死如归。瞬间催动全身真气,激发密术,准备和陈铮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猛一挥手,凝练无比的刀罡气呼啸而下,刀罡磅礴无匹,再加上寂灭如死的刀意,简直就是神魔临凡,威不可凌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刀罡直接将刺客的剑气斩碎,顺势斩入他的胸膛!

    “该死,太强了!”

    先天化境的生命力十分顽强,即便胸膛被刀罡斩开,也没有立即死亡,反而惨嚎一声,露出狰狞狠色,压榨出全身的潜能,拦腰向陈铮抱去。

    面对这名刺客的濒死一击,陈铮真的不敢让他抱住。左手向前一拍,劲力涌动,使出凝血爪,扑哧一声,殷红的爪劲入体,这个刺客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,倒地毙命。

    斩杀了这名刺客之后,陈铮转头看向另一侧,另一名刺客已经逃出很远,只能看以一个模糊的背影。陈铮纵身而起,一瞬千里,,距离老远便冷哼一声,手中刀罡横空一劈,一道铺天盖地,充塞于天地间的森冷杀气,相隔十几丈,直接侵入对方的体内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口喷鲜血,竟直接被陈铮的刀意逼死。

    陈铮凌空一折,身影闪烁,飘然落在莫离的身边,问道:“伤的重吗?”

    “属下没事,多谢候爷关心!”

    此时莫离胸前还在不断流血,体内一道凝聚的先天真气不断破坏着,让他伤上加伤,脸色苍白一片,连说话都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还好,刺客的目标是我,若非直接刺杀莫离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陈铮看他只是失血过多,并非伤及心脏等要害之处,心中松了口气。凝聚一道劲力,在莫离胸口附近的连点数下,禁闭了他的血管,止住了鲜血。

    然后一掌拍出,劲力从莫离的背后透入,震荡他的气血,一缕阴气击散在他体内破坏的异种真气,莫离的脸色略微好看许多。

    “只是皮外伤,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陈铮拍了一下腰间的空间口袋,四五道血光冲了,挥手抄入掌中,递给莫离,道:“这些血石助你疗伤所用!”

    “属于无能,累的候爷出手救治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这些刺客的修为远超于你,非你之过。好生养伤,不必想那些有的没的。若是心中过意不去,就努力修炼,争取早日突破先天化境。”

    陈铮摆了摆手,招来了名血衣卫吩咐道:“砍棵树,做副担架,照顾好你们的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两名血衣卫转身走到一棵树下,咔咔咔,三下五除二,把这棵树分做数段,做成一副简易担架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陈铮一马当前,两名血衣卫担着莫离,向着长留县方向而行。

    才走出四五里,突然一道婴儿的啼哭的声传来,漫漫野外,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厉喝一声,拔出腰刀,挡在陈铮的身前。余下的血衣卫各自散开,形成一个防御圈。

    “保护好莫离!”

    陈铮闪身一跃,已至半空。停留一息之间,突然化作一道虚影朝着婴儿啼哭方向电射而去。

    婴儿的位置的飘忽不定,忽左忽右,随着陈铮接近,变的沙哑,好似破锣嗓子一般。这哪里像是婴儿哭声,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刚经历一次刺杀,陈铮警惕心极高,看到有人故弄玄虚,脸色猛地一沉。默动白骨阴风诀,阴风惨惨,周身的温度在一瞬间就降低几十底。

    阴气汇聚,鬼影重重,一股浓烈的杀机锁定向啼哭之人。

    “何方朋友,跟陈某开此玩笑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翻掌一拍,恐怖的罡气,卷起一道阴风,呼啸涌出。

    婴儿啼哭声嘎然而止,只听的一声娇呼,一个身穿彩服的娇媚女子出现。此女眉如柳叶,眼若秋水,长相娇媚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脸色有些难看,发髻散乱,狠狠的盯着陈铮,好像与陈铮有着不共戴天之仇。

    看到此女,陈铮脸色微微一怔,声音中透着一丝杀机,冷漠的说道:“天命教什么时候成了袁氏的走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美女娇哼一声,只顾平息浮动的气息,对陈铮爱搭不理。

    “不识好歹,本来看在魏笑笑的面子上,饶你一命,即便你不珍稀,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扬手一拍。掌力未及天命教妖女的身前,一道人影从空中跌出,轰的一声,强大的先天罡气呼啸而出,与陈铮结结实实的对了一掌。

    劲气肆虐,罡气涌动,陈铮身体从空中倒退而回。就在此时,又有三道身影从出现,把陈铮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身穿黑色宽袍,钩鼻深目,头上戴通天冠,活像电视里演的黑无常;另一人脸庞宽大,身形矮胖,身穿白色宽袍,脖子上挂着一串白骨念珠。

    看着二人的装束打扮,陈铮皱起了眉头,沉声说道:“丰都城的黑白无常,还是死灵渊的勾魂使者?”

    “范无病,谢必安,见过渔阳候!”

    “丰都城远在邙荡山,从不与外界打交道,如今也要出世了吗?”陈铮皱起了眉头,打量着以黑白无常形象出现的二人。

    魔道之中,八大绝顶宗派之下,有三大超一流宗派,分别为天命教、丰都城、死灵渊。

    天命教借假天命之说,惑乱天下,行踪神秘,多委身于豪门大族的内宅之中。据说有十二位圣女,合称十二金钗,其中一位隐身于莫氏皇宫,乃是当皇帝的妃嫔。

    丰都城与死灵渊据于邙荡山,向来不与外人交流,神秘异常。以孤魂野鬼自称,被称作黑白无常,鬼魂使者。

    只是让陈铮想不通的是,这三家怎么勾结在了一起,还出现在渔阳郡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