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陵上站了片刻,莫离靠近说道:“候爷,咱们该走了,再晚怕要进不了长留县了。”作为血衣卫的指挥同知,莫离比陈铮还要先知道,袁军已经过河,兵临长留城下。

    乘着袁军立足未稳,还能进到城里。一旦双方大战,城门封锁,敌军拦截,就不好进去了。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他不怕什么拦截。先天九层的修为,放在酀州已属绝顶之列。阴神境不出,没有是陈铮的对手。

    袁氏有阴神境的高手吗?

    即便是有,也是镇海神针般的存在,轻易不会离开袁氏老巢。既然如此,陈铮还怕什么,一路悠闲悠哉,好似游山玩水一般。

    陈铮艺高人胆大,不等于所有人都是这样。莫离的进步神速,也只是后天十层,初入半步先天的层次。真若在长留城外被敌军拦截,随行的二十来位血衣卫,没有一个人能平安进城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在四周警戒的血衣卫,陈铮迈步走向山陵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刚走下山脚,突然一道璀璨的剑光横跨虚空,如天外飞仙,呼啸而来,剑光如同彗星撞月,疾如闪电,唰的一下,刺向陈铮的胸膛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骤然一声大喝,莫离化作一道血影子,冲向剑光,把陈铮拦在身后。

    噗嗤,一道血线飚射喷出,莫离闷哼一声,胸前衣襟破裂,被一剑贯入胸口。好在他躲避急时,剑光入体一刹那,横移半尺,避过了心脏要害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受袭,莫离怒吼一声,抽出腰间的细剑,横空一扫,一团剑光在身前炸裂,剑芒挥洒间,笼罩着一丈方圆。

    嘶声叫道:“有刺客,保护候爷!”

    莫离怒吼声还未落地,四道黑影呼啸而出,影子一闪,就来到了陈铮的前方。剑光撕裂了空气,发出滋滋的破空声,阴森的气息把陈铮笼罩在中间,前后左右都被封锁,不给陈铮有任何逃脱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四名先天五层的高手,袁氏不真看的起本候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一变,这四人出手之前,他的灵觉没有现任何异常,对方绝对是精通刺杀之道的高手,收敛气息的功法也极不一般,连他的灵觉都被蒙蔽了。

    大离世界属于高武世界,千万年传承下来,底蕴深厚,不知流传了多少的奇功异术。魔道八派之中,荧惑门就是以刺杀之道闻名天下。大离与赵宋争夺天下,曾有一名荧惑门的刺客就差点刺杀了莫氏太祖。

    据说,当初莫氏太祖有着数名阴神境的宗师充当护卫,全都出自青云宗的高手,事先竟无一人发现异常,导致莫氏太祖重伤,还未一统天下,就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若非莫氏一连出了数代英豪,还不知是谁的天下呢。

    看到莫离受伤,陈铮双眼猛地暴射出一道血光,露出冰冷的杀意,身影一闪,化作一道阴影扑向四名刺客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陈铮的反应快,四名刺客也不慢,就在他一动之间,四道剑光随之撕裂了天空,交借纵横而下,斩向陈铮。

    心神一动,一道阴风凭空而现,天空浮现一团乌云。血光如雷电,从天而降,与阴风一同化作旋转的风暴,袭卷向四名刺客。

    嗤拉!

    四个刺客中的一人,剑气犀利无匹,手中的长剑笼罩着一层锐利的剑罡,瞬间撕裂了眼前的暴风。另外三名刺客配合默契,穿过破碎的风暴,三道剑气齐齐一道刺向陈铮的咽喉,心脏,以及丹田气海。

    “剑罡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大变,杀机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东西,竟然隐藏了修为!”若非他修为高绝,这一剑就能让他受伤,然后再三名刺客的围杀下,瞬间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滋!!!

    血光乍起,一抹刀光激射而起,击破了其中一名刺客的剑光,刀光不衰,直接斩破他的护体真气,这名刺客闷哼一声,当即惨死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一退,瞬间在剩下的三名刺客眼前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一个先天六层,三个先天五层的刺客就想杀了我?袁氏真的想多了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右手成爪,猛地向虚空抓摄而下。瞬间,五道爪劲破空而出,阴风呼啸而起,阴森冰寒的气息笼罩了天地,当当两声,将两名刺客的长剑荡开。直接扑向先天六层的刺客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四名刺客没想到陈铮如此恐怖,修为之高,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。

    心中突然一股寒意生出,先天六层的刺客脸色大变,陡然在身外凝聚一层护体罡气。

    陈铮返回渔阳郡,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修为定然突破了先天化境,却不知道他已是半步宗师,只差临门一脚就要引渡风火雷三劫,成就阴神宗师。

    错误的估算了陈铮的实力,这一次的刺杀行为,结果不言而明。

    如果陈铮只是一个寻常的先天化境,在四名刺客的袭杀之下,只能闭目等死。可惜陈铮不是,他的修为在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的青年一辈中,已经列入第二档次。除了费无忌,贾臻等寥寥数人,年青一代中,无出其右。

    眼看陈铮一爪撕裂了自己的护体罡气,这名刺客在危险时刻,突然暴发出潜力,一道尺长的剑芒激射而出。霸道堂皇的剑势笼罩了虚空,就连陈铮都为之测目,猛地向后退一步,这一剑已能危险到他了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精通暗杀的刺客,只是无论他再怎么激发潜力,依然要死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陈铮退的快,进的也快。

    这名刺客根本来不及重新凝聚罡气,就被陈铮一爪抓破胸口,凝如实质的爪劲透过胸膛,直接侵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啵!!

    一声爆鸣,心脏被抓爆。

    陈铮反手一掌把这名刺客的尸体拍飞,身影虚化,扑向另外两名刺客。

    从暴起而击,一剑刺伤莫离,再到两名同伴被杀,也就短短的几个呼吸。一名先天五层与一名先天六层,毫无反抗之力,显露出陈铮滔天般的修为。

    仅剩的两名刺客,互视一眼,眼中暴露出骇色的恐惧之色,斗志全无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不是说陈铮只是初入先天化境吗?”

    “情报有误,快撤!”

    剩下的两名刺客反应极快,就在陈铮击杀了先天六层的同伴时,突然转身就逃。速度之快,幻影一闪,已至二三十丈外。

    刺客之道,讲究的是一击不中远遁千里。尤其陈铮的修为远远超过他们的预估,两名刺客十分果决,施展身法,各自朝着一个方向飞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