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呼啸而来的袁军马队,马蹄敲打地面,密如骤雨一般的声音,完颜亮的心脏也随着快速跳起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好现象,他连忙收敛气机,压制住躁动的气血,运气调息,恢复体力。经过一场厮杀,饶是他有钢筋铁骨,也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袁军越来越近,完颜亮清楚的看到敌军的将领挥舞着马刀,带头冲锋,此人膀大腰圆,满脸横肉,一看就是沙场冲锋的猛将。

    呼啸的刀光,把他团团罩住,刚才飞蝗一样的剪短,竟然没有伤到他的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“举枪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厉喝声传到耳中,完颜亮将长枪平举,对准眼前的敌将,双腿用力夹击马腹,加速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,人马合一,借助战马的冲击力,长枪化作毒龙钻,一道螺旋劲从枪尖喷吐出来,枪芒闪烁,捅向敌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马上格斗,力不能用尽。太大的力气在刺中对方后,会导致无法及时收枪,只就丢掉长枪,以免给敌兵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丢了兵器,就等于自杀。完颜亮也算是杀场老兵,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这一枪他只用了六成力量。借助马力,可以发挥出平时十成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枪尖被对方的马刀架住,完颜亮脸色猛地一变,连人带马后退一步,不由骇然于对方的巨力。

    枪如游龙,忽然划过一道半弧,击打向敌将的头盔。一寸长一寸强,战场中长刀器会占有据极大的优势。一名枪法高手,足以抵的上三名刀手。

    敌将力量巨大,天生神力,成为可怕的是,刀法凌厉,就连修为都不弱,半步先天。一刀斩把完颜亮连人带马击退,刀光闪烁,轻飘飘的一刀磕飞了长枪,刀走曲线,划向完颜亮的脖子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枪互击,完颜亮再退一步,虎口震裂,双臂发麻,一时之间失支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忽然一道阴影罩住完颜亮,竟是一只大手,直接抓住完颜亮的后背,把他扔到另一匹无主的马上。

    完颜亮目光一缩,才看清是一位黑塔大汉,手持钢鞭,跟个门神一样,对着自己露齿一笑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叫洒家前来助阵,这个丑厮就交给洒家了。”

    完颜亮深深的看了一眼黑塔大汉,掉转马头就走。敌将修为精深,又天生神力,交手两招,完颜亮彻底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容不得逞强,有多的量就吃多少饭。

    看到完颜亮回归本阵,亲兵连忙把他护在中间,急切的问道:“旅帅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手臂被震麻了。”

    完颜亮催动气血,疏经活血,驱逐着双臂的麻木感,抬起胳膊擦了一下额头的虚汗,表现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又来一个送死的!”

    袁军大将看到完颜亮退走,来了一个黑塔大汉,不由冷笑一声,举刀斩来。

    “丑厮,敢看不起你家鲁爷爷!”黑塔大汉厉吼一声,朝着钢鞭就砸。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

    钢鞭带起一连串的乌光,好像装了电动马达,瞬间砸出十几鞭。

    袁军大将毫不示弱,以刀还击,二人瞬间激斗起一起。刀来鞭砸,一个是天生神力,一个是外门硬功大成,将遇良才,棋逢对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黑脸大汉是谁?”

    吕轻候看到前军中窜出一位黑塔般的大汉,竟然缠住了袁军的骑兵主将,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好似是候爷府中的客卿!”吕轻候身边一位副将不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吕轻候迎战袁军,沈玉传门给他拔了几名高手,全都是半步先天的修为,用来应对袁军中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启禀将军,此人是区区一位好友,名叫鲁达。”

    站在吕轻候身后的一位身着青衫的年青人,突然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铁金刚鲁达,本将听说过!”吕轻候眼睛猛地一亮,扭头看向年青人,然后摇了摇头,惋惜的说道:“这要瓣猛将,就该冲锋陷阵,于杀场之中建功立业。”

    青年的脸色猛地一滞,都不知怎么开口了。吕轻候话里话外,不就是说是自己耽误了鲁达的前程了吗。

    “丘公子暂且跟在本将身边,作个书记官吧!”

    吕轻候也不管丘青云是否愿意,就替对方作了决定。他身边都是一些性格冲动的武夫,根本没耐心做文案工作。

    若在非战之时,这些文案,他自己做了也无防;但现在是战时,他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与敌大战之中了,哪有工夫理会这些文案。

    丘青云不止是大离皇朝的十大青年高手之一,虽然有些名不符实,还是一个读书人,且身有功名,是货真价实的举人。

    区区文案,想必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丘青云神色愕然,没有拒绝,对着吕轻候拱了拱手,道:“多谢将军抬举!”

    以吕轻候的书记官为进身之阶,继而步入仕途,起点已经不低了。丘青云稍稍惊讶一下,就直接答应。

    他神智恢复后,发现混江湖不如混官场。所谓的十大青年高手只是一个笑话,若非鲁达照料,他现在都不知是个什么样子。或许已经在疯疯巅巅之中死于战乱之中了。

    丘青云为何不向陈铮讨个一官半职?

    说来都是眼泪,他都没有见过陈铮的面。就接受了沈玉的邀请,随军南下。

    吕轻候是看中了鲁达的勇武,他麾下将校虽多,独缺鲁达这样的猛将。完颜亮是个悍将,但修为太弱,暂不能撑担重任。

    把丘青云留下身边做个书记官,鲁达自然会为他所用,这是买一赠一的买卖,划算的很。

    这么精打细算,处心积虑,吕轻候不做生意,绝对是商界的一大损失。

    不过,鲁达绝对值的他这么算计,以外门硬功而晋升半步先天,经对是天赋异禀。而且,他看的出,鲁达修炼外功法,已经折损了根基,半步先天就是他的极限了。但吕轻候有办法,能够补足鲁达的根基,让他更上一层楼,成就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一个修炼外门硬功的先天化境,简直就是一辆人形坦克。放到战场上,冲锋陷阵,绝对是一把利刀,无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长留县北,三十里外,有一座小丘陵,上面站立着二三十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绵衣血袍,腰间悬挂着一柄细长的剑,恭敬的站在一名青年人身后。

    “候爷,袁灵过河了!”

    这位绵衣血袍的男子,正是血衣卫千户莫离。不过,现在不能叫千户了,莫离升官了,应该叫“莫指挥同知”。

    能让莫离必恭必敬,天底下只有一人,那就是渔阳候。

    陈铮遥望南方,心神融于天地,清晰的感应到一股军煞之气冲天,杀机弥漫。心中暗叹:“如此浓烈的煞气,怕是长留县正在经历一场大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