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袁军中最精锐的哨骑,排前最前方的是整整一队的死兵,身批双层重甲,在队率的带领下,作为突击队,率死冲锋,撕裂挡在面前的一切阻碍。

    其后,两百骑士张弓搭箭,进行远程支援,最后是由三百铁骑组成的锐兵,身披一层重甲。若死兵撕裂敌军阵型,他们则两翼掠杀,若死兵无功,就集结战阵,正面冲击,短兵相接。

    余下三四十人,环围在主将身边,充当救火队,待机而动,哪里需要支援就往哪里冲。或许当击溃敌军后,乘胜追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标准的骑兵突击阵,可以看出,主将是位精通骑战的高手。

    袁军骑兵凶威赫赫,吕轻候麾下也不弱。看着袁军骑兵逼来,赤红的盔甲与军旗越来越清楚,都是一片肃然。

    长留县城的城楼之上,沈玉看着不断抵近的敌骑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站在他旁边的小校,误以为沈玉担心自家的军队,低声解释道:“敌军是标准的骑兵战阵,死兵在前,绝死冲锋,弓兵在后,远程压制,锐兵压阵。一旦我军的阵型被冲溃,锐兵就会向着两翼掠杀,若我军安稳不动,则汇聚全军,短兵相接。

    敌军第一波冲锋至关重要,无论死伤多少,都不能后退一步。退则败,败则亡,只有抗过这一波冲击,进行短兵相接,才能化被动为主动。”

    吕轻候微微点头,纯粹的骑兵交战,他只在兵书上看过,并没有亲身经历过。正因为只有理论,而无实战经验,沈玉让吕轻候作为前锋指挥。又派鲁敬德率两万精兵在后压阵,他自己则高居城楼,一旦露出败迹,就鸣金收兵,并负责接引己方大军入城。

    吕轻候深谙战阵之道,自在也看的出,袁氏骑兵的意图。别看对方身披重甲,但每一个骑干的修为都不弱,盔甲的这点重量,对他们而言,简直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故尔,这些骑兵非常难缠。可冲锋,可游击,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己方骑兵能抗的住袁军的死兵冲锋。若是被对方从两翼掠杀,一个不小心被突破,这次斗战就彻底输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袁军突然加速,随着主将一声厉喝,全军加速。

    骑兵冲锋,虽只五六百骑,但气势如山滔海,磅礴的血气,轰碎了空气,马蹿践踏地面,发出轰隆隆的声音,好像在打雷一般。

    “结阵,杀敌!”

    完颜亮双目暴出一团电光,大吼一声,手中长枪朝前一刺,一道枪芒激射而出,双腿一夹马腹,带头冲锋。

    这一战,不仅吕轻候在看,身后长留县的城楼上,沈玉也在看着。

    完颜亮催动体内气血,筋骨爆鸣,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后腰雪山涌出,沿背后两条大筋通达双臂,扩散于全身。

    腰马合一,如离弦之箭,直射向袁军的骑兵阵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精气神高度凝聚,好似抱成一团,金闪闪,圆坨坨。眼前的场影突然变的缓慢,敌军的一举一动,都被他看的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奇妙的经历,好像开启了上帝视角,以一个局外人的视线在观看。尽管完颜亮不知道上帝是谁,但不妨碍他对这种奇妙感觉的体悟。

    完颜亮摒弃掉心中所有的杂念,不断的催动胯下的战马加速,气机勃发,与麾下的骑士联成一个整体,在十几名亲卫的护卫下,朝着对面的那股洪流杀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骑兵互冲,双方身后扬起一片尘土,双方的身形在眼中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近,似乎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,两支骑兵重重的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顿时,一片惨嚎之声响起。在双方的气机绞杀中,血雾腾空,战马嘶鸣。战场变成了修罗地狱,血雾把双方笼罩起来,只听得喊杀惨嚎声不绝,惨烈的杀伐之气,令天空为之变色。

    一骑当前,完颜亮几乎忘却生死,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敌军。两人身影交错的一霎那间,完颜亮微微的枪尖甩动,枪杆弯成一道半圆孤,直接摆在敌军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瞬间,骨裂声响,这名敌军口喷血箭,被他从马背上抽飞。不等对方的身体摔落,就被两方的气机绞成一团血雾,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完颜亮调整了一下姿态,长枪摆动,枪尖中一道寒芒吞吐,发出咝咝的声音,好似毒蛇的信子,锋利的枪尘洞穿前方的敌兵,直接杀入敌阵。

    “好一名悍将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沈玉站在城楼上,居高临下,清晰的看到完颜亮率军决死冲锋,一个回合就杀入敌阵。长枪所过,腾起一团团血雾,激动的在城墙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身边的将校面面相觑,完颜亮只是吕轻候麾下一员小将,他们怎么可能知道。没有人回应,沈玉也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也只是出于一时激奋,才询问完颜亮的姓名。问过之后,就被敌我双方的惨烈厮杀吸引了全部的心神。

    短兵相接,骑兵对撞,沈玉是第一次见识。壮观,残酷,一团团的血雾腾空而起,把交战双方彻底笼罩,每一个人都如血海修罗,杀机冲天,形成厉鬼,却看的人浑身血液沸腾,恨不得冲上去一通厮杀。

    战场之中,完颜亮在十几名亲兵的护卫下,不断冲击着袁军骑兵的阵型,身后数十名精骑跟随,不断扩大的缺口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寒光闪烁,敌军一名小校也扬起了手中的马刀,向完颜亮劈砍而下。这一刀势大刀沉,寒光如铁,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“旅帅小心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喝在耳边炸响,完颜亮眼光暴射出一道寒电,猛的一拖手中长枪,乌光炸裂,迎向劈落而下的马刀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马刀劈中枪杆,被反弹而起,袁军小校露出一丝惊愕之色。马匹交错,一道清芒刺来,把这名小校从马背上挑起,直接甩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旅帅!”

    一名亲兵纵而挡在完颜亮的身侧,急声呼叫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完颜亮大叫一声,面如寒铁,长枪一挥,横扫千军,数名骑兵被他扫落马背。面前豁然开朗,出现一片三丈宽的无人带。

    “杀敌!”

    完颜亮大喝一声,长枪化作重锤砸在一匹无主的战马上。战马悲鸣一声,脊椎被砸断,摔倒在地上。完颜亮纵马飞掠而过,横摆长枪,迎面挑飞一名敌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