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通知靖老,卓未央,丘青云,鲁达,随军出征!”

    这四人不入文武之列,算是渔阳候府的客卿。(书屋 shu05.com)丘青云走火入魔,神智错乱,经过三年的调养,想必已恢复,修为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此次南下,必然会受到平安郡武者的骚扰,有这些高手助阵,就能保证大军安心大战,不用担心对方的斩首战术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在下方众人身上一扫,沉声说道:“给尔等一个月时间,调兵遣将,下月十八,三军出征,覆灭袁氏,攻占平安郡。望尔等勤于王命,尽心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文武百官,轰然应喏,声震大殿,气机联成一片,动荡天地元气。

    议事结束,文武百官神色各异的散去。随着陈铮决定出兵南下,整个渔阳郡就如上了发条的机器,轰然运转。

    当初,陈铮一统渔阳郡的行为,粗暴野蛮。三府一县的世家豪族,必然有一部份人心怀忒心,或许还会有一些不安分的人跳出来作乱。

    尤其是高阳府的世家豪族,在楚光弼当政期间,横行府县,视法度如无物,势力蔓延,盘根错节,在高阳府织成一张大大的网络。

    陈铮攻下高阳府,并没有对这些世家豪族进行清洗。三年以来,渔阳郡未对外用兵,这些人还算老实。这次把白世镜留下来,坐镇后方,又以高珙辅佐,陈铮未尝没有借机对郡内的不安宁分子进行一次清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月,渔阳郡各府县,调动军兵,征集民夫,陈铮领兵南下出征的消息也散播出去,引起全郡的轰动。

    渔阳候三年未露面,没想到刚露面就放了一颗大卫星,率兵南下,这是要剑指平安郡啊。这一举动,打破了市井流传的渔阳候安贫乐道,不思进取之心的谣言,有志于建功立业的寒门和豪杰纷纷出仕,或是投军。

    陈铮自蛮荒世界得到的无名功法,即蛮荒战神诀,传于军中。又由军中散播于民间,这门功法已成了寒门和乡绅子弟改变自己命运的因素。

    无数寒门和乡绅子弟,在得到蛮荒战神诀后,刻苦修炼,经过三年的积累,部份天资不凡者,已经达到锻骨境。即使洗髓者的武者,也出了好几位。

    随着这门功法的传播,硬生生的把渔阳郡的平均武力提升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三年前,后天三层的武者就能充当什长,甚至是队率(队长),贯通十二正脉,后天七层的武者就是一流高手。

    而现在,短短三年的时间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天下大乱,诸候割据,乱世英豪起四方,有兵有粮就是草头王。

    为了安身立命,在乱世之中活下去,武者在用尽一切手段提升修为,平民在千方百计的修练武学,天下之间,尚武之风成为主流。

    先天遍地走,后天不如狗,只有阴神境的武者才有资格抖一抖威风。

    以陈铮军中为例,后天三层,只能当一个战兵,充其量也只是军中精锐士卒。只有后天四层,才能当个伍长。只有打破了后天境的第一道关卡,迈入后天七层,才有资格担任百户军职,统领一旗军兵。

    渔阳郡的军制,五人为伍,十人为什;五什为队,设队率;二队为一旗,设百户;五旗为一旅,设旅帅,两旅为一营,设千户。

    千户可单独掌军,任指挥佥事。

    千户中军阶,指挥佥事是官职。

    只有在军中成为千户,统领一营兵马的武将,才算是登堂入室,真正的步入了官途。

    忙碌的日子,时光如流水。一个月的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沈玉被征为一军之帅,兵马调动,粮草运输,亲力亲为。在化德、高阳、通邮三府中,挑选出了五万精锐府卫,不断向长留县汇聚,又亲帅两万战兵,示誓出征。

    长留县外的军营当中,军气鼎盛,气血如狼烟,杀喊声震天动地,不绝入耳。战兵都是百战精锐,出则能战。五万府卫就逊色数筹,必须经过一番操练,才堪使用。

    七月下旬,陈铮在血衣卫的护送下,启程南下。

    化德府外,白世镜亲自送行。

    服用了聚阳丹,白世镜重塑丹田,凝聚气海,修为已恢复到后天三层。这三年来,他勤修蛮荒战神诀,已达洗髓之境,筋骨强健,气血如龙。

    经过一次劫难,破而后立,鹤啸九天重造基础,修为提升迅速,三天一小变,五天一大变。最多一年时间,就能恢复修为,甚至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候爷,兵战凶险,此行小心!白某在化德城静候候爷大胜的消息!”白世镜拱手作揖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白兄不必担心。你在府中好生修养,争取早一日突破先天化境。这天下大着呢,陈某还等着与白兄一起登临巅峰,共赏这如画江山哩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闻言,哈哈大笑起来,抱拳拱手道:“白某绝不让陈兄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白兄告辞,静候陈某得胜的消息吧!”

    陈铮大笑一声,翻身上马,带着一众血衣卫卫朝着长留方向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长留城外,大河之畔,两军对垒,旌旗遍布,马蹄轰鸣。

    河面上,船帆林立,战鼓作响。无穷无尽的士兵,如蚂蚁一般,静立岸边,看着水军强渡大河。

    “袁灵出兵了,两万水军顺水向下,赶快把消息传回去!”

    大河上游,一队斥候看着敌军的船队沿河而下,匆匆翻身上马,向着长留县急奔而去。

    人过一千,密密麻麻,人过一万,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大军如长龙,军气冲霄,气血如龙,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,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这边袁灵大军出动,河对岸的渔阳军也在不久后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水军营寨中,沈玉登上瞭望台,看着袁氏水军顺河而下,脸色微微一变:“不好,今日风向向东,袁灵水军顺风顺水,于我军大不利,恐怕难以抵挡!”

    “不如弃守水寨,水军移至下流的白洋淀。再以铁索拦河,咱们就在长留城下,与敌一战。”

    黄百韬突然提议。

    他当年在白马城,与张氏隔河相望,精晓水战。麾下的百羽卫,水陆皆通。

    沈玉闻言,略微思考后,点头同意:“本帅派卓先生辅助黄将军,坐镇水军,退守白洋淀,并寻机扫荡下游河道,不可让下游有一人过河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令!”

    黄百韬高声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