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膳斋是一家专供素席的酒楼,位于高阳城一条小胡同里,平素都是一些好素食的客人光顾。

    由于地量偏僻,做的又是素食,门可罗雀,生意很惨淡。

    进到酒楼里,大堂里摆放着七八张卓子,与大门相对的一面墙壁上,悬挂着一张药师王佛的画像。画像下面,有一鼎一尺方圆的香炉,燃了檀香,袅袅香烟,整间酒楼中都弥漫着一股馨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若是喜好幽静的客人,这里是个不错的来处。

    大堂的食客不多,只有三四张卓子前坐了寥寥几个人,说话声音很小,生怕打扰了别人。

    这家酒店,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大秃头,二十多岁,长的清清秀秀。一身月白僧袍,足蹬芒鞋,手中缠着一串念珠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和尚,还是一个俊俏的和尚。玉面流光,唇红齿白,一双眼睛好似深邃的浊潭水,闪动着智慧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陈兄数年未见,越发深不可测了!”看到陈铮,和尚眼前一亮,快步迎了过来,竖掌行了一个佛礼,语气中透出无比的欢喜。

    陈铮亦打量着和尚,朱子洞天出世,他还在奇怪神秀为何没出现,原来是在高阳楼里开了酒楼。

    和尚开酒楼,说来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庙里烧香拜佛,怎的开起了酒楼,你会做生意吗?”

    神秀道了一声佛号,对陈铮笑道:“红尘俗世,重在体验,与会不会做生意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陈铮哑在失笑,忽然对神秀叫道:“把你这里的拿手素席摆了一卓!”

    “二楼雅间,咱们上去说话!”

    神秀伸手示意,领着陈铮上了二楼。在靠后院的一个窗前坐下,看着院内姹紫嫣红的奇花异草,杏树芬芳,果树香浓。若是在一个晴朗的夜空中,明月高悬,繁星如织,坐下果树下,在浓郁的果香包围中,喝着小酒,听着小曲,绝对是神仙般的享受。

    一壶茉莉茶,六道素菜,再加一道青菜豆腐汤,色颜艳丽,清香扑鼻。

    “这道菜叫做佛跳墙,是以肉苁蓉,面精,冬茹,竹笋,果胶为主料制作而成,味浓而口淡,具有补气固元之效,尝一尝!”

    白世镜坐在对面,筷子指着焦黄的佛跳墙,为陈铮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闻着很香,吃起来也很香,口味稍淡一些。毕竟是素食,与正版的佛跳墙还不一样。吃到嘴里,咽进肚里,一股温热的气息散于全身,陈铮眼睛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陈铮不贪口腹之欲,他对食物只有一个要求,是否有利于修行,有利则食,无利则弃。这道佛跳墙中放置了多种滋补元气的药材、食材,解表清神,补气固元,若能长期食用,能纯净气血,排除体内的五毒杂质,不敢说延年益寿,但能预防百病。

    “再尝尝这道菜!”白世镜又指着一盘用各种坚果制作的素菜,再次介绍起来:“这道菜以数种坚果为主料,先磨研成粉,再经蜂蜜调制,最后蒸足一个时辰,叫做黄金糕!”

    白世镜每每介绍一道菜,陈铮便尝一口。六道菜各有特色,味道尽不相同,皆具滋补之效,即是素食,又是药膳。

    六素一汤,每一道都精心制作而成,色香味俱全,又有滋补作用,必然不便宜,普通家庭是吃不起的。

    吃了菜,喝了汤,陈铮端着一杯茉莉花茶,抿了一口,啧啧出声:“神秀很会作生意呢,这一顿饭没有几十两银子,恐怕下不来吧?”

    白世镜伸出手掌,五指张开,在陈铮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五十两?”陈铮低声惊叫道。

    他刚才说几十两,带有调侃之意,没想到真的花了几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虽然世道纷乱,物价剧升,但一顿饭五十两银子,依然让陈铮不能接受,难怪生意渗淡无比,看不到几个食客。这么贵的价格,确实非一般人有承受。

    高阳繁华,百姓安居乐业,未受战乱之波及之苦,普通的四口小民之家,一年收入也不超过五十两银子。就这一顿饭,把一个普通四口之家的一年的收入给吃没了。

    吃了饭,陈铮与白世镜相携下楼,看到神秀站在柜台后,正在盘算账目,一副掌柜的做派,总觉的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和尚开酒楼做生意,实属第一次见到,充这个噱头就不会赔钱。一个琉璃净土的光环,抓住了人们的猎奇心理,已经不是赔钱,而是挣多挣少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陈兄要走吗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下楼,神秀从柜台后走出来问道。“怎么不多坐一会儿?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笑道:“刚刚回来,还有一堆的俗事要处理,等清闲下来后再来与你叙旧。”

    身为渔阳之主,一走就是三年,许多事都等着他处理呢。神秀把二人送到酒楼门口,单掌竖于胸前,诵了一声佛号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留你了,二位慢走!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陈铮双手抱拳,对着神秀拱了拱,转身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陈铮很低调了,等到进入刺史府,不出半日,渔阳候回归的消息就传遍了高阳城的各大世家豪族。不到天黑,刺史府前车水马龙,变的跟一个集市一样。

    渔阳郡一统已有三年,民心安宁,陈铮的统治基础已经很稳固。听到他回来,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,却被陈铮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他才回来,很多事情都不熟悉,等到把渔阳郡的各项事疏理一遍,才是他接见这些世家豪族的时候。

    偌大的刺史府,已经变成了渔阳郡的政务中心,东跨院被文巨占据,西跨院是武将的地盘,前院是白世镜办公的地点,就连后院都被占用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好在白世镜有分寸,保留了三四座独院。不至于让陈铮回后,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刺史府的后院中有一座园子,在园子的正北有一道拱月型的门洞,钻过门洞是一条石子路。路两旁种满了树木,穿过树林,看到一排房屋。木制结构,飞檐斗拱,屋前青砖铺地,宽广四五丈。

    这是白世镜专门为陈铮保留的起居之所,幽雅而安静,很合陈铮的心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