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朗星繁,这几天的寒冰界,难得的好天气,没有风雪,没有暴风。深衣夜的天空中,苍穹如洗,新月高悬,银色的月光倾泻而下,清辉洒在冰雪覆盖的大地上,与月光相印,夜如白昼。

    月色之下,陈铮双目紧闭,右臂前伸,手中似握着一口刀,微微沉腰,全身以一种奇特的规律微微的抖动着。

    陈铮站立的姿势很简单,凡初学武者都会,但偏偏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,整个人变成月光下的一块石雕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明月偏西,陈铮徐徐呼出一口气,收腰缩腹。筋骨发出一串的噼哩啪啦声,像是放鞭炮一般。左右扭动了一下身体,喃喃自语道:“这门虚空斩业刀,我已经修习四五天了,依然摸不到门径。”

    距离陈铮离开黄泉魔宗已有四五天了,这段时间,但有空闲,陈铮就会习练虚空斩业刀,至今无法入门,连最简单的起手式,都不能得窥真意。

    好像隔了一层纸,明明稍一用力就能捅破,可就卡在了这里。明明看到了前路,却受困于临门一脚的感觉叫人心浮气躁,简直就能发疯。

    陈铮微微叹息一声,催动气血,疏通筋骨,渐渐平息了浮躁的气息,不再习练虚空斩业刀。习武之人,最忌心浮气躁,强行为之,有百害而无一利。

    脚步一顿,陈铮演练起基础刀法,以掌代刀,一道道寒光闪烁。刀随身走,如行云流水,平平淡淡的基础刀术,在陈铮手中,化腐朽为神奇,技进于道,好似一位绝顶刀客在演练一门绝世刀法。

    心与意合,刀与身合,气息变的沉凝,刚才气浮气躁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虚空斩业刀迟迟无法入门,每当心浮气躁之时,陈铮就演练基础刀术,以其从中寻找灵感。

    一切武学都由基础而起,要想在武道上走得更远,就要拥有坚实的基础。随着修为提升,陈铮反而更加看重基础。陈铮相信,只要坚持不滞,虚空斩业刀终会入门,反而基础的夯实需要日久天长的积累。

    越是基础的东西,就越难掌握其中的精髓。很多人在修行小成之后,就把目光放在了更高一阶的武学上,放弃了基础武学。

    陈铮一路走来,尤其是突破先天化境,与诸多高手交战,这些人的基础武学修养之深厚,给了陈铮很大的启发。

    基础刀术没有太多的花招,无非握刀、拔刀、出刀、变刀、回气和收刀。以及相应的劲力转换与应用。基础刀术没有小成大成之说,无有止境。一山还比一山高,一境还比一境强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,很简单的刀术,陈铮足足演练小半个时辰,终于收回掌刀。

    “修行重在劳逸结合,一味苦练并非正道。或许我该暂缓一时间,说不定哪一天灵感迸发,虚空斩业刀就入了门径。”

    习武不止要练,还要悟,一朝顿悟,可省数年苦功。

    气血收敛,真气沉寂于丹田气海,陈铮突然仰面而倒,头枕双臂,躺在冰雪覆盖的大地上,以地为床,以为天被,仰望星空,神思扶摇。

    突然先天化境后,陈铮数度激战,每一个对手的实力都超过他。加之省身照壁反照自身,他的根基稳固无比,精气神受到砥砺,连阴神转化的速度都加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日的沉淀,陈铮发现,他的阴神转化已经接近八成,十天半个月之内,必然达到八成。

    修为提升快速,祖脉之晶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。两百块祖脉之晶,只剩下一百五十块。不等阴神转化到九成,就要消耗一空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天微亮后,陈铮扫灭了地上的痕迹,认准方向,朝着大离皇朝的方向,急弛而行。

    以半步宗师的修为推动鬼影无踪身法,来无踪迹去无影,一道阴风吹过,只见轻风不见人。

    心神融于天地,身化阴风,瞬息百丈。神游物外,感受着天高地阔,万物气息,陈铮竟入忘我之境。

    武学修炼到了他这一步,光靠努力已很难见成效,讲究的就是一个缘法。缘法未到,苦修十年,也不抵一朝顿悟。

    对于缘法一说,陈铮觉的很扯淡。所谓的缘法,说白了就是碰运气。

    武学之道,还在于一个勤,点点滴滴的积累,以量变引起质变。没有平时的积累,哪有十年一朝的顿悟。

    心神与天地相融,感应着冥冥之中的一丝奇妙律动,好似自己变成了天地,与万物谐同,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实难以言语描述,却教人深深的沉迷。

    嗤!!

    一道寒光激射而出,平地一股阴风吹起,阴森冰寒的刀意透体而出。真气凝罡,化罡成刀,一抹血色腾空而起,如骄龙蟠舞。

    陈铮只觉得心神一震,好像破开了某种束缚,引空长啸,阴风咆哮,一股奇诡的波动从罡刀上传递而出。

    瞬间,一股锋锐冷冽的气息涌出,在虚空中留下一道浅薄的痕迹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刀光若螭龙,天地悲鸣,如同奏出了一曲萧杀的曲子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刀如血光,一划而过,裂破了长空,心与意合,刀光斩入冥冥之中的一个不可测之地。

    陈铮的精神随着刀交,脱离了肉身的束缚,挣脱了天地牢笼,晋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之中。

    身体渐渐虚化,融入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哗啦啦奔流起来,发出水花作响的声音,流转全身的四肢百骸,诸多经络,深入各个穴窍之中。

    以经脉之线,窍穴为星,勾勒出一副神秘的星空图案,与天地呼应。就在这一刹那间,陈铮的心神一震,体内的星空图案震动着,一道似钟磬般的清鸣之音响起。

    阴气环体,真气如决堤之水,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轻微的,几乎不可听闻的声音,斩破了天地的束缚,瞬息千里,在十丈之外的一座小冰川上留下一尺长的刀痕。

    刀痕深入冰川,寒气如蓝烟,从这道裂痕中冒出。

    陈铮的身影倏然而消失,倏然而出现,全身上下未见一分动作,似被一股无形之力托举着,虚立半空,缓缓落地。

    “虚空斩业刀,终于入门了!”

    陈铮竖掌刀刀,缓缓朝前一斩,好似打破了某种束缚,一丈之内,气流两分,空间塌陷,刀光在丈外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这一刀斩出,真气瞬间消耗一成,体内传来一阵虚弱感,陈铮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好久没有体验到这种感觉了,很新奇,很奇妙,说不清道不明,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陈铮能清晰的感觉到,自己的刀法更上一层楼,对劲力气把握,对身体气血的拿捏的更加自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