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风呼啸,气机激荡,轰隆隆一声巨响,省身照壁破碎,山壁受到气机冲击,变的坑坑畦畦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“省身照壁碎了!”

    乱石飞溅,山壁下一堆碎石,光滑如镜的山壁消失不见,满目苍夷,狼落藉一片。陈铮暗自可惜,一件异宝就这么被毁了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一眼的风清云淡,对省身照壁的破碎毫不在意,陈铮就知道这是众人故意为之。好处少数人得到就行了,没必要便宜其他人。

    无论正魔两道都是一样的想法,至于是谁起的头,并不重要。若非不能技压群雄,早就有人忍不住大开杀戒,把所有受了省身照壁好处的人都杀了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陈候爷,咱们山不转水转,希望你一切安好!”贾臻嘿嘿冷笑一声,驾起一道剑光冲向山下。

    剑如雷光,一阵霹雳之音,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服气?”

    秦珂琴突然走了过来,妙目流转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鹿死谁手,犹未可知,得意的太早了!”陈铮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哟,好大的口气。看来陈师弟这次收获不小,怕是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吧!”秦珂琴酸溜溜的说道,语气中含枪夹棒,在蠢的人都能听出话中的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陈铮收敛了眼中的血光,抖了下眉毛,看向秦珂琴。

    “秦师姐有话明言,用不着含枪带棒。”这婆娘又发神经病了,陈铮可不记的有得罪过她。难道是看上贾臻了,想替情郎出气?

    陈铮的目光猥锁,肯定有什么龌龊的念头。秦珂琴见状,脸色猛地一寒:“收起你恶心的眼珠子,小心我给你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瞬间变的阴沉,掉头就走。神经病,还病的不轻,多说一句话,陈铮都忍不住要狠狠地扇她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看到陈铮扭头就走,秦珂琴大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得志便猖狂!”眼见着陈铮向山下走去,秦珂琴脸色变的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“是谁把秦师妹气成这样子,吃了熊心豹子胆了!”费无忌从秦珂琴身边经过,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珂琴冷哼一声,朝着郝剑一挥手,大叫道:“咱们走!”

    “费师兄!”

    郝剑冲着费无忌拱了拱手,追向秦珂琴。

    看着郝剑的背景,费无忌的目光闪烁,喜怒不露于色,根本看不出他的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兄,要不要把他干掉?”一位身着黑色绵服的青年,盯着远出的郝剑,眼中闪过一道杀机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了!”费无忌瞥了他一眼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青年尴尬一笑,不在言语。

    开玩笑,郝剑曾绐可是阴风山十大弟子之一。他的实力不错,但与郝剑相比弱了不止一筹,指不定谁杀谁呢。再说了,打狗还的看主人,就连费无忌都对秦珂琴退让三分,他活的不耐烦了才去招惹这个女魔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回宗门?”青年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朱子洞天逛逛!”

    另一边,顾轻舟、班濯以及胡一飞凑在一起,看着费无忌的背影,突然开口道:“看来黄泉魔宗内部也不安稳,就差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班濯啧啧出声,刚才一番剑拔弩张,他都以为要血溅当场了。

    “早就干上了,别忘了武启竜是怎么死的。”胡一飞冷笑一声,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位陈候爷可真厉害,正魔两道快要得罪遍了,能活到现在还活蹦乱跳,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接下去哪?”

    “听顾表哥的!”

    “这方洞天有着最正宗的朱子道统,咱们也去逛逛。”顾轻舟脚步轻移,不理会两个二货,直接走下山去。

    所有进入朱子洞天的武者,都不着急离开,准备四处逛逛。这可是朱子开辟的洞天,说不定还能得到一番机缘。

    陈铮从张博萬没有现身,推测出张氏出了变故,心焦渔阳郡,片刻都不想在朱子洞天多待。下了山,方向一转,就消失在昆仑山中。

    他有白玉门,可以强行穿过洞天晶壁,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。

    雍州位于大离西北,距离寒冰界何止万里。若不从大离境内绕行,就得横穿漠东大草原,由西南向东北,直入寒冰界。

    以先天九层的修为催动鬼影无踪身法,日行千里,昼夜不休,半个多月以后才回到寒冰界。

    这还是陈铮的修为更进一步,又经过省身照壁的推演,鬼影无踪身法越发精妙,才花了半个多月。若是他刚突破先天那会,至少要一个月。

    回到黄泉魔宗,陈铮直奔内宗的藏经殿。

    藏经殿是黄泉魔宗最重要的地方之一,这里收藏着无数的武学秘籍。藏经殿只对那些武道先天化境的弟子开放,而且必须支付功勋。每进入一次,需要支付一百功勋,对于外门弟子而言,这是一笔很大的花销。这还只是门票,兑换功法武技要另算。

    不过,第一位突破先天化境的弟子,都能免费入殿选择一门武技。

    陈铮身上的功勋并不多,这一次免费的机会,对他而言,就显的很重要。大步来到了藏经殿前,正要进去,忽然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走出,迎面与陈铮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此了满脸傲气,身着青衣,是内门的青衣弟子。挡在陈铮的面前,面罩寒霜,眼中透出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铮?”

    见到这个青衣男子挡住自己的去路,陈铮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“阁下何人,为何拦我去路?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嘿嘿冷笑一声,道:“庞俊文与程巳塍,你认识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名字,陈铮心中猛地一惊,眼中暴出一道血光。“你是庞世骏?”

    此时,陈铮才察觉到,青衣男子的长相与庞文俊有些相似,瞬间就猜到此人的身份。他早就知道,庞文俊有个娘家舅兄是内门弟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撞见了。

    庞世骏一身青衣,说明已闯入寒冰地狱第五层。

    陈铮刚返回宗门,闯进入寒冰狱第四层,深知凶险。庞世骏能闯入第五层,修为至少在先天五层以上。只是庞世骏收敛了气息,让陈铮有些捉摸不透他的精确修为。但感应着对方身上隐隐约约的气机,还没有突破先天九层。

    以陈铮现在的修为而言,先天九层以下武者与蝼蚁无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