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头一动,十几枚祖脉之晶从空间口袋中飞出。陈铮竟然要借助省身照壁的推演功能,融炼祖脉之气,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随着白骨阴风诀的动转,省身照壁反照陈铮的心念,轰隆隆一阵巨响,改天换地,群山跌起,大地塌陷,一条浑浊的河流汹涌而来。水汽凝结,地脉升腾,空中阴风呼啸,在河面上形成浓雾。

    陈铮盘坐一块突岩上,周身被一团灰白色的浓雾包围着,闭目沉浸于入定之中。

    河水浑浊,好似从幽冥流出,一缕缕祖脉之气被陈铮从晶石中抽离而出,融炼入体。

    识海之中,白玉门轻微震动,毫光流转,一道道繁复的符文好像蝌蚪文在游动。白玉门户内,无边无际的血海,滔声滔浪。

    陈铮的心神臻入冥冥不可测之境,呼吸之间,晶石中的祖脉之气被他抽离,融入体内。天地间的阴气,如雾如丝,渗入陈铮的毛孔中。

    此时,一缕玄妙气息融入他的阴神中,每吸收一缕,阴神就会凝练一分。

    以基础刀术,鬼爪手为根基,融入所学的各门武技,陈铮初步形成自身的武学体系。这个体系很粗糙,但却是最适合陈铮,最能发挥出他的实力的体系。

    阴神境被称为宗师,又叫宗师之境。

    不是修为高就能叫做宗师,只有形成自己的武学体系,对武学有着独到的见解,才有资格称为宗师。

    每一个武者的修为达到先天巅峰,都是经过千锤百炼,见证过生死,对武学都会有着自己的见解。只有如此,才能孕育出自己的武道之意,让心灵之光化虚为实,凝聚出阴神雏形。

    那些凭借外力强行提升修为的武者,先天八层就是极限。走不出自己的道路,武道之意不经历千锤百炼,根本无法让心灵之光化虚为实,更不用谈凝聚阴神雏形了。

    一缕缕的祖脉之气被陈铮吸收,阴神不断凝炼,转化;五成,六成……

    虽然速度缓慢,却没有停滞之势。

    自从突破先天,陈铮也算历经数次激战,每一位对手的修为,都不弱于他。经过与这些人的激战,陈铮如同一块粗钢被千锤万锻,变成百练精钢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双目半开半阖,似睁似闭,精气神相合。

    运转白骨阴风诀,千丝万缕的阴气渗入毛孔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轰鸣奔腾。真气与祖脉之气相互融炼,形成一道玄妙之气,升入识海,被阴神吸收。

    识海中血海滔滔,一道灵光从阴神头顶冲出,伸缩吞吐,与真气运行的律动形成共鸣。

    省身照壁形成的幻境中,浑浊的河中升起一股阴森气息,轰鸣如雷。与陈铮的白骨真气隐隐相合。

    真气运行间,奔腾汹涌,如同浑浊的河水。一股气机融入天地,阴风嚎陶,白雾沸腾,浓郁的阴气散发着阴森森的死亡之气,万物绝灭,天地之间彻底变成了地狱。

    功行九周天,白骨真气归于气海。内外一切异象消逝,河流沉寂,群山粉碎,天塌地陷。识海之中,白玉门收敛了光华,血海浪滔平息,灵光融入阴神,一切回归于平静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结束入定,睁开眼睛,面前巨大的省身玉壁,光滑如镜,没有任何异状,就像一面很普通的崖壁。

    “七成半!”

    陈铮的心神微微一动,对这次的修行成果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这一次借助省身照壁,阴神本质的转化一举达到七成半,怕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再次提升融炼祖脉之气了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停下来进行一段时间的积累,巩固修为。距离阴神境越近,就越不能急急躁,缓缓而行,不徐不急,在引渡风火雷三劫前,一定要筑就完美的根基。

    省身玉壁所在的山峰,由七十二位先天九层武者的气机相联,形成一座防护罩,阳神境以下的实力,都无法打破。

    磅礴的气机压制下,陈铮好像举着千斤重鼎,连思维都变的缓慢。朝四周打量一番,见所有人都沉浸于忘我的定境之中,气息无意散发于外,异象纷呈。

    练剑的,剑气横弥,全身被一层剑光笼罩,万法不侵;练刀的,寒芒吞吐,劈山断岳,万物不能近身;练拳的,气势冲天,如神魔临凡……

    陈铮收敛了气机,心念沉入空间口袋,脸色猛地一变。

    “只剩下两百块祖脉之晶!”

    他在朱子的坐关洞府中得到五百块祖脉之晶,原以为足够支持自己修炼到先天圆满。没想到阴神转化两成半就消耗了三百块祖脉之晶,大大超出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以前所吞噬的祖脉之气,被白玉门与心灵之光融合时消耗了一部份,但剩下的也够他把阴神转化一二成。

    原以为得了五百块祖脉之晶,足以让他把阴神转化完毕。可接照现在的消耗量计算,两百块祖脉之晶,加上他积存的祖脉之气,最多能让阴神转化到九成半。

    “九成到十成,至少需要两百块祖脉之晶,难道要找李丰尧与胡一飞讨借吗?”

    不说三人交情如何,当初平分祖脉之晶,还是自己提出来的。若是出口讨借,显的太贪得无厌了。

    胡一飞也需要祖脉之晶转化阴神,若陈铮讨要,虽然不会被拒绝,但二人的交情也就到上为止了。

    对陈铮而言,失去胡一飞的友情无所谓,但班濯与顾轻舟也会对他有意见,必定疏远于他。这三人之间的关系,可比陈铮亲近多了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话,陈铮与三人的关系,利益多于交情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想别的办法了!”陈铮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陈铮需要通过三人来缓和与正道十宗的矛盾,以减轻贾臻带来的压力。渔阳郡能有现在的风光,而没有受到正道十宗的打压,这三人的背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

    作为正道一方,玄天剑派的顾轻舟,青云宗的班濯,神刀宗的胡一飞,都与陈铮交情莫逆,就会给外界释放出一个模棱两可的信息:正道十宗是不是发生了内讧。

    尤其陈铮与张氏划河而治酀州,更加坐实了这种猜测。

    张氏大公子,张博萬可是碧游宫外门十大弟之一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把这厮给忘,这次朱子洞天出世,竟然没有看到张博萬。”陈铮暗自惊讶,忽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张氏有变?”

    朱子洞天出世,除非对武道之途没有任何念想,不然必会想尽办法进来寻找机缘。光是洞天祖脉就足以让所有人疯狂争夺,更不用说还有省身照壁这件异宝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要尽快返回渔阳郡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