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山腰被人以大神通开辟出一方平台,宽广达十丈。削山成壁,光滑如镜,形成一面镜壁,这就是省身照壁。

    镜壁一丈宽,半丈高,壁前置有七十二个石蒲团。第一排的九个石蒲团,已经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费无忌,贾臻,拓跋野,神刀宗的断天涯,太一道派的道玄,稷下学宫的王守仁,这六人是正魔十八宗派中,修为最强的六人,先天圆满,阴神转化完全,只差引渡风火雷三劫,就能成就阴神境。

    与六人并列者,还有太素宫的姚明月,尸嚣窟的守墓人谢大,大罗天派的紫星河。

    前排的这九个人,以谢大最为神秘,从没有与人交过手,一身的尸气,所过之处万物死绝,简直就是一个人形天灾。修炼尸嚣窟的玄阴炼尸诀,变成了活死人,身体僵硬,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第二排的九个位置,没有坐满,还剩两个位置。胡一飞眼睛一亮,扶着陈铮坐了下来。本来有人不乐意,看到陈铮后,都闭紧了嘴巴。

    胡一飞的位置距离断天涯不远,这厮心思奸诈,冲着断天涯拱手作揖,大喊道:“断师兄!”

    “好生坐着,不要作怪!”断天涯训斥一声,不再理会胡一飞。

    断天涯心里明镜似的,胡一飞的这一番动作,无非是狐假虎威。断天涯遂了他的愿。但不想跟他多说话,这厮是个讨人厌的货色,不能给他好脸色。

    与贾臻一战,陈铮威势已成,他坐在第二排,无人敢有异议。至于胡一飞,人家后台硬。刚坐下,后背就被人捅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哪个家伙作死,敢捅胡大爷?”

    “靠,胡一飞,你敢给老子当大爷?”

    一道恶风在脑后吹来,胡一飞就被扑倒在地,双方扭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班濯,你这个无耻之徒,藏在人群中,竟然偷袭老子!”

    正是班濯,这厮早就来了,一直没有露面。陈铮与胡一飞坐下后,直接一个突然袭击。这二人遇到一块,总不叫人清静。像两个街头的混混,毫无形象,扭打在一起,嘴里叫骂不止。

    “吭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轻咳,如金玉互击,震的众人耳朵嗡嗡作响。扭打中的两个二货,站起身拍拍尘土,各自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陈兄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顾兄,恭喜顾兄修为大进!”

    正是顾轻舟,竟然没有抢坐第一排,而是坐在了第二排。与顾轻舟挨着的是碧游宫的赵天明,都是旧相识。

    秦珂琴也坐在第二排,与一位体态妖娆的女子相邻,二个人埋着头,嘀嘀咕咕,也不知在说什么,竟连招呼都不打。

    从座位就能看的出,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也是有高下之分的。第一排的位置被九家宗派占据。第二排与第三排,坐着的也都是十八家宗派的代表人物。

    进入朱子洞天的人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但座位只有七十二个。许多人没有座位,就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也不过一百来人。剩下的人,要么在昆仑山里打转,要么连昆仑山的边都没有摸到。

    镜壁之前的七十二个座位,并不是随意设置,内含玄机。

    座位上的人,催动心诀,气机透体而出,在石蒲团的作用下,联成一体。霎时间,一股磅礴的气机冲天而起,笼罩向整座山。

    风云变幻,元气浩荡,隔绝了内外。七十人的气机联接,足以抵抗阳神境一击,无人可以打破他们的气机封锁。

    阳神境以下的武者,一旦蹬上石阶,就会引动众人的气机攻击。

    石蒲团上的第一个人,都有着先天九层的修为。阳神境以下,即使阴神九重境,也要被轰成重伤。

    以气机封锁,禁绝后来者上山,一来山上空间有限,二来是避免在参悟省身照壁时,有人扰乱。

    陈铮催动白骨阴风诀,与所有人的气机相联,一道灵光透体而出,渗入前方的镜壁之中。

    灵光如入大海,眼前豁然一变,置身于一方虚空世界。天地无边界,蒙蒙胧胧,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催动白骨阴风诀,凝聚罡气,化作一层纱衣罩在身上。

    呼!!

    骤然之间,天地变化,乾坤倒悬,世界变的昏暗阴沉,一股阴风吹来,万物寂灭。

    “好熟悉的感觉!”

    感应到天地气机变幻,陈铮眼中射出一道血光。突然,他心中一震,失声叫道:“这是我的气息!”

    这方天地,竟然复制了他的气机。这时候,阴风怒嚎,如鬼泣哭。浓郁的阴气,凝结成雾,在阴风的吹动下,剧烈的涌动着,形成了暴风卷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寒光闪烁,千百道寒光相随,劈开了浓雾,搅动了阴风,在天地间,纵横驰骋,形成一道道玄妙的轨迹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这些寒光,如同一位无上高手在演武。每一道寒光闪烁,都是一招刀法。

    隐隐间,陈铮好似被一条毒蛇盯上,全身猛地一寒。

    “这是化血刀法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间惊叫出声,天空中一道道寒光留下的轨迹不就是化血刀法的招式吗?这是陈铮修习的第一门武技,被他几近升华,衍变为“血洗天下”,至今被陈铮使用。

    轰隆隆!!

    阴风呼啸之间,天空中飘来一朵乌云,雷霆万击,一团团球形闪电从云层中落下,轰然炸裂,形成枝桠状的雷电,电光游离。

    陈铮盯着空中的雷霆,惊讶的叫道:“这是风雷九击?”

    雷霆纯阳,与阴气相撞,阴阳逆冲,发生了化学反应,一道混沌之光辟开天地,化做电瀑垂落地面。

    “雷霆万劫刀?”

    看着雷电瀑布,陈铮皱起了眉头。气劲转化,运行原理,与他从风雷九击中演化而出的雷霆万劫刀很相似,但威力,气象,乃至意境,远超过他的雷霆万劫刀。

    看着天空中,雷霆与阴气相冲,演化出的雷霆万劫,陈铮默默的与自己的刀法相印证。本来觉得圆满的雷霆万劫刀,就如破烂的茅草屋,倒处都是漏洞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省身照壁的妙用吗?反照自身,成一方世界,演化武学!”

    世界上什么最大,什么最广?

    天最大,地最广。

    以天地之力,演化最基本的武道玄奥,法成天地,武道自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