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臻手中的三尺青锋反转,剑气回旋升腾,势如奔雷,一道剑光从天而降。与陈铮的刀芒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二人对劲力的控制已达炉火纯青之境,一刀一剑,运用的恰到好处,多一分不多,少一份不少,依然无法收束暴裂的劲气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,刀光剑气搅动着无边劲气,形成撕裂万物的恐怖飓风。

    自突破先天九层,陈铮与数位先天化境搏杀,对劲力的运用,已然不亚于老牌先天化境。控制由心,心念如一。

    催动鬼影无踪身法,身影模糊,变淡,精气神似已完全融入掌中罡刀,只剩下一道血色长虹,匹练一般横于虚空,翻转飞腾,急速向着贾臻坠落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,如同九天银河倾泄,天塌东南,地陷西北,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。

    这一刀,是陈铮精气神合一,臻入巅峰的一刀。刀意与刀光融合,勾通天地阴气,暴发气血,凝聚成一道天河。天河倾泄,孕育着无上杀机。斩神屠魔,沛然难抗。

    贾臻的脸色微微一变,他从这一刀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险。长剑铮鸣,剑如雷电,光辉灿烂,轰隆隆的雷霆之音,在天空响起。雷霆中蕴含着开天之音,震彻天地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手臂粗的雷光轰入血河之中。

    天空中,血河如龙,翻转飞腾;剑光如电,刑罚众生,不断轰击在血龙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的刀光,剑意在酣畅淋漓的争斗中,急剧攀升,直如飞龙腾天,骄娇飞舞!

    天地元气为二人搏杀的气机所激,似海浪般翻滚涌动,夹杂着游离的刀芒剑气,四溢飞溅。

    阴风如刀,雷云如墨,“嗤嗤”的细微声响中,陈铮胸前的衣襟上忽然多出了数道裂口,肌肤割裂,丝丝的鲜血渗出。一缕凝炼如实质般的剑气,侵入他的体内,击溃了白骨真气,在经脉中不断破坏着。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骇然一变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贾臻的剑气如此凌厉,尤其是剑气中蕴含着一股雷电之力,暗藏一股毁灭之意,不断磨灭着体内的生机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催动白骨阴风诀,凝聚刀意,一股由死度生之意扩散全身,冲向剑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山上山下,所有的观战之人,心中感到震撼无比,虽然交战一方并非自己,心神依然不由为之所摄,只觉的浑身冰冷发寒。恍惚间,竟有种被万千刀光剑气撕裂的恐怖感。

    胡一飞常把“杀人不用第二刀”挂在嘴边,自诩为“不二神刀”,但看到陈铮的刀法,双目凝滞,心中震骇之极。

    陈铮的刀法与他的天罡三十六式相经,粗糙简陋,就如茅草屋与皇家园林之别。但就是这么一门粗糙的刀法,在陈铮手中施展出来,却能与青云宗的嫡传功法《神剑御雷真诀》相抗衡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有时候功法的高低,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。

    陈铮在搏杀之中展露的对刀法的运用,以及他的刀意,都让胡一飞大开眼界,暗中与自身所学印证,大有收获。

    至于李丰尧,已经被震骇的脑子空空如也,只是大睁着两只眼睛,盯着正在搏杀的陈铮,紧张的情绪令他屏住了呼吸,憋的两脸通红。眼前两人的修为已是超凡脱俗,非人间所有,传说的神魔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山顶之上,除了少数几人,多数人都露出忌妒之色,看着陈铮的目光,露出不怀好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贾臻被誉于正道十宗第一人,正魔两道,同一辈份之中,能与他相抗者不出五指之数。而如今,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人,竟然与贾臻杀的难解难分。修为之强悍,刀法之可怖,叫人看着头破发麻,恨不能以身代之。

    这一战之后,陈铮若是不死,必定扬名天下。

    “哎,我与他的差距越来越大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背后的郝剑,目光复杂着盯着陈,轻叹一声,面带苦涊,似悲似叹,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,滋味难以描述。

    想当年,陈铮在他眼中,无异于蝼蚁之辈。他还清楚地记的,陈铮在他面前乞命的样子。然而现在,陈铮已然站在先天化境的巅峰,成为宗师境以下有数的高手之一。

    费无忌也在场,郝剑目光偏移,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费无忌,见他如沉云,喜恼不形于色,心中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:“不知费师兄现在作何感想,是否后悔没有早日铲除陈铮,以至于让陈铮成了气候。”

    观战众人,心思不一。震惊者有之,忌恨者有之,但都改变不了场中二人越加惨烈的搏杀。

    贾臻给予陈铮的压力太大,可谓是他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。面对贾臻,他每一个动作,每一招刀法,都要千锤百炼,不能有丝毫的保留。体内的潜力被十二万份逼出。

    贾臻就好似一块光速旋转的磨刀石,不断打磨着他的刀法,他的真气,甚至他的刀意都在庞大的压迫力之下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精粹。

    雷霆总是伴随着暴风,天地之间,风雷之音炸响,一头沉睡万年的神龙被惊醒,暴发了毁天灭地般的怒火。

    剑光如游龙,所过之处空间破碎,留下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,混沌之气垂落而下,压塌了虚空,吞噬了阴风,湮灭着天空中翻腾的血河。

    每一剑划出,都与陈铮的刀芒牢牢纠缠在了一起,难分难解。血光冲天,剑气光寒,绽放出刺眼夺目的神华。

    这一场搏杀,惊天动地,堪比宗师境以下最激烈,最精采的一战。无数人为之惊叹,目光骇然地遥望着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“好凌厉的剑法,引九天风雷,搏杀于苍穹,神剑御雷真诀于天下第一攻伐之术。”

    “神剑御雷真诀是强,但那位陈候爷也不弱,也不知他从哪里学来的刀法,杀气冲霄,恐怕是天妖殿的戮妖刀,神刀宗的神我不二刀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领风骚三百年。易地而处,面对这二人,我恐怕连一招都走不出,就会身首异处!”

    有人神色呆滞,被陈铮与贾臻的搏杀,打击的心气丧失,露出颓然之色;有的人双目放光,浑然忘我,恨不能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我辈习武,当如此!”

    一位身材妖娆,容貌艳丽的女子,妙目中异采连连,惊讶地道:“这就是渔阳候陈铮?竟能与贾臻斗得旗鼓相当,怪不得让妹妹几次铩羽而归。”

    艳丽女子身边之人,赫然就是魏笑笑。

    数年不见,陈铮修为提升之迅速,超出魏笑笑的想象,让她骇然变色。这一战后,陈铮若是不死,高通郡危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魏笑笑不由看向了费无忌。希望这位黄泉魔宗的首席弟子,能够压制住陈铮吧。

    众人的想法如何,暂且不提。此刻,陈铮与贾臻的战斗到了白热化的阶段!

    双方搏杀至今,陈铮底牌尽出,甚至刀法与修为在这一战中,几次升华。而贾臻也是绝招出尽,心有不耐,不想再纠缠下去了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阴风怒嚎,血河奔涌,天地间的刮起一道道黑色的风暴。于风暴之中,一道血河奔涌,奔涌沸腾。

    血河成过,凝如实质的杀机,让天地变的萧杀,万物生机被夺,天地为之改色,如置身于风刀地狱之中。

    阴风如刀,割裂了虚空,受无形之力牵引,盘旋环绕于陈铮周边。灰白的阴气,变成阴沉沉,一道面目模糊的虚影,悬于他的背后,释放着无量的气息。

    贾臻手中的三尺青锋,电光缭绕,剑芒莹莹,贵出青紫锋芒。如九天神兵,堂皇威严,雷光吞吐不休,将贾臻的映照的好像是雷神下凡,神威如渊。

    一剑挥斩,锋锐不可阻挡,上斩九天,下斩黄泉;如神而临,诸魔辟退。

    虚空如裂布帛,“咔嚓”一声,豁然破碎,贾臻这一剑斩破了虚空,破碎了世界,混沌之气滚滚而下,磨灭万物。

    剑气浩荡三万里,一剑光寒十九州;三尺青锋,改天换地,叫世界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这是绝杀一剑,分胜负,绝生死。

    强烈的危机,如芒刺背,陈铮的眼中暴射出一尺长的血光,瞳孔收缩。感受到了死亡危机的白玉门,微微震动着,绽放出千万道光华,镇压住陈铮的心神。

    灵光照全身,一丈之内,风雷云气,草木泥石,都映照在陈铮的心灵之中,事无惧细,如掌上观纹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一击,也是贾臻的最强一击。抗的过则生,抗不过则死。

    陈铮没想到退避,不是他想找死,也不是他在逞强。

    这一击若是退了,日后就再没有与贾臻斗战的信心,他将永远活在贾臻的阴影之下。他的武道意志也将因这一退而受催,前途尽毁。

    陈铮全力催动白骨阴风诀,真气在经脉呼啸涌动,突然爆喝一声,声如洪钟大吕。腰间雪山,劲力沿两条大筋蜿蜒而上,全部的力量拧成一股绳,气血奔腾,在体内发生轰隆隆的声音。

    头顶冒出一股白烟,如狼烟笔直升空,冲散了天空的雷云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道血光挥斩而出,血河上下,顿时滔滔,如银河飞流,直下三千尺。阴气成雾,笼罩着血河,如黄泉魔宗的迷途河;阴风呼啸,万鬼齐嚎,天地逆阳而复阴,人间变幻地狱。